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出于承诺,顾晨还是选择过来。

篮球公园位于老城区一个废弃公园,原本是准备拆除之后,修建房地产项目。

但是由于周围的建筑过于密集,因此规划局在反复考量之后,还是准备将这片空地保留下来,当做市民休闲娱乐的场所。

起先这里只有一座篮球场,而且破旧不堪。

当年江南市的一档老牌综艺节目,还在这里举办过一场市级篮球赛,因此围观群众很多,还请到了国家队退役球员来做嘉宾。

可以说,当年的盛况,许多江南市老一辈人都很清楚。

那时候的篮球背心,胸前一般都会印上“中国”二字,篮球服不是红色就是蓝色,具有很强的年代感。

赛后,国家队退役嘉宾球员,还表示将出资修复这座篮球场,当做江南市市民锻炼身体的好去处。

因此这些年,印有那名国家队退役球员捐献的篮球架,一直很好的保存下来。

篮球架的结构也很有年代感。

每当晚上和周末,这里都会聚集这一批篮球爱好者,在球场上挥洒汗水。

而这些年,随着广场舞的兴起,老年人跟篮球爱好者之间的场地冲突,也日益加剧。

后又经过市规划局统筹,将这片废弃的公园区域,打造成了篮球公园。

在原有场地的基础上,新建了8座网红篮球场地,每座场地都有各种不同的涂鸦装饰。

只要站在其中,就是妥妥的网红背景。

而其中的两座场地,为独立露天比赛用地,被铁网单独围起,对外出租。

而另外其他6座位篮球场地,则作为公共篮球场,免费向公众开放。

因此,每到周末,江南市专业篮球选手,和业余篮球选手都会聚集在这片篮球公园切磋球技。

而专业场地,也会承办一些高水平赛事,经常会吸引到一些球迷的关注。

所以很多网红球员,也经常会在篮球公园刷脸。

而篮球公园的4号场地和8号场地,也逐渐成为江南市野球比赛的首选之地。

“这地方从没来过,顾师弟来过吗?”卢薇薇提着手里的便当和水,不由好奇问顾晨。

顾晨则是摇摇脑袋:“我也没来过,但是曾经开车经过这里。”

“这地方我熟。”见顾晨和卢薇薇都不太了解,何俊超也是插嘴说道:

“这片篮球公园,基本上江南市打野球的都清楚,反正据我所知,这边经常会有警情,大多都是打架斗殴。”

“尤其是比赛当中爆发的冲突,那更是数不胜数,反正,这里的治安,要比其他区域更复杂一些。”

“呵呵,这也很正常吧?毕竟野球比赛,跟许多正规比赛不同。”袁莎莎也是淡笑着说。

要说起野球,到底“野”在哪里?估计球员的脾气就很野。

而且大家也听King说起过,经常会有垫脚和肘击情况发生,球员在比赛当中受伤住院也是常有的事情。

King的队友小陈,就曾经因为对方球员的垫脚,而导致脚踝扭伤住院,基本上好些时间是打不了球的。

也就在众人相互交谈之际,后头忽然闪过一道强光,一辆白色路虎越野车,正从拐弯处驶来。

车速极快,以至于大家都得小跑几步躲开车辆。

“这什么人啊?路上有人还开车这么快?撞到人怎么办?”卢薇薇看这开车技术,就知道司机人品不咋地。

何俊超也是不解道:“这里不是不让停车吗?这车是怎么开进来的?”

这边大家还没搞明白,就发现4号场地那头,已经围满了许多群众。

顾晨在来之前,也在手机地图上查询过具体位置,于是跟众人解释说:“King今晚的比赛,应该就是这边举行。”

“看见了,这么多人,可能都是来看比赛的。”卢薇薇也发现,和其他篮球场相比,4号场地的那片区域,人数很多。

周围黑压压一片,似乎都是脑袋。

看到这里,卢薇薇也是不由感慨:“看来我们江南市的篮球氛围还是不错的,最起码热爱篮球的人挺多。”

“都已经是国内第一运动了,热爱的人能不多吗?”何俊超看看左右,指着一条小道说:“我们往这边,这边可以抄近道。”

“走吧。”卢薇薇也看见了丛林中的一条小道,大家顿时拐了过去。

来到4号球场的铁网外围,大家已经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住了。

这是一座露天球场,但是周围有环状台阶所包围。

而环状台阶就是座位。

此时此刻,周围已经挤满人群,黑压压一片,声音很吵。

而球场内部的几盏照明灯,此刻也全部打开。

场地内还放着音响,各种动感歌曲,甚至还有DJ喊麦,感觉比赛氛围特别浓烈。

而就在几人准备走进场地入口时,一名挂着工作牌的男子,突然将几人拦住:“来看球,把门票买一下。”

眼睛小到看不见的工作人员说。

“还要买票?”何俊超闻言,有些不乐意了。

小眼睛工作人员解释说:“这边是收费的,进去一个人15块,随便找场地坐,还送一瓶水。”

顾晨闻言,也是问工作人员道:“是King邀请我们过来的,他今晚是在这里打比赛吗?”

