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端声音略显深沉,带着它独特的磁性,瞬间吸引了所有的人注意力。

观众们的目光,都紧紧地聚集在刘子夏的身上,略带着一丝压抑的歌词,紧紧抓住了他们的心脏!

歌词并不直白,甚至开始的时候,带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什么就是勇敢的,还伤额头、犯了错,破旧玩偶、带着面具……完全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但是这并不代表歌曲没有吸引力,特别是那种压抑感,让每个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丝阴霾。

让他们想要继续听下去,想要明白这一丝阴霾什么时候才能消散!

“他们说,要带着光

驯服每一头怪兽

他们说,要缝好你的伤

没有人爱小丑…”

尽管并不理解主歌第一段歌词的含义,但是观众们相信,刘子夏一定会给他们一个答案的。

因为每一首歌,对于刘子夏来说都有其含义,尽管他并没有明说,但是却能够深深地体会到。

果然,第二段歌词给出了一定地理解:

在童话故事中,勇士、英雄们都是带着光芒,驯服着一个个凶残的怪兽,邪恶的反派!

他们是正义的,总是带着备受瞩目的万丈光芒,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把伤口掩藏起来,身上的污垢清洗,以免让世人担心!

这一段歌词,不由让观众们想到了自己的生活。

他们作为医疗工作者,一直都是白大褂穿在身、口罩戴在脸颊,虽说每天都在和各种病症战斗,但他们可算不上英雄!

因为他们是孤独的,他们是不露面容的,是站在幕后的!

“为何孤独,不可,光荣

人只有不完美,值得歌颂

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

刘子夏的歌声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样,每当一个音符落下,都会被他演唱的重音给击中!

而观众们,也终于理解了第一段的歌词:

光明的正义者们就是英雄,那么为什么那些在黑暗中孤独前行、满身泥污、一直在和邪恶战斗的人,就不能算是英雄呢?

他们不勇敢吗?身上难道就没有斗争之后留下的伤口吗?

没有他们在黑暗中的负重前行,光明的英雄可以那么轻易地取得胜利吗?

第一段歌词那一连串的反问,终于在这里得到了答案!

是,他们也是英雄,虽然是无名英雄,但他们确实是英雄!

观众们激动了!

浑身血液流速在加快,浑身鸡皮疙瘩爆起的同时,胸中奔涌的热血也让他们的肾上腺素,开始飙升了起来!

“爱你孤身走暗巷

爱你不跪的模样

爱你对峙过绝望

不肯哭一场…”

这一刻原本单一的钢琴声中,猛然加入了电吉他、架子鼓、贝斯……整个椋交响乐团活了起来。

动感的音乐交缠在一起,密集的节奏浑厚而有力,就像是敲击在观众们的心头一样!

一直都在后面默默付出,从没有出现在世人前的人啊,孤身在暗巷中艰难前行,纵然面临生死依旧不服输,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信仰……

这样孤独的勇者,就算是隐藏在黑暗中又怎么样,他们也同样是英雄!

观众中有人站了起来,他们摇晃着手臂,激动地热泪盈眶!

只因为有人理解他们!

他们这些医疗工作者,每天经手的病患就算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位。

他们每天坚持在自己的工位上,治疗病患、救死扶伤,可有人能真正记住他们的样子吗,有人能记住他们的名字吗?

没有!

因为他们只是医生,只有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还有些沙哑的嗓音!

他们,不正是默默为世人付出的人吗?

“爱你破烂的衣裳

却敢堵命运的枪

爱你和我那么像

缺口都一样…”

刘子夏的歌声越长越高,已经快要压抑不住心头澎湃高涨的情绪了!

他完全把自己的情绪投入到了歌曲中,他的回忆在翻涌,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自己的祖父、父亲、大伯……每天都穿着相同的衣服,奔走在各大医院。

那时候的医学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但就算是这样,他们依旧坚持抗击病魔,对待病患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

一切,为了病患能够治愈,能够活着!

现场,观众们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他们已经被刘子夏的歌声完全带入到了歌曲中!

他们,自以为当不上孤勇者的称呼,但是他们却是心中庆幸,有人能记得他们的作为!

“去吗,配吗,这褴褛的披风

战吗,战啊,以最卑微的梦

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此刻,最高.潮降临了!

强壮公厨房猛烈撞击,cao死你小sao货湿透了np

刘子夏嘶声咆哮了起来,振奋人心的歌声瞬间拔高!

气势如虹!

这一段嘶吼,直接撕裂了歌曲开始的时候每个人心头的那一片阴霾,让他们的胸膛变得光芒万丈起来!

这一刻阳光直入灵魂,尽管观众们还坐在上沪体育场的观众席,但却有种置身于战.场的错觉!

这一幕,让无数医疗工作者们,仿佛回到了2002年的时候,那一场席卷了全球的战.役!

他们披着白色的战衣,奔波在全国的‘战.场’,为的是消灭那场病症,让更多的人活下来!

在那场战.疫中,一位又一位同事倒下了,但却有千千万万的医疗工作者们站了起来,挺身而出!

他们,为了更多的人,牺牲了自己的时间,抛却了自己的健康,甚至是生命!

那是一场,孤勇者的最美逆行!

……

“他们说,要戒了你的狂

就像擦掉了污垢

他们说,要顺台阶而上

而代价是低头…”

歌曲的旋律慢慢降了下来,简短的间奏过去之后,副歌部分开始了。

刘子夏的情绪依旧饱满,就像是不需要积蓄情绪一样,因为他一直满含着热情和崇敬!

歌词比起主歌部分,出现了改变。

如果说主歌部分是在引出孤勇者同样是英雄,同样值得歌颂和崇拜的话,那么副歌开始,就是提出让孤勇者,变得不再孤勇。

孤勇者是狂傲的,只有让他们学会低头,才能擦掉身上的污垢,才能一步步向上……

这是,让他们做出选择,变得市侩吗?

“那就让我,不可,乘风

你一样骄傲着,那种孤勇

谁说对弈平凡的不算英雄…”

这里,给出了上一段的答案!

不,绝不!

与其让他们走向光明,那他么宁愿秉承着一直以来的骄傲,就算不能乘风而起,也要在黑暗中勇往直前!

谁说,在黑暗中的平凡,就不能算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