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的巨著,作者那一栏肯定是个大长串的洋名字。

所以.,董北国真有点犯怵。

别真让这个叫列维斯坦的老外给搅了局吧?

看着齐磊和老秦没当回事儿的模样,董北国有点急,“你们俩咋回事儿?严肃点!”

“骄兵必败!懂不懂!?”

那边,齐磊正接电话呢,只是嗯嗯的点头。

等放下电话,才有工夫搭理董北国。

想点什么,想想还是算了。

“行!听您的,严肃点!”

着话,瞪了老秦一眼,“老北叔,你也严肃点!”

老秦,“……”

……

下午开会,大王总果然带着列维斯坦出现在会场……

和齐磊碰头,还真有那么点“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气势。

结果,不出董北国所料,齐磊果然轻敌了!

会一开始,列维斯坦就几乎是火力全开,把齐磊之前讲的什么【晕轮效果】、【文化休克】,全驳斥了一遍。

你要知道,老列维虽然爱吃鸭子,吃完想出那些主意也都不咋地。可是,论传播的基础理论(不算重生的前瞻性),十个齐磊加一块儿,也打不过一个老列维。

人家那才叫大师级的传播讲座,翻译都跟不上他的点儿,怼的齐磊一句话都不出来。

董北国汗都下来了,特娘的!就这位不简单吗?我就应该把廖凡义、陈兴福、庞清方那帮人都叫过来。

不过话回来,就算都叫过来,也不一定辩得过这一个老外。

弄的一众民营老板信心大振,大王总终于干了一件正事儿,这人请的牛啊!台上那一老一少,北都找不着了。

而驳斥完传播,列维斯坦只能算热了个身.,接下来就是放大招儿了。

他主张,“既然是讨论有关香港电影的议题,那抛开香港电影同仁显然有点不切实际,为什么不把他们也邀请过来参加研讨会呢?”

此话一出,一众老板都闷头看热闹。

中午,大王总已经和他们通过气了,知道这是老列维的一计,只道这白人老头儿还挺懂中国兵法.的。

可是,电影厂的那些厂长,还有演员、导演什么的,眼珠子都红了。

本来他们是见机行事的,现在把你香港的人叫过来,这不是给他们机会吗?

但是没办法,一众民营老板的呼声很高,别他们,台上的齐磊和董北国也招架不住了。

董北国憋的老脸通红,知道是没安好心。

齐磊也是冷眼沉默,眼神有点怨毒。

老列维心里那叫一个舒服啊,boy!!

上次未分胜负,这次,必须让你知道,什么才叫传播大师。

最后的结果不出列维斯坦所料,齐磊和董北国实在招架不住,只能灰溜溜的散会。

虽然没结果,但是他也不急,因为大王总那边还没有发力呢!

第二天。

上午一进会场,气氛就有了变化。

首先,上面组织开会的工作人员,悄无声息地把董北国和齐磊的位置挪到了主席台靠边的角落。

倒是把八一厂郑老,还有北影厂老王的位置,放在了中间。

在中国,这有莫大的讲究。明什么?明那一老一少已经不是主角了。

而且,更让人意外的是,大王总堂而皇之的登上了主席台,占了一席之地。

董北国也是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连脸色都和茄子一样。

最后,由八一厂郑老最后拍板,同意香港同仁参会,马上邀请。

休会三天,等香港同仁到了,再继续展开讨论。

齐磊和董北国从头到尾连话的机会都没有,董北国气的,直接摔了凳子就走,形象都不要了。

回到斜对门的办公室,董大校长更是对着齐磊大发雷霆。

“叫你别轻敌,现在怎么!?”

……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就是你!”

整个走廊都听得见,连带好多参加研讨会的的也都听见了。

其间还有齐磊的狡辩,“那个老列维就是脑子有包!他请香港的人来更好,正好我们有盟友了!”

同样被众人听的真切。

一众电影厂的厂长们,眉头皱的更深了。

……

三天之后,几位香港代表进京参加电影行业研讨会。

正如大王总所想,差点没打起来。

三方大乱斗,电影厂的人也不矜持了,亲自下场开撕。

香港代表其实来的时候就没抱多大希望,知道这就是走个过场,不会那么轻易让他们进来的。

结果,来了不但走过场,还让人一通羞辱。

那还忍得了?也打出了火气。

于是越来越控制不住,最后演变成了一场闹剧,研讨会一点正经的议题都没研究出来,算是不了了之了。

列维斯坦这位传播大师、德盛的公关大能,充分发挥了实力,在会议临近结束之前,恰到好处地跳出来收拾残局。

言明,既然内地与香港之间的合作不太可能达成,那他愿意动用一些好莱坞的人脉,为内地与好莱坞牵线搭桥,弥补损失。

但是,条件有两个:

第一,内地必须放宽进口片的审核,让好莱坞电影可以顺利的登陆中国。

第二,开启版权保护,维护知识产权方的利益。

这才是他的终极目的!