“对呀,King对坦克嘛,都宣传很久了,今晚来这里看比赛的,基本都是冲着他们来的。”小眼睛工作人员说。

顾晨默默点头,随后掏出手机,扫码支付了60元。

随后接过小眼睛工作人员递来的4瓶矿泉水,准备进去,就见从路虎车下来的一名西装男子,在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陪同下,悠哉的走过身边,直接走进了场地。

卢薇薇顿时咦道:“他们怎么不付钱就进去?”

“他们?”小眼睛工作人员一瞥,眼睛跟没睡醒似的,扭过头说:“他们是这场比赛的老板,球员都是他们花钱雇来的,他们不用付钱。”

“原来是这样?难怪刚才开车这么嚣张。”卢薇薇也终于从小眼睛工作人员口中,得知了路虎车司机的身份。

走进场地,四周的铁网上,到处挂满了各种举行海报。

而在观众席不同区域,还有四家卖货主播在卖力直播。

周围放着许多篮球鞋和运动装备。

所有人都打鸡血似的,不停叫卖。

而在舞台中央,还有几名篮球宝贝在热舞,顿时吸引了包括老大爷在内的许多男观众,不由掏出手机一顿拍摄。

顾晨几人带着口罩,沿着环形台阶,来到了一处空地,这才并排坐了下来。

前方两名女主播,正架着手机在直播卖鞋。

顾晨大概的看了一下,整个4号场地,光直播卖货的就有4批人,而且售卖的物品各不相同。

顾晨前方的两名女子,售卖的是篮球鞋,而另外其他三处区域的主播,售卖的则是其他一些体育用品。

看似竞争激烈,但货品各不相同。

看得卢薇薇不由吐槽道:“这里直播卖货的,竟然这么和谐?难道人人都可以来这直播卖货?早知道我就通知刚才那些路边的大爷大妈,也来这里卖货得了。”

“来这里卖货是要摊位费的。”见卢薇薇应该是第一次过来看野球比赛,身边一名女子热情的说道:

“来这里直播,每次比赛只有4个坑位费,都是得交钱给主办方,才能进来卖货的。”

“还有这种说法?”卢薇薇也是一愣,感觉这里过度商业化。

“可不是吗?”一名可能是刚才那名女子男朋友的人道:“这里的比赛高度商业化,来参加比赛的球员,老板给出的价格都很高。”

“所以比赛收点门票,以及收点直播坑位费,再加上周围这些商家的广告,以及比赛的赞助商,其实收益还是不错的,尤其这场焦点比赛,还是King对坦克,所以看点很多,大家也都乐意花钱。”

“难怪啊。”袁莎莎看着周围不少广告海报,也是颇为感慨,这里的商业篮球气息浓厚。”

何俊超问道:“这个King很出名吗?怎么这么多人来看他比赛?”

“呵呵。”听何俊超这么一说,刚才那名男子不由轻笑两声,问道:“你可能也不怎么关注这边的野球比赛吧?”

“呵呵,第一次过来看的。”何俊超也不隐瞒。

本来自己也对野球圈这块不算了解,要不是花费80块钱的巨资,在King的理发店消费,自己恐怕都没听过这号人。

男子摇摇脑袋,也是像教育新人般的口吻,跟何俊超解释说:

“这个King,可不简单,去年,他20岁出头,就已经打进了野球联赛的总决赛舞台。”

“20岁的他,让地表最强的那几个国内野球高手,一个个饮恨回家。”

“更是在激烈的冠军争夺战中,直下两局,豪取21万奖金,而在此之前,他还只是一名中专毕业的理发师,这就是King,张家齐。”

“在这一代打球的人,基本上没人不知道,以前十几岁时,就在篮球公园这一带,单挑各路高手,更是把所有打球厉害的家伙都给完爆了一遍。”

