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建国接过咖啡后歪了下头道:“不要在别人面前提阿曼达这个名字,她是个大麻烦。”

艾斯特抿了抿嘴唇,像是在强忍着什么的闷哼道:“菲欧娜也不说?”

瞅着艾斯特强忍着的模样,郑建国扯了下嘴角后正色道:“也不能,这是对你们俩好,我不想让你们有任何的危险。”

艾斯特眼中的好奇收起,望着郑建国近在咫尺的面颊开口道:“我明白了。”

艾斯特说完后顿了下,不过就在郑建国松了口气的时候,便见她面现担忧的又开口道:“她那么危险,你也别接触她,好吗?”

郑建国手中的动作一停点了点头,只是发现艾斯特还在望着自己,便开口道:“行,我答应你,不和她接触了。”

又抿了下嘴唇,艾斯特眼睛不知为何红了起来:“谢谢你。”

发现艾斯特有要哭给自己看的架势,有些傻眼的郑建国放下了咖啡,温声道:“怎么了?我可没凶你的意思。”

艾斯特默默点了下头,开口道:“我是想起了你才来那会,想占你的便宜了。”

神情一愣,郑建国扯了扯嘴角笑起:“嗯,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想占你的便宜来着。”

艾斯特再次点了点头:“这都三年时间了,过的真快。”

敏锐的察觉到这个姐姐今天状态有点不对,郑建国眼神突然闪烁了下,目光落在了她敞开的白大褂中间,开口道:“你。”

艾斯特摇了摇头依偎在了郑建国怀里,开口道:“咱们的约期快到了。”

想起之前和她做的约定,郑建国是早就扔到了脑海之外,不过他没想到会成为艾斯特的心结,也就开口转移起她的注意力来:“那你不打算趁着难得的假期,出去放松下吗?”

微微摇了摇头,艾斯特是迟疑了下后开口道:“菲欧娜让我看好你,她怕我去休假了你被人勾引走,这次据说来的MD和PhD培训生里,有不少很漂亮这里大的。”

随着时间进入三月底,郑建国和艾斯特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MD和PhD培训计划中的MD部分,又齐齐的选择留在麻省总医院里进行下阶段的专科医生培训,新的MD和PhD联合培训生也即将到来,所以艾斯特才有了这么个说法。

当然,艾斯特的担心,也是出于她本身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原本她就想着能用身体换篇《科学》来着,结果没想到郑建国随后像是超人般取得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成绩。

而且最重要的是和郑建国日久生情后,发现这个男人心底虽然和其他男人没什么区别,可在生活上还是有着极高的自律性。来到美利坚四年了,他竟然没去过几次酒吧夜店!

不过,这些“常识”并不适用将要来的某个人。

眼前闪过寇阳的面颊,艾斯特是想了又想,还是没按照菲欧娜的叮嘱,说出那个女孩的名字:“菲欧娜说你要是想要新鲜的,她那边可以给你介绍几个。”

“你们这俩女牛虻。”

听到菲欧娜的旧事重提,郑建国探手勾了下艾斯特挺翘的鼻头:“还要几个?你们俩我都应付不过来了,我的想法是你该休息的时候。”

“忙碌的时候我不会去想失去你怎么办。”

开口打断郑建国的话,艾斯特便见他神情一变,顿时面现忐忑的道:“我。”

“没事,这只是惩罚了。”

探手拍了拍艾斯特的手,郑建国说着面现沉重之色,先前艾斯特面上的忐忑模样深深刺痛了他:“这是对我想要拥有你们的惩罚。”

艾斯特先前话语里饱含了对于他的指责,因为怕失去他而连想都不敢想的艾斯特,是在说他滥情!

有时候,郑建国都在想自己基于责任心而去包容她的指责,以至于没有办法去选择做个不用顾忌她们想法的渣男!

提起裤子就走,不好吗?!

像那个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的大哥,不好吗?!

自己可是要做个永垂青史的男人!

女人应该会成为阻碍自己醉卧万花丛的障碍吗?!

巴尔扎克为了能找个吃软饭的贵族寡妇,在给亲妹子写信让她介绍自己时多赞美几句!

而写出第四交响曲的柴可夫斯基,则在他给自己的软饭碗信中,直言并不会因为向她要钱吃饭而羞愧,因为她有钱!

至于大思想家卢梭,则更是像孔雀求偶般,直接在给个软饭票的信中,将软饭票尊称为上帝、母亲、大姐、朋友、老师、守护者、情人。

当然要说最出名的软饭王,还是泡了老婆闺蜜芭芭拉,嘉宝,梦露的鲁维,并且通过吃软饭成为了超级富翁。

那么轮到自己了,为什么就不能当个渣男呢?

难道就因为要成为青史留名的那个?

就要把自己的名声,看的比自己的感觉,还要重要?!

想到这里的郑建国愣住了,因为上面这些他想到的大佬们,都是不拿面子当面子的存在,倒是自己和绝大多数的国人都差不多,都是喜好面子的人!

是生怕有人跳出来说:“郑建国你不要脸,对那么漂亮的妹子始乱终弃!”

人言可畏么?!

胡思乱想的分析出自己的软肋,郑建国却没有办法克服这点,因为他所求的名垂青史,可也是面子的最高境界。

特别是对于国人来说,人要脸的原因就和树要皮那样,否则何来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一说?

