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双分,元神亦分割为二,受了重创。

怒不可遏,忽的两团天火各自分离一道天火,坠入人间。

一道落在万里黄沙,融入地气之中,霎时广漠沙地更加炙酷炎热,缓缓向四周扩张。

一道落在一处群山之口,隐入山底地脉。刹那划过,树木焚烧,燃起漫天大火,火烧白日方绝,群山植被尽毁。

远远望去,光秃黝黑,竟似一条巨龙昂首,隐成龙起之地。

“哼。”

斗神血泣道:“这道剑气,这回不会错,定是你,万念苍,惹怒本大爷的后果,将是人间不存。你敢赌吗?”

久久无回应,想来暗中出剑之人已经离去。

“此番出世,受创破重,速速回归。”

两团天火极速而去,跨越神州,直往东海之极。

东海之极,满目碧蓝大海中,惊见一座岛屿屹立千古,岛屿中,两颗巨大桑树交相扶持,高耸参天。

正是扶桑古树。

再细看,桑树中间,十数条铁链困锁着一团巨大火焰,铁链乃阵法所化,阵法不破,铁链不破。

火焰中,一只历经许久岁月的洪荒神兽,闭目不动。神兽形如鸦,双足展翅,满身赤红,昂首向天。

远天两道天火疾驰而来,没入火焰中,进入神兽之躯。

斗神血泣元神入体,突然睁开眼,仰天便是一声长嚎。

“吼……吼……”

神兽动怒,霎时狂风卷海浪,白日起惊雷,久久不歇。

忽而有声轻轻道:“静。”

话语刚落,斗神血泣立时不敢动作。

与此同时,风停,浪停,雷停。

扶桑树下,一道熟悉的身影,盘膝而坐,打坐炼气。

见他戴皇冠,披皇袍,一身正气,浩然伟岸。

正是失踪已久的人族当代人皇:轩辕皇。

他道:“当初交易,孤皇助你元神脱困,你当助孤皇天火炼阴阳、定清浊。”

斗神血泣道:“本大爷自当信守承诺,注意来,天火无情啊。”

一道天火自火焰中分离降下,笼盖皇者周身,皇者先天神皇之气护体,不伤分毫。

再以先天神皇之气为载体,吸纳天火入体,炼阴化阳,定清浊二气,融合混沌不分。

天火炼体,祛除杂质,返本归元,竟现神奇一幕。

“哈哈哈……”斗神血泣笑道:“轩辕皇啊轩辕皇,堂堂人族人皇,竟成了一小童,笑话,笑话呀,哈哈哈……”

返本归元,复归幼童身,连声音也变得稚嫩了,轩辕皇说道:“脱旧躯,换新貌,始见混沌生,天道彰显,此乃机遇也。”

斗神血泣闻言,忽有灵光乍现,细细品味,越觉其中深意。

返本归元,再历成长进化,成长,成长……

“哈,不愧人族皇者,胸襟、智慧皆非吾能比,多谢点悟。”

斗神血泣突然驱天火自焚,神兽之躯缓缓炼化缩小,至无法再小时,忽感腹部一阵疼痛,低兽望去,一只幼小的爪,破腹而出……

………………

万象鬼窟,万象鬼窟,昔日鬼阎罗与仰山水终战之地,今日再开新章。

琴圣伏羲传琴仰山水踏光来,天决在手,伏羲天音起,轻轻一拨弦,清扫阴森鬼气。

一道黑风卷入战场,琴死鬼阎罗自风中走出,阴笑道:“仰山水,今日便是你之死期啊。”

地判在握,再现阎罗死曲。

霎时,天音斗死曲,各有两道虚影临空浮现。一者为神号伏羲。一者曰鬼尊阎罗。

神鬼当空战,伏羲斗阎罗,拳与拳相击,脚与脚相抗。一时难分轩轾,不分上下。

仰山水白发张狂,自知命数将终,当下心一横,一按神琴天决,伏羲天音现终章。

“天地之道,不过清朗二字,世局昏寐,且将一音横扫。”

吾有一音,扫浑浊恶世,吾有一曲,拨青雷净世。

正是伏羲天音最终式:天地清平。

鬼阎罗见状也道:“天地大不仁,吾不从逆之,纵坠魔道又何妨?人世大不平,吾愤起抗之,纵成鬼物又何妨?经验吾阎罗死曲最新领悟:亡祸。”

亡祸,亡祸,亡者之祸。

霎时,随着鬼阎罗琴音加持,万千恶鬼自地底涌上,遮天蔽日,欲行吞没人间。

先吞仰山水。

粗大猛烈进出高潮口述感觉,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榨果汁

正逢伏羲天音终章出,连连琴音击去,瞬灭恶鬼八千道,灰飞烟灭。

余下两千余道恶鬼,不惧不忧,再度袭来。

仰山水一抛天决,脚踏八卦,双手捏法诀,“操天道,定阴阳,伏羲八卦:易天。”

琴斗暂终,再拼术法。

一式易天,乌云去,大日降,烈烈光照,转眼间,两千余道恶鬼:灭。

鬼阎罗也抛地判,挥舞幡牧杖,整座万象鬼窟再涌鬼气出,交织排布,顿成一座森罗法阵,隔绝天地外,形成一座异于人间的鬼蜮。

与此同时,天空交战的两道虚影分了开来,各自接住天决、地判,遥遥相对,愤然一拨弦,双手连弹,绵绵音波冲击,誓斗个一方先亡。

围观的多数武者,功力不足,顿时双耳溢血,气息动荡,稍差者,已血爆当场。

“不好,琴音刺耳,速退。”

小命要紧,转瞬间,围观者离去了七八成。

高峰上,馗天师道:“鬼友,请先救了那百余名无辜百姓。”

只见百余名无辜百姓被绑在一旁石台上,昏死了过去。

有这些人在,仰山水始终放不开手脚,时刻以琴音护持着众人。

殇麒隐点头道:“伏羲天音,不该只有这种程度,仰山水,百姓无忧,倾尽全力一战吧。”

莫名声音入耳,仰山水看向石台处,百余无辜百姓已被救走,至安全的地方。

殇麒隐救百姓离开,无人护持,立时琴音冲击而来,馗天师勉提真元抵抗,护在小徒潇潇慕容前,抵挡了大半音波。

潇潇慕容不堪琴音余波袭扰,耳中有血溢出。

霓羽大怒,敢伤害我的喂食官,岂有此理,它振翅而起,仰天一声长鸣:“霓……霓……”

无形音波相抗,抵挡消散,霓羽鸣声传至两道虚影处,虚影顿受影响,动作也慢了下来齐齐朝这边看来。

虚影无思无感,只看了一眼,又互相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