“而且在参加野球联赛之前,King虽然也热爱篮球,可单纯的热爱,与仅仅业余的练习,并不足以让他登上职业赛场的舞台。”

“他甚至因为过度痴迷打球,导致中专毕业后,不得不在他爸妈的安排下,去从事一份稳定的工作。”

“也就是去朋友的美发店里,做一名理发师。”

“这我知道,King跟我们讲过,我中午还在他的理发店里剪过头发呢。”何俊超听闻这名男子的说辞之后,顿时感觉,中午这80块钱,似乎花费的有点值。

毕竟让King来给自己理发,似乎还挺荣幸的。

刚才那名女子也道:“这个King,他的事迹一直激励着很多人,当年成为一名理发学徒后,但是他对胜利的渴望,与骨子里的热爱,又让他决定颠覆命运。”

“所以,前几年的野球联赛,成为了这个年轻小伙的机会,首次参赛的张家齐,便拿下了江南站的冠军。”

“虽然那时候,2000元的奖金并不多,但是却给了这个普通男孩另一条生存之道,他可以在追逐梦想的同时养活自己。”

“对呀。”闻言女友说辞,男子也赶紧附和着道:

“而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他要求自己每天投进100个三分,100个中距离投篮。”

“张家齐几乎是抓住一切实战比赛的机会打磨球技,前两年,他成为了野球联赛的十冠王,拿到12站赛事的冠军。”

“甚至还得到了与NBA巨星,以及国内顶尖球员同场竞技的机会。”

“以为野球联赛,他也终于从默默无闻,一步步登上中国街球届金字塔的顶端。”

“所以大家都送他绰号:King,因为他打球沉着稳定,霸气侧漏,一手独步天下的中距离投篮,更像是君临天下。”

“原来‘King’的绰号是这么来的?”听男子这么一说,卢薇薇也恍然大悟。

之前感觉和老王一样,因为这绰号是张家齐自己取的,用于打开知名度。

可现在看来,是因为张家齐球技出众,所以才被球迷称作“King”,这样看来,人家是拿球说话。

顾晨想到之前中午的时候,在店里与张家齐的交流得知,他现在的处境似乎并不太好,于是又问刚才那名男子道:

“对了兄弟,那King在名利双收后,他的生活有没有特别的改变?”

“要说特别的改变?也是有的,就比如他的知名度,让他获得了许多粉丝。”

“所以他开了一家理发店,专门接受粉丝的预约,一个星期工作3天,收入还相当可以。”

“不仅如此,我记得他在夺得野球联赛冠军后,曾经选择回归学校进行系统训练。”

“而且还代表学校,参加了省大学生运动会,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基层赛等。”

“反正他在我心中,依然是个单挑中的大魔王。”

“不俗的中远距离投篮,加上总决赛连战五场的无限体力,让他成为对手单防的难题。”

“而且他的臂展很长,又能帮助他在防守端成为对手的噩梦。”

“之前的总决赛上,他不仅亲手将人气选手接连淘汰,更是一路从败者组杀入决赛,完成了黑马逆袭,那是最让人兴奋的。”

顿了顿,男子似乎又回到了当初张家齐夺冠的时刻,不由抬头感慨道:“我记得那个时候,King在落后之中,凭借连续三次成功的抢断,将总决赛冠军揽入怀中。”

“而20万元的冠军奖金,也创造了野球联赛的历史之最,所以他的人气一直高居不下,也有很多老板找他打球。”

“可他好像现在的状态并不算太好,对吗?”卢薇薇问。

毕竟中午在跟King的交谈中,卢薇薇也看得出来,King对于今晚的赛事,没有信心。

而且他有些怯战,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那名女子眉头一蹙,也是无奈说道:“之前的King,的确很厉害,加上年轻,身体状态和体力都是巅峰,所以打球很猛。”

“但是今年的他,受到伤病困扰,而且在上一次跟这支对手球队的比赛中,被对方的主力球员,接连打爆,信心上可能收到打击。”

“而且上次比赛,King还损失了一名队友,被人垫脚受伤,再加上上次被对方大比分打爆,估计今晚的比赛,更像是一场复仇之战,所以球迷们都很兴奋,就等着King报仇呢。”

女球迷说的慷慨激昂,似乎来这看球,就是来支持King的。

可见King在这一带,人气还是不错的。

顾晨也是颇感好奇,便随口一问:“所以,今天来篮球公园看球的,大部分都是来支持King的对吗?”

