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着手机,不吝夸赞:“哈哈!这小子可真帅呀!越看越顺眼!不仅样貌好,气质也超凡脱俗!怪不得能得到我家宝贝孙女的青睐了。”

周英觉得周云龙如此不复以往对人的严苛是因为想哄自己开心,说道:“爷爷你说话真是浮夸,我真没从他这些笑容邪意的照片中看出好的气质来。”

周云哈哈笑道:“哈哈哈,爷爷最近认识了一个油嘴滑舌...不,是个风趣幽默的小子,所以说话也变得讨喜了。不过.....”

“不过什么呀?”周英即刻询问。暗道:爷爷果然是在哄自己开心说的违心之话。

“这些照片好像是偷拍的。”周云龙说出端倪。云开那十几张照片没有一张是目光直视镜头的。

周英大方点头承认:“当然了,那时候我没和他说喜欢他,而且他有女朋友。”

“无妨无妨,女朋友又不是媳妇。”周云龙出言鼓励。

“可是......”周英终是被俗世枷锁所绊。

“没什么可是的。”周云龙出言打断周英的话语。随之劝道:“爷爷是过来人,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喜欢就去争取,莫要抱憾终身。”

周英心情豁然开朗,自己担心个什么劲?云开是那个最该自责苦恼的人才对。

“爷爷我们走吧。”周英招呼周云龙一声,帮着拎上礼物,空闲的右手则是挽住了周云龙的手臂。

“英英,你在这城北都住在哪呀?爷爷今天不回去了。”周云龙和周英边走边聊。

“那太好了!”周英惊喜的呼喊。随之说道:“我住在离这不远的职工宿舍,没有房间给你住,爷爷你得住酒店了。”

周云龙满脸笑容的点头:“那爷爷就住在你附近的宾馆。”

“嗯。”周英露出幸福笑容。周云龙的到来无疑给她加持了保留爱恋的决心。

“英英啊,你那里有没有厨房?爷爷想给你展示下厨艺。”周云龙俨然代入了极为宠爱孙女的爷爷角色中。

周英点头笑道:“有的。”随之摇头:“不过我没用过,要打扫一下。”

周云龙满脸自信道:“都交给爷爷了!”

“英英,你那职工宿舍不是男女混住吧?”

“当然不是了。”

“独居会不会太辛苦啊?”

“不会。”

“爷爷给你在附近买套房子好不好?”

“不好。”

“那爷爷......”

周英与周云龙的身影随着聊天渐行渐远。

.......

月心亭,石桌旁。

云开面色严峻,正全身心投入在笔下的笔记本上,丝毫没有察觉到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已至下午。

“哈哈哈!”云开的纵声狂笑惊飞大片歇脚的飞鸟。

“太阴玄女经完成了!”

云开满脸喜色,自己这绞尽脑汁花费了大半天的努力没有白费。

在龙倾舞和凤霓裳的指导下,适合苏媚修炼的功法总算是撰写而出了!

云开自上午炼成淬体丹后,稍作修炼又是把何首乌炼成了回元丹,之后便开始专心于研究功法,这尚未彻底完善的太阴玄女经是依照龙凤合修术创造而出,钻研于女子天生的玄阴之力。

云开翻到笔记本后页,上面同是一部功法,名为玄体诀,因玄体同修而得名,其中附有药浴之法。

云开撕下纸张,这是答应给予冷锋六人的功法,虽然有着'那位'的感悟,但如今境界有限,还没能力创造出高级功法,这还是在龙倾舞和凤霓裳的指导下创造而出。

不过即使如此,这部功法也可修炼到武道宗师之境。

如太阴玄女经一般,今后境界晋升加之完善即可。

至于和功法配套的玄技,之后再说。

云开看看腕表,已是下午四点了。

“果真是修行无岁月。”云开满脸喜色的感叹一声,继而起身离开。

你如星我如月,你闪亮我皎洁。

你如火我如焰,你滚烫我热烈。

你如雾我如烟,你婆娑我蹁跹。

云开划着船哼着小曲折返,今日可是满载而归,不仅从老者那精进了拳脚,药材、功法和丹药也一应俱全。明天可全身心的投入与老者的对练中了。

那冰山雪莲,仙灵芝和血燕三份药材可也都是好东西。

冰山雪莲来自冰山绝壁之上,是炼制雪颜丹的主药,雪颜丹不仅对女子有美颜之用,还有祛毒之效。

数学老师说我的真大:男女高潮一进一出好爽

仙灵芝的采集地只存于古林之中,可炼制成清灵丹,有祛病之用。

血燕是一种名为赤燕的穴居燕类的呕心沥血之作,可炼制暴气丹,暴气丹有暂且提升修为之效。不过会伴随着虚弱的后遗症。

云开没有一股脑的把丹药都给炼制而出,一方面不想让龙倾舞和凤霓裳太劳累。二是目前自己用不上。三是因为药材间可以搭配使用,暂做备用。

至于那清灵丹,云开想到了王虎的母亲,但不知道可否有治疗先天性心脏病的效果,且王虎的母亲应该已经进行手术了,已然来不及试上一试了。

云开准备驱车直奔位于逸心街的媚天下,但由于紫荆花园小区顺道,便是先回家给冷锋六人送去丹药和功法,之后再去接苏媚下班。

云开拎着刚从餐馆买的饭菜,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通往小区一号楼的道路上。

饭菜是给清清、依依买的。

冷锋倒不含糊,直接在一号楼租了个三室一厅的房子,位置就在十一楼。至于三间卧室六个人如何使用,云开就没再深问了。

云开来到十一楼1101敲门,开门的是冷锋。

冷锋早有交代,血手五人出去探查三区安保公司情况了。

“云少。”

云开抬手表示不用客气,进入房间。

这才入住一个白天便杂物满积了。

果然没有个女人家中似猪窝。

饶是冷锋六人是专业人士都是如此,普通人只会更加不堪。

冷锋扒拉开沙发上堆积的衣服。

云开也不客气,直接坐下。

冷锋歉声道:“云少您见笑了,搬进来的匆忙,还没来得及收拾。”

云开摇头轻笑:“你们专业人士不代表对生活也同样精通。况且我们大男人不拘小节也正常。”

“云少有何吩咐?”冷锋主动开口询问云开的来意。

“我是要把东西交给你们,顺便串门。”云开说明来意。

“云少,是功法吗?”冷锋试探性的询问。

“冷锋,我喜欢你的言短意骸,人狠话不多,不必为了配合我过多客套。”云开出言纠正冷锋的错误表现。

“是的云少。”冷锋点头回应。他也不是假客套,只是觉得有必要尊敬云开。毕竟上位者最忌讳的就是打成一片。

云开也没想着和冷锋六人打成一片,如今接触尚少,恩威并施绝对是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