这个年代,进口片的审核极严,一般是进不来的。而且有配额,一年就几部片子,根本满足不了好莱坞的需求。

只要能无阻碍的进来,那么中国大陆就是第二个宝岛、第二个日韩。

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抵挡好莱坞的魅力,本土电影工业只有被摧毁,被掌控的份儿。

到时,内地电影市场就是好莱坞的天下。

虽然现在的内地票房不怎么样,可是只要有点脑子的就知道,十亿人口的大国,又是高速发展阶段,票房腾飞是早晚的事儿。

等于是提前占领了。

而有了版权保护,预防盗版,又能进一步保证他们的利益。

与这些比起来,答应出来的那点条件,又算得了什么吗?

最后,官方出面回应了。

可以!!

但是,要遵守世贸协定,对新成员国的保护期限定。

过了保护期,中国愿意向西方开放电影市场。

也就是,增大配额没问题,但是得等过了保护期。

对此,列维斯坦也好,他背后的德盛也罢,还是远在大洋彼岸的那些大佬,也都是早有预料。

谁都不是傻子,不可能让你现在就进去,看着你冲垮本土电影业。

再了,就算现在让他们进来,政治考量倒是有点收益,可是经济考量.,一年就一亿多一点美元的票房总量,人家是真的看不上眼儿。

至于许诺出去的那些条件,其实都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儿。

适当开放院线,但是要看票房。

增加华人影星出镜率.,也可以丑化你嘛,而且一句台词都没有的配角也算出镜。

动作特效外包,这么更没问题。

关键在于可以降低成本,这是好莱坞大厂们愿意看到的。

况且,东方的动作设计确实比好莱坞要强。

再了,列维斯坦了,只是一两部戏,看看效果。

至于奥斯卡,先不你有没有能上奥斯卡的片子,就算有,一部片子能怎么样?

总之,列维斯坦认为,他赚了!

赚大了!

不但把事儿办成了,而且还赢了齐磊。

还是那句话,小伙子是个人才,可是我和比?你还差的远,缺少战略能力和眼光啊!

散会之时,列维斯坦先是与大王总握手,“王,合作愉快!期待你的电影能尽早登陆北美,大放溢彩。”

大王总像个老实人一样真诚一笑,“借您的吉言,这回多亏了您啊!”

老列维登时谦虚,“不能这么,我在王先生这里也会了很多啊!”

“比如这个…引蛇出洞?这是很好的中国计谋。”

大王总登时笑了,“您下次再来,我再与您探讨一些别的。”

老列维,“一言为定!”

大王总,“一言为定!下次,我把整套的三十六计讲给您听。”

与大王总分开,老列维当然要到齐磊面前耀武扬威一番。

主动上前,伸手欲握,“齐,很高兴能在这里第二次相遇!”

齐磊眼神一眯,“列维斯坦先生,在我们中国,讲究事后存仁。赢了一次就招摇嘲讽,可不是君子之道。”

老列维一挑眉头,“我听不太懂。不过,大概理解了齐先生的意思。”

“在我们西方,赢就是赢,赢家就拥有一切,你们东方的思维太虚伪了。”

齐磊,“是吗?”

“是的。”列维斯坦话锋一转,“不过,这次我能赢你,靠的却是你们东方的计谋,我到很多。”

齐磊挑眉,“哦?你还会东方计谋了?”

列维斯坦,“是的,东方计谋其实很有意思。王还和我约定,下次见面,让我领略三十六计。”

齐磊,“……”

你还是算了吧!三十六计?怕你没命回去。

瞥了一眼大王总,也不想和列维斯坦再继续扯皮。

有些寂寥的返身出了会场,进了董北国的办公室。

然后……

然后里面又传来董北国的咆哮,“砸了!!让你玩砸了!!我就不应该相信你个小王八蛋!”

“从今往后,你在我这儿,没信任可言了!”

老列维听着,摇头讪笑,“年轻人,还是要历练啊!”

“年轻人,还是要锻炼战略的眼光啊!”

……

——————

这次研讨会,从头到尾,北影厂老王都挺迷糊的。

郑老是接到了上面的授意,接受了研讨会的主持工作。

可是老王,自打列维斯坦出现之后,即便香港代表来了,他也未发一言。

他都觉得荒唐:

首先,上面把一个行业的发展决策交给了齐磊。

可是,齐磊明显就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神,他就是个普通孩子,被那个老外打的北都找不着。

其次,也是最让他不明白的就是,【晕轮效果】【文化休克】,这是东西方文化碰撞的大战略啊!

如果不是他和郑老亲耳听到了齐磊的思路,也许还没什么。

可是,他偏偏听了,知道这是关乎未来几十年,国家文化安全的重要节点。

怎么就任由大王总那个二百五,没骨头的东西,请了个老外进来当顾问?也太儿戏了吧?

更让他想不通的是,既然北广已经把主题点出来了,这是兴亡之大务!

怎么就……

就列维斯坦扔出两个糖豆儿,什么奥斯卡,什么院线的,上面就动心了?就改变方向了?

整件事在他看来,就是一场闹剧,实在是意难平。

所以,散会之后,老王没走,他想等人走光了去敲董北国的门。

他要亲口质问那个齐磊,“你在干什么!?你这是在误国!!”