“差不多吧。”男子咧嘴笑笑,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些都是老球迷了,当年都在这片区域,见证过King从一个素人选手,打进全国野球联赛总决赛。”

“而且在落后的情况下,逆风翻盘,将各路人气选手接连淘汰,所以,他King就是一个草根逆袭的典范,是我们这些篮球爱好者心中的神。”

“而且,人家才20出头,只要保证身体健康,未来不可限量啊……”

男子在吹捧King的球技方面,似乎是不遗余力。

顾晨也大概清楚,因为King是崛起于篮球公园,再加上在这里有着众多粉丝基础。

所以,大家来这,都是过来支持King的。

可是顾晨也非常清楚,这次的对手,有个叫“坦克”的家伙,上次比赛,直接打爆了King的球队。

加上King的球队,还有伤员无法出站,这次比赛的队伍,甚至还是东拼西凑,不少球员,还是临时从朋友球队那边借调过来的。

而对方那支球队的成员,似乎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由此可见,今晚的比赛,应该是一场复仇之战。

但对于King来说,似乎困难要高于上一场。

周围的球迷都在各种期待,球场中间的篮球宝贝们,也跳完几支暖场热舞,赶紧走回到休息区域,披上外套。

而坐在顾晨下方的两名高瘦主播,此刻也是口干舌燥,不时被直播间的观众气得语无伦次,不时拿起身边的水杯喝上几口。

“各位直播间的宝宝们,真的,我就是个卖鞋的,你问我这鞋打疫苗了吗?宝贝,我真的无语,没打过疫苗它咬你吗?”

“什么?这鞋能治腰间盘吗?害,我太累了,这鞋是不是腰间盘你问问它呀,我就是个卖鞋的。”

站在前排的短发女子,似乎都快被直播间的观众给气哭了。

但是站在后排,将球鞋拿在手中的长发女子,则依旧面不改色,将球鞋展现在直播间面前。

短发女子喝上一口水,再一瞧直播间,顿时翻了一记白眼道:

“进直播间的家人们,你们可以先不用说话了,观察一分钟以后,你看看我有病还是……呃,不好意思,我就感觉……我现在的直播间里,完全不正常呀家人们。”

低头一瞧,短发女子也跟跟读起观众的留言:“这鞋我能买一公一母吗?呼,家人们,这鞋,能能能,你买吧,没有问题。”

“踩屎粘鞋底吗?噗,我说家人们,那取决于这个屎,他拉的是干的还是稀的呀,我滴个天呐!”

“你们确定是我直播间没问题吗?他们现在疯了,感觉今晚疯人院是不是允许这些病人们玩手机了?”

“什么?这鞋多少钱一斤?家人们,卖鞋按斤卖的吗?”

“这鞋会唐诗三百首吗?你脑子……算了。”

短发女主播,似乎怕自己爆粗口封号,刚到嘴边的垃圾话,顿时又给咽了回去,也是强压着怒火道:

“喜欢的赶紧去拍啊,什么什么?你问我鞋子有倒车雷达吗?”

“穿这鞋,领导会给我涨工资吗?”

“鞋子是什么文凭?鞋子读过书吗?”

重重的叹息一声,短发女主播似乎感觉自己血压都快上来了,后排拿着球鞋展示的长发女主播,倒是比前面的短发女主播淡定一些。

全程都是拿着球鞋,各种角度展示,一直强忍着憋笑。

但负责卖货的短发女主播,似乎快被这帮观众给玩坏了,整个人气喘吁吁道:“家人们,这双鞋子是我们的镇店之宝,来,直播间的里的所有家人们……”

“这鞋有没有养老保险?这鞋成年了吗?这鞋没满月?”

“这个跟满不满月没关系,今天晚上,不要388,今天,在我的直播间里面,宝贝们,三双,给我准备三个名额,255,还送你……”

话音落下,短发女主播拿起一旁的三双袜子,依次砸到平台面前,嘴里也是喃喃道:“一双,两双,三双专业篮球袜。”

“今天,我准备给家人宝宝们带来的福利,三个名额,不要388,只要255,我还送你一双,两双,三双专业篮球袜。”

“一号链接,对,拍吧,上连接,先不要改价格,我倒数5个数之后,你在改价格,改完价格,家人们赶紧去拍……”

看着面前卖力的女主播,卢薇薇捂嘴偷笑,感觉生活不易,这直播一场下来,感觉能买几双鞋啊?

