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猜到了三世老人所说的那个天才叛徒就是跃天涯。

“那后来呢?那个可恶的跃天涯上哪里去啦?”

贝微澜意犹未尽的问道,她已经被三世愚者的故事吸引住了。

当然,事实上这并不是个故事,而是真真切切曾经发生过的事。

“后来呀,那就很简单了。

跃天涯本来就有无限接近神皇的实力了,他用我的那件神器收走了那七位陨落师兄的魂魄,然后和自己融合在一起了。

这样一来,就让他突破到了神皇的境界,接着他就弄了个阵法,把当年陨落在战场上那些神祇的魂魄,全都困在了那里。

而自己却另外开创了一个新的神界。”

三世愚者的眼睛看着远方,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复杂。

“真是太自私了,他根本不配当神皇。

对!就连我们永恒天国神界的普通的神民,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来。”

贝微澜不耻于跃天涯的为人,这种背信弃义之徒,真乃神祇中的败类啊!

“呵呵呵……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其实还早着呢。

后来跃天涯自己创造的神界也引来了天道大劫,他根本没有想过用什么办法来抵挡这种劫难。

而是用神界以及下辖所有位面的生灵作为代价,换取了自己再一次躲过劫难,继而又在宇宙中创造了一个新的神界。

哈哈哈……直至今日,跃天涯已经用同样的手段干过六次了呀……”

好家伙,如果加上第一次的话,这位名叫跃天涯的神皇足足躲过了七次天道的灭世大劫,这得需要牺牲多少生灵的生命作为代价呀。

想到这里,就连酒尊凌痴这个原本狂傲不羁的神尊,也被惊的汗如雨下了。

而四季女神贝微澜则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就连柔嫩的小手,都忍不住在膝盖上微微的颤抖起来。

跃天涯的所作所为,看来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做神能狠到他这样的程度也是没谁了。

“呵呵呵……但是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呀,眼看跃天涯的神界就要迎来第七次天道大劫了。

他每躲过一次劫难,就会分裂出一具分身,这些分身和传统意义上的分身是不一样的。

因为这是用我其他七个徒弟的魂魄为基础,再加上跃天涯自己的一丝神念演化出来的哦。

这第七次,看来跃天涯是很难再躲过去了,因为他至今还没有找到第七具分身的去向。

而这具分身就是我当年大弟子的残魂所化,他当时也差不多达到了神皇级的境界。”

好吧,三世愚者一会儿六次,一会儿七次,一会儿八次的,都把贝微澜给绕迷糊了。

不过凌痴公子到是很清楚,三世老人指的是什么。

所谓八次就是加上三世老人创造神界的那次,七次就是指跃天涯自己创造的神界,六次则是指已经渡过了的,而最后一次目前还没有发生。

好吧,虽然在永恒天国里的时候,凌痴公子一直把自己灌的迷迷糊糊的,但他的脑子却一点都不糊涂。

就像现在,他突然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三世老人所说的跃天涯,不会就是我们的昊天神皇吧?’

“哈哈哈……”

须发皆白的三世愚者仿佛能看透凌痴的心事,他捋了捋胡须向其微微点了点头。

‘卧槽!还真是昊天神皇啊!

难道他真的是这样的吗?’

凌痴公子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因为从各种迹象表明,他们这位昊天神皇身上的疑点也太多了呀。

“看破切莫说破,因为还没有到时间。”

突然,凌痴公子收到了三世老人的传音,他已经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四季女神贝微澜调整了一下心情问道:

“敢问老祖前辈,您的本领这么强,干嘛不去灭了这个逆徒呢?”

贝姐在神界里,是出了名的敢爱敢恨,不然她也不会违背昊天的法旨,非要和凌痴公子在一起了。

“哈哈哈……要灭了他其实很容易,老夫只要打个响指就行了。

大尺度呻吟大喊深一点自述,校园学生胸大揉捏H

不过这样做并没有什么意义,其实众生的劫难,也是老夫自己的劫难。

苍茫宇宙中还是有真理存在的,我希望跃天涯能明白这个道理,主动去为他所做的事情赎罪。”

好吧,或许这是至强者的想法,估计就算是圣者也未必能做到这一步。

其实想想也对,如果三世愚者真的打个响指就能灭了昊天,那他根本不屑去做这样的事,来报复跃天涯。

不过这种级别的至强者,应该是种什么样的存在呀?

‘天道!我滴个娘嘞,他不会就是天道吧!

也不对呀,既然他是天道,又为何又要设置天道大劫呢?

还用分身弄个诸天星辰大阵来抗劫,这简直就是闲的太无聊了,自己在跟自己下棋,或者左手打右手一样啊!’

凌痴公子一头黑线的寻思道,呃……看来自己还是太嫩了呀。

“跃天涯真的会认错赎罪吗?

依晚辈看来, 那是不可能的。”

贝微澜觉得,能把事情做的这么绝的人,是绝对不可能主动认罪的。

“呵呵呵……所以我在等着呀。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

老夫该送你们回去了,在临走之前,老夫给你们一件东西。

这件东西里面有当年那个诸天星辰逆转阵法的阵图,同时也是一件至强的神器,能帮你们那个神界渡过未来的劫难。”

话音刚落,三世愚者伸出右手,在大树上掰下一根绿油油的树枝,递给了懵逼中的凌痴公子。

‘呃……就这?这是您说的至强神器?您老没搞错吧?’

凌痴犹豫的接过那节树枝,却怎么看也看不出这是件至强的神器,而且那个阵图又在呢?

“对了,这可不是给你们用的。

老夫只是希望你们把它先带出去,只有老夫当年的大弟子才能使用这件至强神器。

这根树枝,只有遇到他以后才会变换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