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妙妙在给他一些选项后,他选的是当彩妆界的大佬,更是说着:“以我自己的拙见,未来十年,化妆的肯定不单单是女生和我们这些唱戏的,肯定会有更多的男人也加入到彩妆的世界里来。”

所以,他学习了如何制造粉底液,隔离霜,睫毛膏等等,凡是和化妆相关的,他都学了。

不得不说,自己这位徒弟很有先见之明。

这还不到十年呢,经过福宝集团的彩妆个人所用,销售的大数据里,男性用户比女性用户还要多0.8%。

这说明什么?

说明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女以悦己者为容,男性也是。

当茅阁平成功的成为了一个制造彩妆的老板后,他去学习了化妆。

毕竟不想学化妆的一个京剧演员,不是一个好的彩妆大老板。

他是一个化妆非常有天赋的人,不过是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他就已经能根据一个人的脸型,五官,肤色,气质等等,研究出来一个妆容。

经过他化过妆的人,气质和容貌,都要比原来高上几倍,是一个真真正正为彩妆而生的男人。

“师父?是你吗?”

接到了顾妙妙的电话,正在给当红流量小花陈静桦化妆的茅阁平,有些不敢相信。

他师父下山两年多了,这还是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呢!

茅阁平也知道,顾妙妙不太喜欢化妆。

毕竟她那张脸本身就够美的了,如果再画上妆,那就真是“持靓杀人”了。

“是我,让你下面的人送几瓶遮瑕效果好的粉底和粉饼到XX酒店。”

茅阁平瞬间亮了眼睛,要知道,他给那么多人化过妆,其实内心深处,最想要化妆的人,是顾妙妙。

于是,他连忙旁敲侧击地问着:“师父要这些东西是要做什么吗?我看看我需不需要再搭配一点其他的产品送给你?”

顾妙妙思索了一下:“不用,就是遮盖一些疤痕罢了。”

得知是遮盖疤痕以后,茅阁平有些失望,还以为是顾妙妙要化妆呢。

“好,徒儿这就让人给送过去。”

挂断电话以后,茅阁平先是搜索了一下酒店的地址,觉得有些熟悉,仔细看了看,正好离自己现在化妆的地方不远,都是在向山拍摄基地。

茅阁平看着陈静桦脸上的妆容,已经差不多收尾,便想着自己过去送,顺便去拜见一下他师父。

等到茅阁平挂了电话以后,陈静桦有些好奇地问着茅阁平。

“茅老师,您师父今年高寿啊?”

其实她这句话说的也没有毛病,毕竟茅阁平看着都已经五十岁了,能当茅阁平师父的,那最少也是在五十岁以上。

但是她说完这句话以后,茅阁平却突然笑出声来,差点把腮红打歪了。

好在他的手比较稳,才没有让腮红画出他理想的位置。

“我师父啊,今年才十八岁。”

“十八?”

陈静桦不可置信,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正常:“也是,现在很多小孩子都会化妆了。”

“不是。”

茅阁平做好一切,给陈静桦的脸上喷上了定妆水以后,说着:“我师父是教我制作彩妆产品的,她十二岁那年教的我。”

“十二岁?”

陈静桦这下算是有些不太淡定了,如果是三十岁的人教茅阁平制作彩妆用品,她也不觉得吃惊,可是十二岁的小孩在干嘛?

正在上初一啊!

可是茅阁平的师父,就会制作彩妆用品了!

虽然有些怀疑,可是因为之前顾妙妙有那么多大佬徒弟的事情,身为8G冲浪的陈静桦,多少也是知道的。

“那你师父真是厉害。”

她夸赞以后,好奇的问着:“那你该不会也是顾妙妙的徒弟吧?”

天知道,她只是随口的问了一句,但是没有想到,茅阁平竟然点头了!

“是,我师父正是顾妙妙!”

陈静桦差点没有晕死过去,妈耶,这顾妙妙也太NB了!

“那茅老师,能不能拜托你帮我问顾妙妙要一个签名啊?”

有了顾妙妙的签名,她就能对外吹NB了!

“这个嘛……”

茅阁平想了想说:“我要问一问我师父,如果她愿意给你的话,我会给你带过来的。”

“不管结果如何,都多谢茅老师了!”

上课被捅了一节课作文|快穿之扑倒男神h高辣屋

陈静桦有些激动地站起身,对着茅阁平鞠了一躬。

茅阁平除了自己的彩妆产业是全球排行第三外,还有就是他现在的化妆技术,那是华国顶尖人物。

他们这些演员,哪一个不是能够被茅阁平老师亲自化妆为荣啊?

所以,陈静桦这个躬鞠的,那是心甘情愿。

茅阁平客套了两句,便带着自己的化妆箱离开。

十分钟后。

茅阁平给顾妙妙发了威信,问清楚了顾妙妙住的哪一间房以后,很快就坐电梯上去。

他抬手敲门,门很快就开了。

“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顾妙妙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只是现在是夏日,她在剧组的衣服也没有什么高龄的衣服。

而且穿上高领衣服以后,就会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索性,她就决定用粉底液给盖住。

茅阁平也没来得及细看顾妙妙,就准备跪在地上,向顾妙妙行礼来着。

但是被顾妙妙给拦住了:“行了行了,快进来吧。”

她将人叫了进来,茅阁平跟在顾妙妙的身后,当走到了套房的客厅里,他就看到了卧室里面,有个男人正跪在地上!

那一瞬间,茅阁平身体内的八卦细胞全都燃烧了起来。

啊啊啊——

他看到了什么?

里面的那个跪着的男人会是薄夜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