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我们进门时,可是看到孙浩就站在景秀餐厅门口和别人说话。”甭管什么时候,胡菁都是班主任的贴心小棉袄,见常丽着急,就立刻凑上来出主意。

“嗯…,算了,说不定他有什么事呢。

咱们还是先去黑匣子剧场吧,毕竟电影马上就要开始了,不好意思让铠格导演久等,曾鹂…”

“在!”

“你在教室里等孙浩一会,告诉他,今天不排戏了,要观摩电影,而且还是铠格导演亲自带着电影过来的。

你这样说,孙浩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好的,常老师。”

见曾鹂答应,常丽摆摆手,站在教室内的同学们就跟着她一起出去了。

中央戏剧学院作为国内三大艺术院校之一,有一点比较坑,它竟然没有自己的专业放映室,有了好电影,或者是学生想观摩某部影片,基本上都得借用校内剧场。

若是观影人数多,一般都会将放映场地放在拥有700个座位的实验剧场;若是观影人数少,那就比较随便了,某间教室也行,楼顶上的小剧场也可以……

而今天,中戏表演系为了表达对于陈铠格导演的敬意,特意把他带来的电影放在黑匣子剧场里面来放映。

不大不小,100个座位正好!

而事情就是这么巧,班里同学和班主任常丽老师刚走,孙浩就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咦…,人呢?”孙浩奇怪。

昨天班主任说好了的,今天上午要试着排练毕业大戏,可才到教室,除曾鹂外竟然见不到其他人。

“你自己才来,还好意思问别人人呢?”

见孙浩迟到,娇俏的曾鹂就朝他翻了两个好看的白眼。

“碰见一熟人,聊了两句,谈论一下合作。

不过,他们人呢?”指着空荡荡的教室,孙浩依然困惑。

“走吧,他们在黑匣子剧场看电影呢。”从背后推着孙浩,曾鹂两人就出了教室。

“浩子,说起来奇怪。

七点半,陈铠格导演给咱们班主任常老师打的电话,说是要让咱们班全体同学帮他品鉴一下8月6号刚刚上映的这部电影。

可是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是让咱们中戏学生拉片研究他的电影吗?”

“嗯…”

这下,孙浩是懂了。

投资7000万人民币的电影,从8月6号到现在,上映一个多月,可全国电影票房才实收534万……

如此的收益比,此前做主投资该影片的韩山野和某日g本投资商,据说早已哭晕在厕所里。

而自己,在别人眼中则早就成了以小博大的典范,作为有志于在口碑和票房双丰收的大导演陈铠格自然是想过来取取经。

可是他又拉不下来这个脸,于是就只能找了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

黑匣子剧场就在楼下,下了楼梯,走两步就到了。

不过,还没等孙浩与曾鹂推门进去,鬼鬼祟祟的陈明浩就从里面猫了出来。

“呃…,浩子,你可过来了!”

一看到孙浩,陈明浩竟然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怎么了,一副被人尖了却又非常享受的表情?”

“滚,哪有你这样说话的?

要知道你女朋友曾鹂可是就在这个地方站着呢?”陈明浩笑骂道。

“得,你们可以完全当我不存在!”曾鹂笑着摆摆手,行为颇为大度。

呃…

陈明浩挠头。

哥们咋感觉曾鹂跟着孙浩是越学越坏了呢?!

“说吧,怎么回事?”孙浩道。

“哦对对对,咱们先聊正事,浩子,刚才铠格导演对我说,如果我能在五分钟之内把你拽进剧场,他的下部电影就有我的角色…”

陈明浩一边说着,一边和孙浩曾鹂二人走进黑匣子剧场。

而这时,剧场内的灯光一暗,电影就正式开了场。

这部电影,前世,孙浩还真看过,至于是哪家电视台播放的到现在都已经忘记了,而唯一记得的清楚就是小品演员趙本山在里面披散着长头发说着文绉绉的台词…

小sao货水真多ji巴cao视频 女侠肉浪大屁股泄精求饶

而孙浩正想着,身边的曾鹂却突然碰了碰他的胳膊。

“浩子…”

“嗯?”

“这电影不好看,我现在竟然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坐在后排,曾鹂倒不怕别人听到这句话。

“呵呵…”

孙浩轻轻一笑,就伸出胳膊就揽住了曾鹂的肩膀。

当然是看着没意思了,因为这部电影的原著,就是日a本荒俣宏的,而投资和制作也主要是日方。

据余冬说,这部影片还剪出来一个日a本版本,而日版就很有一种黑泽明的电影感,比如夸张的表情动作,激烈的台词,大段大段的独白等等……

不知道是昨晚睡的时间短,还是这电影实在无聊,孙浩想着想着,自己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嗯,甚至还打起了小呼噜。

“呼呼……”

而等孙浩再次睁眼时,黑匣子剧场里的灯光已然大亮,所有的人都已经站起来鼓掌。

“铠格导演,牛!”

“铠格导演,您导演的电影才是真正的艺术片。”

“铠格导演,你太帅了!”

……

“哈哈,谢谢,谢谢大家的捧场。”站起身,走向荧幕下的小舞台,陈铠格一脸的春风得意。

“诸位同学,常老师,我今天过来,可不是想听奉承话的,我是想听大家的真实感受的。”讲到这里,陈铠格一顿,然后就把头转向舞台下面的孙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