而再看另一边卖小零食的女主播,整个人都快气哭了,嘴里也是碎碎念。

大概意思是,白天直播碰上你们这些人,自己躲到晚上来开播,结果又是你们这些人?感觉直播间的画风都被同一批人带歪了,女主播欲哭无泪。

而另一边,顾晨突然听见一阵躁动,抬头一瞧,从另一处出口位置,一群穿着红色篮球服的队员,正从另一处通道位置,带着篮球走入场中。

顿时现场沸腾起来,不少人都在呼喊:“King”!“King”!“King”!

很显然,大家等待已久的King,已经来到了球场。

此时此刻,一名现场主持人,也是拿着麦克风,顿时对着大家介绍着说:“看来我们芙蓉区的King,已经来到了现场,他们现在要在场地上进行简短的热身。”

话音落下,不少拿着单反相机的男女们,瞬间将镜头对准了King。

King似乎习以为常,对于这种场面,他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没有理睬从现场众人,而是拿起篮球,开始在场上进行投篮练习。

“唰!唰!唰!”

随着篮球接连空心入网,现场顿时又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欢呼。

坐在DJ身边的主持人,也是忍不住感慨道:“看来今晚的King,投篮手感还不错。”

“要知道,King的杀手锏,就是一手精准的中距离投篮,这也是King的主要得分手段之一。”

“但是在上一次比赛当中,在对阵拥有坦克的球队时,King的得分手段被严重限制,所以命中率跌入谷底。”

“但是,King,毕竟是King,我们大家也不要仅凭一场比赛,就否定King的实力。”

“想必,在今天的比赛当中,King一定会调整好自己,毕竟,今晚的比赛,将是一场复仇之战,让我们大家再次为我们篮球公园的King,再一次呐喊好吗?”

“好!”

顾晨几人,这边都还没反应过来,周围的男女老少,却都齐声呼应。

整个4号球场,顿时响声一片。

整齐的呼应,顿时让现场变得热烈起来。

这种良好的篮球氛围,也深深的让所有人开始热血沸腾。

似乎,这对于大家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反而让顾晨几人感觉有些格格不入。

“好。”主持人见大家都有呼应,顿时拿起麦克风,再次呼喊起来:“那么,大家准备好,我说加油你们说King,来,加油!”

“King!!”

“加油!”

“King!!”

“加油!”

“King!!”

……

随着主持人的节奏带起来,现场顿时陷入到一片热烈的海洋,所有人都在为球场热身的King加油。

这种叫喊的感觉,让现场所有人都热血沸腾。

在一阵互动喊完之后,现场顿时欢呼起来,所有人都开始鼓掌加油。

顾晨几人受到氛围感影响,也跟着大家鼓起掌来。

然而就在大家鼓励的同时,King已经在场上的不同区域,连续命中了30记中远距离投篮。

38投30中,高命中率,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今晚King复仇的机会。

也就在此时,现场灯光却又照射在之前King入场的区域。

此时此刻,一群穿着黑色篮球服的球手,也从外头走了进来。

主持人见状,顿时赶紧拿起话筒道:“快看,上一场将King的球队打爆的旋风队,他们来了。”

他含着她的奶头边摸边做,丰满白嫩尤物啪啪嗯…啊

话音落下,现场却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和大家一起欢呼King的入场不同,这支叫旋风队的入场,显得格外安静。

所有人都只是呆呆的看着,似乎都没太大反应。

即便旋风队上场比赛,将King的球队完爆。

但这并不妨碍大家支持King的球队。

这场反差的画风,顿时让顾晨颇感意外,也是好奇问刚才那名男子道:“怎么这支旋风队入场,大家都不怎么欢迎的样子啊?”

“害,还不是打球脏呗。”男子瞥了眼顾晨,也是无奈说道:

“上一次比赛什么情况,其实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个旋风队,打球真叫一个脏,关键这裁判还偏袒他们。”

“各种肘击、垫脚,恶意撞人,上一次比赛,那叫一个惨烈啊,King的球队当中,一名队员的牙齿被撞掉两颗,还有一个被垫脚扭伤了脚踝。”

“反正一场球赛打下来,感觉这哪是打球?简直就是带个篮球在打群架。”

“要不是当时我坐的太远,我都想冲上去揍这丫的,看着就来气。”

“是啊。”听男友这么一说,那名女子也是不吐不快道:“就没见过打球这么野蛮的,搞得King都郁闷了,都不敢跟对方身体对抗。”

“因为King知道,要是被这帮人搞伤,那他就参加不了今年的野球联赛的,所以一直在躲避,一直在远距离投篮。”

“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King是害怕了,看着队友接连受伤,心态失衡了,所以命中率也下来了。”