就这样,老王在会议室整整坐了二十分钟。

只剩他一个人,这才沉重的起来,收拾东西。

在这期间,老王的眉头就没展开过。

别看他确实有点自己的小心思,可是在大事大非的问题上,老王不含糊,他是有党性的。

走到会议室门前,深吸口气。

隔着这道门,还有一个走廊,就是答案。

或者,能给他答案的那个人,就在校长办公室里。

缓缓推开……

门只开了一道缝,眼前的一幕却是让老王一僵,三观碎一地。

只见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华宜大小王总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一闪而过,进了董北国的办公室。

“这……”

老王看着大王和小王,眼珠子瞪圆。

“这.……”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儿?

大王总这个二百五、软骨头,不是……

不是和齐磊对着干吗?

那个白皮老外不就是他请来的吗?

……

——————

此时,董北国的办公室内,大小王总看着一老一少,两人正在那对眼儿呢!

董北国,“你小子真鬼,什么时候开始算计的?”

齐磊,“您以为德盛怎么知道咱们在开会?又怎么知道的会议内容?”

董北国,“……”

齐磊,“那您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呢?”

“我可是故意瞒着你的!就怕那个老列维懂点心理什么的,看出来你在演。”

董北国,“哼!你接那个电话,还不告诉我是谁打的,我就知道了。”

齐磊傻眼,“这你怎么看出来的?”

董北国一甩膀子,“不是看,是听.!老头子我耳朵灵着呢!”

一指大王总,“电话是他打的?把老列维那点事儿都在电话里了。”

齐磊,“……”

却是董北国歪头,看着大王总。

在别人面前,这是老总,是大老板。可是在董北国这儿,他真摆不起老板的架子。

“我就好奇,你什么时候和这小子搭上伙儿的呢?”

校服 校园 H 调教 肉:教室上课h系列bl

那边,大王总嘿嘿一笑,似有邀功,“第一天开会的中午,德盛找上我,反手我就给小齐总打电话,通风报信了!”

好吧,文经理还在那儿忽悠,什么共同的敌人,还给他找顾问?

大王总要真是个二百五,华宜就做不了那么大了。

官方主持的行业研讨会,我带个老外进去祸害齐磊?还想不想混了?

再了,德盛是什么货色?吃人不吐骨头!

所以,和文经理分开,大王总犹豫都没犹豫,就联系了齐磊。

齐磊一听,这是上钩了,当然是让大王总将计就计。

不然,怎么可能大王总分手的时候考虑考虑,结果半个小时不到就考虑好了?

此时,齐磊也不再装了,突然很想一段台词。

“球证、旁证,加上主办、协办,全部都是我的人!”

“怎么和我斗?”

不过也就是心里想想,可不能毁了星爷的经典。

嘴上道,“现在,大局势已经铺开了,接下来能做出什么成绩,就得看你们电影人自己的了。”

大小王总对视一眼,眼中有疑惑,“小齐总!”

小王总先开口,“其实到现在我们也不是太明白,从列维斯坦那里要来的这几样东西,很有用吗?”

以当下的眼光,以他们的视野来看,大王总要的那些好处,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不如要点好莱坞大厂牌的股份,或者别的什么好处。

而齐磊的回答也很简单,“你要,人家也得给才行啊?”

小王总,“可是,争取一些合资拍摄的机会不是更好?更能培养咱们的电影人吧?”

齐磊,“打住!趁早打住!别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合资?合作拍摄,你也得对等才行!”

“现在内地的电影商业化,连香港都看不见车尾灯,还去高攀好莱坞?”

攀不上去的,只会被边缘化。甚至被影响,现在是最好的形态。

华人影星出演的机会,不是去出名的,而是去习的。习人家的演员敬业,习人家的专业能力。

一部奥斯卡外语片,这对中国电影整体士气是很大的提振。

齐磊太知道后世老谋子的《英雄》冲击奥斯卡时,国人是什么反应了。

然后是院线。

起码是个机会,能不能把握得住另,但起码有这个机会。

而最重要的,其实是动作特效。

这方面,我们是绝对擅长的。

其实,专门的动作特效分包,在后世,齐磊穿越过来的那个年代也是新兴的模式。

把原本落实到剧组的武指、武替,还有动作设计、特效这些流程从剧组扣出来,像后期特效制作一样,由一个固定的专业团队来单独制作。

齐磊在后世参观过一个动作特效公司,相比传统模式,优势非常大。

相比原本的武术指导带着团队临时进组、临时设计、现场拍摄而言,分包动作公司,可以在剧本敲定的那一刻开始就展开工作。

打个比如,一场武侠剧的混战戏,动作公司可以用专业的美术团队和动作设计团队,用很长的时间打磨细节。

设计好动作之后,他们还有专业的武术人员、专业的预演场地,进行实拍模拟。

每一个细节、机位、气氛渲染可以扣到极细。

而且专业的动作棚、设备可是剧组拍摄地不能比,武替演员长期配合,默契性也在那儿摆着。

在一些高难动作的展示,还有安全性上,也有着绝对的优势。

齐磊看过一场预演,心里话,效果爆炸,先进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