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脆地抱着枪紧随其后。

奥黛丽皱着好看的眉毛,盯着两人远去的方向。

说实话,她现在是一点都不看懂琼斯这个家伙了,原本以为他只是个登徒子罢了,但现在看起来,他隐藏的秘密好像很多。

至于对上帝组织的忠诚,奥黛丽哑然失笑,琼斯这家伙绝对没有半点敬畏。

‘算了,这不是我该操心的事。’

……

此刻,冰层上方。

“战斗力还不错啊,”林尘边走边看着作战数据,“不过这个叫宵烬的家伙有点难缠啊,成了一团烂肉了都能复活,简直是阿卡多再世啊。”

“要追上去吗?”黎晓跟问道。

“追!当然要追!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只要是敌人想要的东西,我们就要反对!”林尘振臂一挥,只见不知何时,身后又出现了几十只各式各样的作战机械狗,甚至还有一门自行榴弹炮!

“不是我说,林尘,你是把军火库掏空了吗?”黎晓已经麻木了,从刚才开始,林尘就跟变戏法一样掏军火。

“哎?这话说的真难听,明明是邓老爷子他们为人和善,把这些东西送给我的。”

“啊对对对,你现在的笑容也挺核善的。”

“嗯?”说着,林尘忽然停住了脚步,“又来了两个人。”

“谁啊?”

“计算机告诉我,可能是陈川和谷岚。”

“那可是好事啊,你为啥表情这么奇怪?”黎晓长长地缓了口气,生怕出问题。

“啊就是陈川背着谷岚在走,”林尘面色古怪,“他俩啥时候关系变好了?”

“这种事先放一边……林尘!你过来看这里!”黎晓脸色一变,赶忙拽着林尘向右边看去,“你看这个冰层,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只见厚实的泛着幽蓝色光芒的冰层里确实隐隐约约有几个模糊黑影。

“看不太清楚,”林尘摇了摇头,“是死物,等下,α-1号,启用激光武器,切割冰层。”

指令下达。

一只机械狗从队伍中脱出,背部装在着一具光学棱镜武器,伴随着一阵灼眼的光束!

原本结实的冰层跟嫩豆腐一般被切开,露出了阴影的真面目!

“这是!人!?”黎晓吃惊地看着冰层伸出的冻尸,“人数不少,得有七八十具,看这个服饰,应该都是藏民。”

林尘眉毛紧蹙,他的灵识告诉他,不要靠近这些冻尸。

那怎么办呢?

当然是来上一发人见人爱的PPK-3号导弹了。

“α-1号,给它来一发。”林尘压根就不算进去查看,管他什么问题,解决产生问题的东西就行了,“一发不够,就来两发!哦对,火焰喷射丨器也准备下,多多少少火化吧。”

‘轰’!

炸裂的尸体碎屑从深处溅了出来,漆黑的脑浆‘啪’地一声黏在冰面上,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果然是椠啊,”林尘看着漆黑的脑浆不出意外地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这么多椠被封存在冰层里,这可是我真没想到的。”

“林尘!我好像找到那个赵什么国的了!”黎晓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赵军国?”听到黎晓的话,林尘也好奇地转过弯瞧去,只见半截男尸靠在冰墙上,流淌的肠子早就冻的僵直,但他手中的步枪确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林尘仔细端详了几秒,叹了口气,“这个赵军国是个狠人啊。”

“为什么?”

“头颅上有一个枪眼,椠是无法附身在死掉的人身上的,所有赵军国死都不想成为傀儡,重伤后自杀了。”林尘简单地分析了几下,下一秒,“嗯?他兜里好像有什么。”

“是半张纸,上面好像是遗言,”黎晓带着白手套,翻找了一下后说道。

“上面说了什么?”

“一些愧疚家中母亲之类的,啊,还有一句话,‘若有人发现我的尸体,希望你能成功组织这场灾难,记住,花非花!花非花!’”

“花非花?”林尘点了点头,“不知道什么意思,先下去再说,α-1号,烧掉吧。”

……

“我说谷岚啊,你能不能下来?”陈川埋汰道,“明明我才是病号啊!”

国产清纯女高中生被C:校花撅着光屁股让主人打sM

“你说下来,我就下来,我多没面子啊,”谷岚依旧搂着陈川的脖子,惬意道,“以前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当木牛流马的潜质呢?”

“潜质你个王八羔子!你!嗯?爆炸声?”陈川愣住了几秒,“虽然声音有点失真,但应该不是很远,这种密集的爆炸,应该就是林尘了。”

“你要和林尘归队吗?”谷岚突然发问。

“不行,我们两身上肯定都有椠,过去就是找麻烦,计划不变,跟着那三个混蛋走。”陈川摇了摇头,加快了步伐。

“那干脆再快点吧。”谷岚突然从陈川背上跳了下来,笑着说道。

“哈?你先干嘛?!”陈川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先问在前面,你在某电商平台上买的滑翔伞还能用吗?”谷岚将一枚金属十字架插入脚边的雪地里询问道。

“啊,还能用……”

“那就好,我刚才注意到了,我们脚下是空心的,所以……”谷岚说完犹如树袋熊一般抱住陈川,一脸坏笑,“杀手皇后!启动!”

“我?!草!”陈川猛然惊醒!

霎那间,插在地面上的金属十字架闪过一阵光芒,紧接着就是一记令人胆寒的爆炸!

“谷岚!腻嘛!”伴随着一阵怒吼,陈川赶忙打开了滑翔伞,谷岚说的不错,这下面确实是一个巨大的空洞,但问题是!这就一个空洞啊!下面还有一块冰层啊!

“当心火光!陈川!”谷岚笑呵呵地从兜里扔出一把的十字架,“相信我的直觉!”

“呵呵……”

……

此刻,地下冰窟窿的最深处。

奥黛丽忽然停住了脚步,“我怎么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朝着我们掉下来?”

“陈川两个?不可能,按照我说的路线,他们最后会走到山外去,不会到这儿的。”宵烬不屑地回复道。

“不对,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奥黛丽脸色惨白,慌忙向后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