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先去了大树下公司,昨天高凌风打电话,说了些事情。

在公司门口下了车,老四老五就拉着手跑进去,然后迎面正好遇到小凳子,她们立刻就抱成一团,又蹦又跳,瞧着都开心。

可是等到小凳子看到刘青山,立刻小脸就垮了下来,上前诉苦:“老大,我的那首歌,听众都不怎么喜欢。”

那首歌,当然就是根据《伊娃的波尔卡》改编的曲子了,被小凳子称为甩玉米之歌。

以那首歌的曲调,对现在国内的观众来说,还真有点接受不了。

刘青山就摸摸小凳子的脑瓜:“没事,等有机会去国外演出,你要是唱的话,肯定能火。”

真的吗?小凳子这下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信心。

这下子也引起了小老四的好奇心,非得拉着小凳子去排练室唱一遍。

刘青山也跟着去了,并且帮着放伴奏带。

欢快的曲调响起,小凳子就边扭边跳,一开始,老四老五都震惊地捂住嘴巴,不过随后,小老四就笑得直不起腰来:这啥歌啊?

“不唱啦不唱啦。”小凳子也被笑得有些气恼。

“不是笑你,我就是感觉挺有意思的,小凳子姐姐,也教教我们呗?”

小老四抱着小凳子的胳膊,嘴里央求着,终于叫小凳子找回信心,又唱了起来。

等到老四老五熟悉了歌词之后,也就跟着一起唱。

这两个从小就学站桩,竟然也能驾驭这首歌。

而且两个小丫头的嗓音,更加清澈干净,听到耳朵里,比小凳子的歌声还要舒服。

不知不觉的,大伙都围拢过来,一起观看她们欢快的表演。

还真别说,这首歌虽然歌词毫无意义,可是听了之后,心情立刻就变得特别好,整个身体,都有一种被甩得飞起来的感觉。

刘青山看了一会,心情更好,这才去高凌风的办公室。

高凌风给刘青山沏上茶,然后说道:“上面的意思,是叫我们搞一个汇报演出。”

他们也算是从港岛载誉归来,汇报演出什么的,也算是一种荣誉吧。

“我听部里的领导私下透露说,准备叫我们去国外进行友好演出和访问。”

高凌风渐渐说到正题,这才是他找刘青山商量的大事。

这年头,涉及到外交方面的事情,上上下下都极为重视。

刘青山想想也就明白了:这也算是破冰之旅吧,如今国际关系紧张,那么就需要文化先行,道理就像当年的乒乓外交一样。

而大树下公司,本身就有这方面的优势。

毕竟像是老崔和张大姐他们,在国际上都有一定的知名度。

否则的话,你派出去一大群陌生面孔,人家也不买账啊。

另外就是港岛演出获得成功,也给上面增加了不少信心。

平心而论,刘青山不怎么喜欢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演出,条条框框的限制太多。

不过呢,这种任务,也会为公司和歌手带来隐形的益处,也算是积累政治资本。

从这个角度出发,刘青山也没有反对,不过他还是提醒高凌风,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

要是叫上面那些人给你瞎指挥,搞不好都能把革命歌曲拿出来,叫你给老外唱这个。

不是说这些歌曲不好,只是场合不恰当。

你去岛国演出,来个大合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那肯定说不过去啊。

就像后来的那位个头非常矮的笑星,因为演过一个罗圈腿儿的鬼子兵,后来据说被岛国那边,永久禁止入境,太小心眼啦。

另外刘青山还想到一个情况:就算要进行出国友好交流,最好也得等到年末或者来年初。

这段时间,他还准备当接收大员呢,结果真把关系缓和了,谁还会傻乎乎地把工厂企业贱卖?

