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歇过来,可事到如今也不能让城里人说咱乡下人没有素质,我不让座谁让座?谁让咱是大老爷们儿呢?再说自己再有一两站地就到站了,我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想到这儿起身相让:“大妈,您坐这儿”

老婆婆连声道谢:“谢谢,谢谢!还是好人多啊!”

“您不用客气,尊老爱幼是我们这些年轻人应该做的。”

老太太很是健谈,听到玉虎言辞诚恳,好似遇到知己,话匣子一打开就唠起了家常:“孩子今年多大啦?”

“二十三。”

“你看起来可真面嫩!你孩子都二十三了,你看上去顶多也就三十二,大兄弟是乡下人吧?”

玉虎不明所以:“乡下人怎么啦?”

“我们老头子老家也是乡下的,乡下人结婚都早,有的人二十岁就结婚了,孩子结婚了吧?”

玉虎心中暗道:我有那么老吗?这是夸我年轻吗?想到这儿有些悲催地纠正对方的话:“我还没有结婚呢!”

“哦,孩子还没有结婚啊?你得抓紧给孩子操办,千万可别把孩子耽误了。”

玉虎心中埋怨:我怎么这么倒霉?看来还真是好人难做,如果我不让座哪里会有这许多尴尬?好不容易自己发扬一次风格吧,还被人误认为这么'年轻'!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出行不宜,百事不顺,老天爷,有个地洞让我钻进去好不好?

老太太还在满怀兴致的打算和玉虎长聊:“大兄弟今年能有四十二三吧?你是怎么保养的呢?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四十多的人。”

老太太说这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那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有根有据的,往大了说,再看玉虎的面相也没有那么老,往小了说,有这孩子在这摆着,人家孩子都二十三了,他爹再小能小到哪儿去?即便乡下人结婚较早,假设二十岁结婚,当年栽树,当年挂果儿,那也在四十多岁,所以老太太说他四十二三岁应该是最接近实际年龄。玉虎暗骂:你妈,我现在看起来像是四十多的,那我还有脸活吗?我可连老婆还没有啊!哪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愿意嫁给一个四十多的半拉老头儿?

正在这时,公交车刚好进站,本来下一站才是他的目的地,这时也就只想尽快下车,于是,玉虎回答一句:“大妈,我到站了,以后咱们再聊。”车门一开,玉虎逃也似的下车而去。

不几日玉虎又为了某事和人发生口角,一言不和打了起来,不料对方人多,自己人单势孤,寡不敌众被人打了个鼻青脸肿。行不多时,偏巧又和吕明不期而遇,姑娘见他如此狼狈忍不住失笑出声,玉虎拦住姑娘去路:“刚才那些人是不是受你指使?”

“你小子信口开河、不积口德,被人惩罚原在情理之中,世上自有扁你之人,却不是我。”

“那一天你说过要报复我的,难道刚才那几个人不是你的幕后指使?”

舞蹈生h文合集小说 被男同事站着从后面

“好汉做事好汉当,如果是我主使,自然不会否认,那天我是让你收敛一些,免得遭人报复,象我这般息事宁人的弱女子,被你耍笑几句也就吃个哑巴亏倒还罢了,一旦惹到不吃亏的主儿,遭到人家反击,却又怪的了哪个?”

“那你也不能幸灾乐祸笑话于我,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同情心?”

“我为什么不能笑?你不让我笑还让我哭啊?”

“人家把我打成这样,你就一点儿也不心疼啊?”

吕明疑惑道:“笑话,人家打你关我什么事?我们俩什么关系?心疼你?我碍得着吗?”

“以前没有关系,不代表现在没关系,现在没关系,不一定将来没关系。你就心疼心疼我又怎么了?请你多一些爱心,有一点儿同情心好不好?就算是擦肩而过的路人,即便不表示一下同情,至少也不应该落井下石,幸灾乐祸吧?”

“那些路人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呢?对于那些路人我是很有爱心的,而对你来说,我却要另眼相看的。”

玉虎心中一喜,焦切地问道:“噢?你且说说,对我究竟是如何的另眼相看法?”

吕明:“那些人怎么就没把你打死呢?俗话说得好:强中更有强中手,恶人自有强人收。我惹不起你,自然有收拾你的人,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言乱语!”

“你这姑娘可太缺乏爱心了,好歹我们也见过几次面的,你怎么就忍心看我被打而无动于衷呢?那天等车时我不是还让你CHA我前面吗?你不谢我倒也罢了,可你不该恩将仇报、坐山观虎斗啊。”

吕明火气不达一处来:“福祸无门,唯有自招。你小子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被人揍得这般模样还不长记性,我看这次还是打的你太轻了,下一次揍得你满地找牙,看你还嚣张不嚣张?”

玉虎这小子故意把话说的模棱两可:“请不要误会,那天我真的是打算让你插在我前面排队的,你怎么就不分好赖话呢?”

“你说这话没法不使人误会,还说我不分好赖话,你小子按的什么花花肠子谁能听不出来?就你这张喷粪的臭嘴,被人教训教训算是对了,恶有恶报、咎由自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