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您允许突然带回来这么多人,您多多见谅啊!”

对方直接给了他一个大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人都领来了,我难道还能把他们给赶出去?”

说完,转向正在一旁傻乐的李强,:“你还成客了(读qiě,东北方言,客人的意思),还不赶紧下地帮忙,没听淮子说么,都没吃饭呢!”

别看她说话的语气不咋地,但是明显是刀子嘴豆腐心。

李强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乖乖穿上鞋去帮忙,嘴里还嘟囔着:“怎么每次都叫我,咋不叫我爸!”

他这话无异于一颗炸雷,李天虎瞪大了眼睛:“你小子,皮痒了是不,还不快去!”

坐在炕上的几个人登时有些坐不住了,其中一名年轻女性连忙说道:“不用麻烦了,我们不饿!”

其他人也跟着应道:“嗯,不饿,不饿……”

姜淮却是挥了挥手:“行了,跟李婶用不着客气,从中午到现在了,不饿,你们又不是铁打的。那什么,李婶,这么晚了就下点挂面吧,多打几个荷包蛋。”

这话却是招来一群人的白眼,这丫的,倒是不客气!

不过大家确实也都饿坏了,这都已经晚上七点半了,说不饿那就是扯淡。所以姜淮这话说出来,倒也没人反对。

同行的两名女子见状对视了一眼,便要起身下炕去帮忙,却被姜淮给拦了下来。

用他的话说:“今天是大家第一天在一起,有很多事情要商量,做饭的事还是交给李婶的好。”

待李强和王秀梅离开,姜淮这才搓了搓手道:“我想大家心里都揣着疑问,这突然之间就被派到这里到底是要干什么,那么我现在就给大家揭晓答案。”

“我看了一下,咱们这九个人都是周总从省城带来的干将,个个都是弘裕的顶梁柱,同时也是赵总最信任的人。相信大家都很清楚,现在周氏已经岌岌可危。可是大家未必清楚,这不过就是我布的一个局,目的就是打垮林氏。”

“打垮林氏?”其中一位三十多岁戴着眼镜的男子诧然道:“大家都清楚,这周林两家即将联姻,我们为什么要与林家作对?你们这么做,周总是否知道?”

这男子姜淮认识,他是质检科科长,名叫于辉。是周弘远亲手提拔上来的人,用赵清淑的话来说,他对周弘远有着几乎盲目的崇拜,是块难啃的骨头。

面对他的质疑,姜淮淡然一笑坦然道:“这件事周总并不知情!”

于辉脸色一沉:“虽然今天赵副总要我们听从你的安排,但是这么大的事没有周总的首肯,我们没有办法配合你。”

面对他强硬的态度,姜淮不怒反喜。

一个人能在企业即将倒闭的时候还能挺身而出,这就说明他绝对是个忠实可靠的好员工。

要知道在这物欲横流遍地骗子的年代,这样的人可并不多见。如果用好了,一定能够成为企业中流砥柱。

可是,越是忠诚的人就越难搞定。因为他们认死理,如果不能彻底说服他,就很难得到他的全力支持。

而另外几人也都是迟疑的望着自己,目光中满满的不信任。

姜淮不由喜忧参半,喜的是,周弘远还是有些眼力的,在选人用人上确有独到之处;忧的是,他没想到计划还未实施就遇到了这么大的一个难题,最要命的是这难题竟然会来自团队内部。

插班长和数学课代表作文(调教双性)最新章节列表

看来想要把林家搬倒,首先要攻克的就是眼前的这个难题。因为他清楚,如果不能让所有人都拧成一股绳,那么搬倒林家的事还未开始就已经败得一塌糊涂。

“这件事,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姜淮波澜不惊的说道:“不过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周总在离开之前把公司的所有业务都交给了他的妻子,现在弘裕的实际的掌控人赵清淑。而我是她指派的负责人,也就是说,我现在是在代表弘裕在给你们安排工作。”

“你?”于辉不屑道:“你不过就是个仓库的搬运工,有什么本事来指挥我?”

他这话一出,除了李天虎之外,在场的人皆是连连点头。毕竟他说的就是事实,一个小小的搬运工能有什么实力?

姜淮这位重生回来的怪胎,早就料到他会如此,淡然一笑反驳道:“哦?你的意思是你比我强喽?”

“那是自然,若非如此,我这么多年的管理经验岂不是一文不值?”

“管理?”姜淮冷笑:“你懂得如何管理么?”

“……”

于辉没想到姜淮会突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毕竟“管理”这两个字所涵盖的范围太大了。

作为一个做事十分严谨的人,他哪里敢说什么都懂?

见他没有说话,姜淮接着说道:“我承认,你在某些方面有你的专长。但是那也只是某一个方面而已,并不能涵盖全部。”

“比如说产品质量管控,你的确是这方面的专家,否则弘裕所销售的产品也不会好评如潮。但是,作为一个质检科的科长,你却对仓库保管环节熟视无睹,任凭库房里的农机生锈,你觉得你做得到位么?”

“那……那不是我的职责!”于辉的表情有些僵硬,他没想到姜淮会拿这件事说话。

“唉!”姜淮摇了摇头:“于科长,那么我问你,公司销售出去的产品出了质量问题,应该由谁来负责?”

于辉一怔:“那……那不一样。那……那是他们在保管过程中出现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