“可毕竟King是这支球队的灵魂,当King走神的时候,那输球是肯定的。”

这边自己的女友话音刚落,那名男子便对着顾晨几人伸出三根手指道:“一场球,输了对方30分,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呃!不……不知道。”卢薇薇摇摇脑袋。

男子也是长叹一声,继续解释:“就这么跟你说吧,在篮球公园,这个4号场地里,一场比赛输30分的不是没有,甚至还有输40分的,这都没什么。”

“但关键输球一方,都是King的对手,即便是国内其他一些来‘打点’的强队,在我们篮球公园里也赢球过,但King的球队,输球也就是10分以内,对多不会超过两位数。”

“可上一次比赛,堪称篮球公园惨案啊,King的球队,狂输对手30分,就感觉完全被对方打懵了。”

“King这场比赛,要是不能复仇,又被对方各种吊打,那估计以后来找King打球的老板,应该不会再有了,他们只会找球技更胜一筹的旋风队。”

“这么残酷吗?”听闻男子说辞,顾晨也是颇感意外。

两场比赛,就能决定一个人的未来,这似乎过于残酷。

但男子却是见怪不怪道:“你不要小看名气这东西,有时候跌落神探,也就那一两场比赛。”

“King之所以这几年能赚些钱,全靠吊打芙蓉区各大野球球队。”

“可一旦出现比你更强的球队,对于那些找人打比赛的老板来说,他们当然愿意选择那支更强的。”

“毕竟在野球场,老板们看重的,并不是所谓你名气有多大,而是要赢得比赛。”

“你要是赢不了比赛,那不管你之前名气多大,那都啥也不是……”

这边男子还在滔滔不绝,那边的顾晨也是听得认认真真。

这些东西,之前在King的理发店内,就听King和他的小伙伴们说起过。

野球场过于残酷的现实,也是实实在在摆在面前的。

在大家看来,King的上次失利,只不过是因为心态和状态不好。

所以,只要调整好心态,把这场比赛打成复仇之战,那就没有问题。

King,依然是大家心目中的King。

可要是King不能带领球队,拿下这场比赛,那对于King来说,那将是职业生涯的一次滑铁卢。

可能从这场比赛之后,King的价值,将在这些老板眼中一文不值。

所以顾晨能够理解,为什么King一方面渴望打这场比赛,一方面又害怕打这场比赛,原因就在这里。

也就在顾晨回想自己,现场顿时一片躁动。

原来是之前的旋风队入场,大家并没有看见核心球员坦克。

但是此时此刻,就当旋风队在另一个半场热身练球的时候,一名身材极为雄壮的白人男子,这才从入口姗姗来迟。

此时此刻,主持人也发现了坦克,于是赶紧又拿起话筒:“大家快看,旋风队的主力球员,曾经在澳洲联赛当中,拿过两个冠军的坦克,他已经来到了现场。”

闻言主持人说辞,现场观众顿时一片哗然。

而主持人则是继续介绍着说:

“上一次比赛,由坦克领衔的旋风队,狂胜由King领衔的芙蓉队30分,而坦克一人就狂砍50分。”

“而相比之下,同样作为球队领袖的King,却仅仅得到可怜的12分。”

“那么今晚,King能够成功复仇坦克吗?让我们拭目以……诶?”

这边主持人话音未落,手里的话筒却突然被高大强壮的白人男子一把抢过。

只见白人男子走到球场中央,对着所有观众,先是用英文潇洒的做起自我介绍。

见众人都没有太大反应,随后白人男子,又用蹩脚的中文,不由吐槽说:

“上一次比赛,是我打过最轻松的一场比赛,从来就没见过如此不堪的球队,我还以为,会是一场艰难的球局,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瞥了眼King所在的区域,白人男子也是不屑的说道:“芙蓉队的实力,很难让我想到,这是一个号称野球联赛冠军领衔的球队。”

“那么在今天,就让我再次让你们这支球队早点回家吧,小朋友,你们不适合玩篮球,篮球场上是很残酷的,还是赶紧回家玩游戏吧。”

“嘿,你说什么呢?”

“这老外也太狂了吧?”

“上次下黑手,大家又不瞎,这是打球还是打人呢?”

“就是,侥幸赢球而已,今晚看King怎么复仇,打爆你这该死的老外。”

……

白人男子在现场的一番挑衅,像极了格斗比赛前,双方选手的互喷垃圾话环节。

似乎今晚的比赛,又是一场热血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