当然,找出自己的软肋后,郑建国也很快通过先前对马库斯的坦诚,分析出现在的他现在有的困惑,就是还没有达到功成名就的最高境界。

因为郑建国之所以对马库斯坦诚和艾斯特的关系,就在于两人已经完成了住院医阶段的培训,剩下的也就是走过场熬时间的专科训练,即便是被其他人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那也是无关紧要的了。

如果真有人曝光,那么能带给郑建国麻烦的,也就是国内和卡米尔以及乔安娜。

毕竟对于这个时候的国内来说,男女关系就是高压线,名声越大级别越高,就越会引来重拳出击。

好在郑建国并未在国内,艾斯特也是地道的美利坚女孩,对他来说算得上是天高皇帝远,撒欢没人管。

因着郑建国专员身份的领导们,那都是外交系统的,而他这个座位则是卫生部委派的,打报告歪嘴的可能会有,但是能处理他的绝对没有。

再加上这家伙之前的恶名远扬,只要他不是惹的美利坚上下天怒人怨,现管们能做的,也就是歪歪嘴。

经过这么一番分析,郑建国并不知道他已经朝渣的路上迈出了关键的一步,那就是试探着克服基于责任心带来的心理障碍。

其本质就是为了自己的感受,而在明知其他人的痛苦感受时,让他人强行克服这种痛苦感受来屈从于自己。

至于凭借的,也就是基于金钱和声望在身的利益,去完成对女性从精神到物质层面的物欲化,充分的暴露了资本主义的本质。

当然,这个时候的郑建国还没有察觉到这点,他心中的羞耻心还无法让他在卡米尔已经知道了艾斯特的情况下,继续再寻觅猎物。

甚至是想象下,郑建国都会皱起眉头后手足无措,他是真的喜欢这个不曾被风吹雨打过的温室玫瑰,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只不过正如墨菲定律所说那般,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哭着求饶让他停下来 最爽的乱惀小说全文阅读

随着又一个周五夜晚的到来,出现在郑建国面前的卡米尔像是兔子般红了眼睛,发现他在打量旁边的乔安娜,突然张口道:“怎么,你没见过她穿衣服的样子吗?”

“这是吃了炮仗来的?”

脑海里闪过这么个念头,郑建国心中虽然感觉不爽,可瞅着卡米尔委屈的样子,却没和她计较:“我是想问乔安娜你怎么哭了?”

旁边,乔安娜擦身进了屋里面:“我们前天做了个体检,卡米尔的体检结果是卵巢发育不良。”

卡米尔抿了抿嘴角后变的泪眼朦胧:“是,我不能怀孕了,不能生孩子了。”

“噢,这不是个大问题。”

郑建国面现恍然的下意识说过,就见正泪眼婆娑的卡米尔面色一变:“这怎么不是大问题?你不想要咱们的孩子了?”

“不是,是我已经。”

面对着有些咄咄逼人的卡米尔,郑建国又脱口而出了半句话,就醒悟到这么说下去是有问题的,果然随着他的话出口卡米尔面色怔愣过,布满了雾气的蓝色眼睛多了几分诧异:“你,我以前在古堡医院里做过检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

“——”

郑建国默然半晌,知道这个事儿不能再瞒着她,也就开口道:“是的,之前就发现你的检查结果有异常,但是考虑到你的身体依旧在发育过程中,这就无法确认不良情况是否能影响到生育。”

“所以当时我就做了两手准备,开发了一种辅助生殖技术,再结合试管婴儿技术,即便以后你确诊无法正常怀孕,也可以通过这种技术怀上宝宝。”

卡米尔依旧红着双眼道:“可是你骗了我,这是你第二次骗我。”

“卡米尔,郑没有骗你,因为你没问过他这个问题。”

送了书包和箱包的乔安娜出来后说过,卡米尔摇了摇头道:“不,郑知道了就应该告诉我,他没说就是隐瞒真相,就是欺骗我。”

敏锐的发现到卡米尔神情的异样,郑建国不禁看了眼乔安娜道:“卡米尔下午吃什么东西了?我是说她吃了你没吃的东西。”

“郑,你是在转移话题吗?”

卡米尔的眼睛微眯后打量着看向了乔安娜的郑建国,却没见乔安娜神情一愣开口道:“今天早上检查结果出来后,卡米尔精神有些焦躁,校医给她开了点地西泮,中午吃过的,她现在应该还带着。”

“郑!!!”

卡米尔一声大吼过,郑建国便转过了头看向她,望着蓝色眼眸中闪过的凌厉,飞快开口道:“卡米尔,能告诉我是因为检查结果,让你有了无法面对我的绝望,才会感到焦躁的,对吗?”

“我。”

卡米尔眼中的凌厉和焦躁瞬间敛去,撇着嘴泪水再次夺眶而出,郑建国便缓缓的探出了手,将她搂在了怀里道:“噢,没事儿了,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检查结果,是因为你在我心中是完美的,以后肯定会好起来,并不是想隐瞒你真相,我原来打算等上三四年后再告诉你。”

“要是生不了孩子,你还会要我吗?我知道你们对孩子看的比爱情还重要。”

卡米尔听到后飞快和郑建国拉开距离,后者也就点了点头道:“不,你一定会生出孩子的,即便是真的发育不良,也可以通过辅助技术怀孕,并且生下健康的宝宝。”

“另外繁衍后代对任何生命体都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这是生命体在没有出现之前,便已经桎梏在它身上的枷锁和责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族群的延续,知道为什么你我会站在这里吗?”

卡米尔满眼是泪的好奇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