这些事情,自然是高凌风和上面进行交流,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谈妥的。

刘青山跟高凌风商量完,这才重新去训练室找老四她们。

路过一间训练室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二胡声,还夹杂着琵琶古筝之类,他心中一动,就走了进去。

训练室里是一群年轻的女孩子,不多不少,正好十二人。

四把二胡,三把琵琶,一架古筝,一架扬琴,还有一床古琴,剩下的一笛一箫,倒是挺齐全的。

十二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还真是养眼,叫人有一种赏心悦目之感。

这些人演奏的应该是一首古曲,刘青山记得名字叫浔阳月夜,或者叫做浔阳曲,还有一个名字叫春江花月夜。

刘青山也不免听得入神,华夏古老的民乐,清新婉转,叫人气定神闲,心头都多出几分宁静。

啪,啪,啪,等到曲子奏完,刘青山也鼓掌叫好。

这是真的好,听完之后,能除去心头杂念,只剩下宁静自然。

当然这个跟姑娘们演奏的水平也有关系,估计人家都是民乐团里面的专业人士。

“老大,我们这个乐队怎么样?”于水莲笑盈盈地和刘青山打着招呼。

然后把这些姑娘,介绍给刘青山认识。

一时间,刘青山也记不住这么多的名字,只觉得个个都气质不俗,都是难得的美女,于是笑着问道:“为什么是十二个?”

“红楼梦里面有十二钗,我们姐妹也不差。”

说话的是一个大眼睛的姑娘,一双眼睛很是灵动。

刘青山记得,这姑娘刚才介绍的时候,好像叫柳青青。

刘青山也笑着点头:“那好,干脆就叫女子十二乐坊好了。”

十二乐坊,众女听了,都觉得不错,还彼此相互打趣起来,柳青青眼波流转:

“古代乐坊之中,最能者为善才,以后请叫我柳善才。”

“我还叫你柳才人呢,天天给皇帝吹箫。”

另一位圆脸的姑娘,好像叫王诗诗,看样子是比较活泼,立刻开始打趣柳青青。

结果几个姑娘就打闹起来,瞧着好不赏心悦目。

“行了行了,别闹了,叫刘总给咱们提提意见。”

于水莲拍了两下巴掌,看来她是这个乐团的指挥,挺有话语权。

“刘总也懂民乐吗?”

柳青青瞥了刘青山一眼,不得不说,这姑娘的眼睛真特别,就像自带两把钩子似的,偏偏她还真不是有意想要勾人。

这要是放到古代,肯定就是被文人给批判成什么褒姒杨玉环这样祸国殃民级别的。

于水莲用手轻轻在她头上敲了一下:“刘总是大师级的,我们都差远了。”

其他人望着刘青山,都有些不信:她们能成长到今天,那都是从几岁开始,就勤学苦练的。

而这位刘总,看起来这么年轻,能下多少工夫?

“你们还别不信,这是小泽指挥的评价,知道几个月前那件事吧,吹埙的,就是刘总。”

于水莲对刘青山是真心服气,否则的话,也不会组建这个乐团,来投奔大树下公司。

放弃专业团队,现在来说,还是很需要勇气的。

此言一出,十几个姑娘的眼睛立刻都亮了,那天的事情,在团里一直为人津津乐道。

能折服岛国同行,这也叫大家都觉得脸上有光,想不到,今天终于见到传说中的那一位。

她们心中的感受,大概就像看到武侠天龙八部的时候,扫地僧出场的时候一样。

柳青青现在也不在质疑,秋水一般的眼睛,望向刘青山,眼睛里满是崇拜。

被十几个大姑娘热辣辣的眼神瞧着,换成一般的小伙子,还真撑不住。

刘青山倒是没什么,笑着问道:“你们真要是想听的话,那我就实话实说,你们可别哭鼻子?”

众女都不觉微笑:还真拿她们当几岁的小孩儿啊?

刘青山也收起微笑,正色道:“要我来评价的话,那就是这八个字,毫无特色,泯然众人。”

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文章1000字,一边写作业一边c他

这话还真不客气,十几位姑娘,有的脸上涨红,有的则满眼的不服气。

“刘总,你不会是鸡蛋里挑骨头吧?”

柳青青就是最不服气那伙的。

在她看来,团队成员个个都身怀绝技,纵然不是大师级的,也都足够专业,怎么到了刘总嘴里,就啥也不是了呢?

