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洁白如玉的手掌蓦然出现在李天命面前。

“哈哈哈,来得好!”李天命眼前一亮,正准备还手,突然一个停顿,眼神诧异的看向旁边。

只见一直待在乔雅云身旁的老头儿突然出现,与之对拼了一掌。

“轰!”一阵轰鸣声响起,众人大骇,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畴,这是小说中武林高手的样子啊,以人力竟然能爆发出炸弹一般的威力,简直可怕!

王勘的师兄云瀚海眉头一皱,看向林老,道:“你要掺和此事?你可知我乃苍云道宗内门弟子!”

林老没有开口,不过脸上明显生出了一丝细微的变化,显然是知道这苍云道宗的名头。

“这位师兄……”

“云瀚海。”

“云师兄,今日之事是个误会,相信李少也不是有意为之……”

“我就是有意的。”李天命没有下乔雅云给的台阶,他看着乔雅云面带不悦的面庞,道:“多谢乔小姐了,不过,这事儿,还是由我自己解决吧。”

乔雅云胸口剧烈起伏,狠狠的剜了李天命一眼,随即坐下不再开口。

亏自己还让林老帮他挡下一击,他竟然还不懂得退让,没看出来对方来头很大吗?

云瀚海看向李天命,眼神诧异,“你就是李家大公子吧,怎么,你爷爷没跟你说过我苍云道宗的名头?”

“我爷爷说了,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罢了,不用太给面子。”

李天命嘴角含笑,此话老爷子自然没有说过,但在一位天尊级强者面前,地球上实在没有能入李天命法眼的门派。

前世李天命虽在宗门潜修,几乎未曾外出游历,但顶尖强者都知道,太上宗有一名绝顶天才,不过千年便达到了传说中的天尊境,世人尊称其为太一天尊!

天尊强者,掌控阴阳,超脱生死,所以他才有机会从那场大战中存活下来,夺得一线生机。

而地球的灵气如此稀薄,是万万不可能有天尊级强者诞生的,就算将整个地球抽干都不够。

既如此,一个尘世的宗门,太一天尊又何必给面子?

李天命看向云瀚海,勾了勾手指,嘴角轻启:“你,过来啊!”

云瀚海眉头一皱,“找死!”

“嗡!”

一道蓝光亮起,李天命眼睛微眯,灵气外放,地灵境修者!

乔雅云眼神凝重,他竟然是和林老同级别的强者,这个年纪就能达到此等修为,不愧是大宗门的弟子!

“噗!”云瀚海手掌对着虚空一拍,一道白色劲气瞬间从他手中喷薄而出,带起周围的茶桌杯盏。

李天命嘴角露出一丝不屑,这种威力,还不如修真界同阶修者的一半。

“嗤!”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李天命竟是直直冲向云瀚海,丝毫不顾忌那一道如同炮弹的灵气手掌。

云瀚海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无知,以为自己这道灵气手掌是烟花吗?竟敢硬接,你……

云瀚海突然瞳孔一缩,只见李天命与自己的灵气手掌相接之时,轻飘飘的一挥手,那灵气手掌就瞬间改变了痕迹,朝着天花板冲去。

“轰!”天花板被砸出一个大洞,云瀚海眼角一跳,李天命已经近身了!

“嘭!”就算灵气手掌被破,云瀚海也没有丝毫慌乱,一掌拍出。

“排云掌!”

空气中爆发出一股轰鸣声,李天命点点头。

“这才像样嘛。”说着,一拳轰出。

“嘭!”

一拳一掌相交,云瀚海手臂一颤,紧咬牙关,不停的往手臂处输送灵力。

在外人眼中,李天命负手而立,一拳伸出,面色淡然。

而反观云瀚海,眉头紧锁,咬紧牙关,甚至还流出了几滴冷汗。

两者一对比,高下立判!

“不可能!”云瀚海怒喝一声,青筋暴起,他不相信,眼前这个连灵气外放都不会的小子,竟然只凭蛮力便将他压制到如此地步,甚至他都没有一丝使用灵力的迹象!

“有什么不可能?”李天命失去了兴趣,还以为这个‘天才’能好好的和自己过两手呢,没想到也是如此不堪,自己还特意没有使用灵力的加持,真是扫兴。

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陪你玩儿下去了。

李天命眼中精光一闪,手中陡然加大了力度。

人妻少妇好紧好深,护士小sao货屁股撅起来

“嘭!”

一声巨响,尘土飞扬,云瀚海的身影消失不见。

“咳咳咳!怎么样了,谁赢了?”

尘埃散去,众人连忙看向场中,顿时一愣。

“怎么只有李少了,那个云瀚海呢?”

现场赫然只剩下了李天命的身影,还有地上的一滩血迹。

李天命摇了摇头,对云瀚海失望至极。

有人惊讶道:“不会是大不过李少,跑了吧?”

“不会吧,好歹也是京州来的大人物,王少的师兄,不至于吧……”

见众人的目光聚焦到自己身上,王勘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师兄?”他试着小声喊了一声云瀚海,却是没有得到回应,他彻底死心了。

他没有想到,自己花了大代价将他请了过来,对方就这样跑了,真是……可恨!

这一刻,他对云瀚海的恨意甚至超过了李天命。

他看向李天命,咬牙道:“李少,这一次是我栽了,不过你等着,我迟早会找回场子的!”

李天命面带可怜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可能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王勘瞳孔一缩,不可置信道:“难道你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我?”

李天命惊讶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那你……”王勘不解,既然不杀自己,为何要说出那句话?

下一刻,他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