强劲的力道震得心血激荡,李牧凭借着诡异的速度略微占据上风。

然而,就在李牧利爪横扫向白发青年咽喉的刹那之间。

一颗子弹从后方激射而来,裹挟的劲风让李牧心里悚然一惊,不过李牧嘴角却勾起一抹冷笑,随即身躯诡异偏折。

噗嗤!

子弹擦着李牧肋下飞驰而过,掀起一篷鲜血,随即洞穿了人群中一个黑衣大汉的胸膛。

黑衣大汉倒下,露出杨毅浴血的身影。

“啊!”

李牧故意装作重伤倒地,身体蜷缩颤抖着,那模样俨然就是一个重伤垂死之人。

李牧还从身上摸了一些鲜血在嘴上。

“牧哥……”

杨毅正要冲过去救李牧,却见李牧缓缓抬起头,对着他笑了笑。

杨毅顿时明白了这是李牧的计划,故意装作重伤被四海商会的人抓回去,顺藤摸瓜找到实验基地。

劲风呼啸,就在杨毅停下的刹那之间,一根钢管呼啸着朝着他的后脑勺重击而来。

原本以杨毅的反应能力,能轻易躲过,但现在为了计划……

杨毅咬了咬牙,脸色一狠,故意来不及躲避,被钢管直接击打在后脑勺上,当场昏死过去。

眼睛闭下的最后一刻,杨毅在祈祷,祈祷李牧的计划能顺利进行。

否则自己和牧哥就要真的变成妖兽了!

“把他们捆起来,押往实验基地。”

白发青年的声音毫无感情,他冷冷地看了看地上的李牧,眼神中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还站着的十余个黑衣大汉冲上前来,把昏死过去的杨毅和“重伤”的李牧全部用麻绳困得结结实实。

随即,一排车队呼啸而来,为首的一辆劳斯莱斯停了下来,一个长发青年探出头来,对着黑衣大汉冷喝道:

“对付这么两个人,你们竟然花了那么长时间,简直是废物。”

长发青年指责黑衣大汉中的领头汉子。

随后,他又对着白发青年道:“残狼,上车,这次你的任务完成得不错。”

残狼面无表情,道:“鬼舞死了!”

残狼指向梧桐树下,鬼舞的无头尸体和滚落在地的脑袋触目惊心。

长发青年顺着残狼手指的方向看去,瞳孔顿时狠狠一缩,眼眸中闪过一丝疼惜。

鬼舞可是他的得力干将之一。

想不到却栽在了这里。

“是谁杀了他?”

长发青年的长相和许恒超有七八分相似,不过相较于许恒超,此人少了几分纨绔之气,却多了一些成熟稳重和狠辣。

许东来,四海商会会长!

也是华天集团许国富的长子!

“他!”

残狼指了指李牧。

许东来走下车,冷着脸走向李牧,伸手抓起李牧的头发,狠狠向后一扯。

“是你?李牧!”

许东来看着李牧满是血污的脸庞,迟疑了一会儿,道。

他以前以前在武院见过李牧。

“嘿嘿!许大公子,别来无恙啊!”

李牧满嘴是血,对着许东来嘿嘿一笑,甚是渗人。

“是你杀了鬼舞,还有打伤我弟弟的人也是你吧?”

许东来眼眸中逐渐凝聚起阴霾之色,脸色狰狞。

“对,都是我!”

李牧仰着脑袋,不悲不喜地看着许东来。

“好,很好!那接下来你就体会到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许东来用力扯了扯李牧的头发,就要起身离开。

然而这时候,李牧口中念念有词,好像在念经一样。

强奷女高中生系列小说,我和亲妺在客厅作爱h

“嗯?你在说什么?”

许东来止住身形,眼神有些疑惑地看向李牧。

“给你念经,超度一下!”

李牧念完明岚给他的口诀,心里暗自腹诽,这口诀还真像念经。

“玛德!”

许东来突然发狠,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钢管对着李牧脑袋重重一击。

砰!

一阵天旋地转,李牧身躯重重倒在地上,沉重的眼皮逐渐闭合。

不过在昏迷之前,李牧看向前方黑暗的梧桐树下,那里好像出现了一道人影。

李牧笑了笑,整个世界随即陷入了黑暗之中。

“把他们给我拖到车上去,带到实验基地,我要亲自给他们注射兽化液。”

许东来把钢管扔在地上,跃进了劳斯莱斯里面。

……

一股清凉自上而下席卷而来,李牧意识逐渐清明。

一股剧痛自腹部袭来,饶是以李牧的肌肉强度和忍耐力,此刻也是通体痉挛,浑身颤抖,脸色泛白。

李牧强忍着剧痛努力睁开沉重的眼皮,入眼处,是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张面孔,带着狞笑和残忍,手中拿着一根大铁棍,正歇斯底里地对着李牧的腹部亡命招呼。

而此时的李牧,浑身被粗壮的麻绳死死捆住,吊在天花板上,根本使不上一点力。

不远处,杨毅也被吊着,不过他没有李牧的待遇,只是吊着,没人招呼。

许东来?

不对!

是许恒超!

李牧认出了这个正在打自己的人。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李牧,终于落在小爷手里了吧?”

许恒超扔掉铁棍,啪的一拳重重打在李牧的脸上,他猛地抓住李牧的头发,把李牧的脸凑到自己面前。

噗嗤!

李牧直接一口血水啐在许恒超脸上,笑了:“许恒超,你就这点能耐了,除了欺负女同学就是对付毫无反抗之力的人。”

“李牧,你上次把我打得好惨啊!今天,我要十倍还给你。”

许恒超说着转身离开,拿来一把匕首,在李牧身上来回逡巡着。

“你敢?”

李牧双目骤寒,如毒蛇般的眼眸死死盯着许恒超。

“你看我敢不敢,我不仅要慢慢把你折磨至死,还要去慢慢折磨姜洛璃,李牧,惹到我们华天集团,是你们这一生犯的最大的错!”

许恒超已经被仇恨扭曲了心性,一想到上次在自家KTV被李牧打得像狗一样狼狈,许恒超差点气炸了肺。

“好了,小超,他可是上面看重的实验标本,可不能伤残了。等他返祖兽化后,他就是你的了,想一想,曾经的仇人对自己言听计从,是不是会更爽?”

这时,许东来从外面走来,制止了正想对李牧动刀子的许恒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