刘青山当然知道,这些姑娘肯定不大服气,于是笑道:“现在的你们,从里到外,都需要重新包装。”

“外在的服饰发型甚至包括化妆首饰等等,需要包装;更重要的是,演奏的曲目,也要重新包装,姑娘们,你们的路还长着呢。”

包装,怎么包装?

姑娘们有些傻眼,她们觉得,自己现在的衣着打扮挺好啊,都是扎着马尾辫,穿着雪白衬衫,清清爽爽,干净利索,还需要怎么包装?

“电视剧红楼梦都看过吧?”刘青山觉得有必要好好给她们开开窍,于是问道。

大家都一起点头,这时候的姑娘,就没有不喜欢看红楼梦的,当然了,小伙子更喜欢。

刘青山继续道:“那你们在舞台上的时候,服装化妆等等,甚至行动举止,一颦一笑,都要跟电视剧里面,大观园的姑娘们一样。”

“那样的话,才能真正成为受人喜欢的十二钗,而不是空有一个名头。”

姑娘们都听得一愣一愣的:还能这么搞?

可是,心里怎么却偏偏很期待呢?

受到电视剧红楼梦的影响,当下的姑娘,谁心里还没有一个古装女子的梦幻呢,只不过受到条件所限,没发实现罢了。

刘青山的话,一下子就把这十几位姑娘的心扉,轻轻地推开。

“那我就穿林黛玉的衣服,我最喜欢啦!”王诗诗率先叫了一声。

“我喜欢王熙凤的服装!”柳青青也很快找到自己的目标和偶像。

确实在电视剧里,王熙凤的服装是最亮眼的。

大伙叽叽喳喳的,屋子里立刻就想多了几千只鸭子。

当然了,这些东西,包括服装师、造型师、化妆师等等,必须得请专业的才行。

反正有马老三的媳妇,小莉的关系,到时候联系一下红楼剧组里面的那些大师。

刘青山也是干脆,直接给小莉打了个电话过去,叫她来大树下一趟。

“老大,这就是你说的包装吗,那演奏方面又怎么包装?”

于水莲并没有加入到讨论中,她好像有点明白了,心中也涌起难以抑制的兴奋。

想想那画面:她们都装扮成古典的美女,芊芊素手,演奏乐器,那效果实在令人期待。

但是作为队长,于水莲更关心深层次的东西,她知道刘青山的厉害,所以才会真心讨教。

刘青山也挺欣赏于水莲的,是个合格的队长,于是笑道:“我们不仅仅要会演奏古曲和前人创作的民乐合奏。”

“我们的重点,是用民族乐器,来演奏现代音乐,寻找古典和现代音乐最恰当的融合点。”

于水莲有些不懂,她疑惑地摇摇头。

而其他姑娘,也都在认真地倾听和思索。

“这么说吧,古典乐曲,就像是高山流水,所以显得有点曲高和寡,并不容易为普通人接受,尤其是面对外国观众。”

“我们要做的,就是将现代音乐的元素,尝试着融入进去,走出一条自己的特色之路,姑娘们,有没有信心?”

面对刘青山的询问,姑娘们都默不作声,因为她们也不知道,这么搞的话,到底行不行,所以哪来的信心?

刘青山也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自己有点太急了,于是笑道:

“这样吧,咱们先试一首曲子,就来电视剧红楼梦里面的枉凝眉,你们先自己简单编排一下。”

枉凝眉的曲子,姑娘们再熟悉不过,凑到一起讨论一阵,就尝试起来。

先是古琴幽幽,随后二胡拉响,琵琶渐入,高音的部分,又有笛声给扬了上去……

十二位姑娘,竟然越来越有感觉。

一曲枉凝眉,几人肝肠断?

乐曲一连循环了好几遍,大家这才罢手,每个人的脸蛋上,都因为兴奋而变得红灿灿的。

啪,啪,啪,门口传来一阵掌声,是大树下的歌手们,也都被吸引过来。

而在最前面,则是小旭和小莉两位姑娘,她们的眼中都泛着晶莹的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