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非常开心,沉浸在喜庆的气氛当中。于庆东把大锅的水烧得滚开,一个一个雪白的饺子跃进沸水中,水开三次,香喷喷的饺子就煮熟了。

饺子一煮好,小兰就让大志给五保户送去了一盘,这也是小兰家多年的传统。

小兰家按照本地的风俗,除了饺子外,还炖了一条大鱼,寓意着连年有余,炖猪前蹄,吃了后就可以往家搂钱了。

吃饭之前,晚辈给长辈磕头拜年,几个孩子都得到了压岁钱,就连郝年华也得到了压岁钱。

开饭的时候,小兰把茅台酒给拿了出来,崔喜和于庆东相视一笑。

大家坐好后,崔喜代表大家讲了几句,最后彼此问候“过年好”,然后年夜饭吃起来。

小兰看大家开心的样子,内心感慨:这一大家子人除了大志和小雨有血缘关系,剩下的都没有血缘关系,但大家却亲如一家,和睦融洽。

小砬子家家户户都热热闹闹地吃着年夜饭,只有兰远学家里一点过年的气氛也没有。

兰远学家没有放鞭炮,年夜饭也很简单,只煮了点饺子,兰远学吃了两个就吃不下去了,蹲在墙角唉声叹气,一袋接一袋地抽着旱烟。

“爹,大全不在家,可咱日子还得过,而且还要过好,咱要是把日子过孬了,在屯子里就更抬不起头了!”二老喂出事后,牡丹反而变得坚强起来。

“唉!理儿倒是那个理儿,可一想到儿子在监狱里受罪,我就揪心,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吃上饺子,管不管饱?”兰远学叹了口气说道。

牡丹也叹了口气,呆呆地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空,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时,西登中药厂的宿舍内,袁虹一个人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自斟自饮。

袁虹卖掉了明德的房子,走的时候很高调,如今存款没有了,还成了药厂工种最差的洗药工,日子过得很悲催,她没脸回家过年,也不想听前夫林杰的冷嘲热讽,所以中药厂放假后,她没有回明德过年。

袁虹在殷正武家住了几天,殷正武也如愿得到了她的人,殷正武新鲜了一段时间,对袁弘就腻了,开始跟一个年轻的女工扯到一起,然后找了个借口,把袁虹扫地出门。

好在殷正武和袁弘热乎的时候,殷正武找人修好了宿舍的暖气,袁虹搬回宿舍后这才能免受冰寒之苦。

袁虹猛灌了一口酒后剧烈咳嗽起来,咳嗽停止后,袁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趴在桌子上痛哭失声。

某地的一个小旅馆内,唐兰躺在床上昏昏欲睡。虎老七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的夜空,一朵美丽的烟花升上天空,极尽璀璨后归于虚无,夜空再次变得漆黑如墨,像极了虎老七此刻的心情。

“老七,我胃有点疼,你去前台要点开水吧!”唐兰醒过来,皱着眉头说道。

虎老七答应一声,把门开了一些,然后把头探出去,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看,这才小心地出了门。

虎老七走下楼梯,忽然停下了脚步,赶紧躲到角落里,偷偷看向前台。

只见一个青年正在和前台服务员说着什么,虽然青年用围脖挡住了大部分脸,可虎老七还是一下就认出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马龙!

“王八蛋,阴魂不散!”虎老七心中暗骂了一句,赶紧悄悄返回了房间。

马龙和前台服务员说了一会儿,然后开了一个房间,但他并没有直接去自己的房间,而是悄悄来到虎老七房间门口,然后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这次看你往哪跑?等所有人都睡着了,看我怎么收拾你!”马龙心中暗想。

凌晨三点,马龙从自己的房间偷偷溜出来,来到虎老七房间门外,拿出匕首,轻轻撬开了房门,他身影如同鬼魅,一闪而入……

总裁尺寸很大很硬|相亲第一天要了3次

第二天天还没亮,小兰就煮好了饺子,然后叫大家起床。

“小姨,怎么这么早就吃饭啊?我还没睡好呢!”小土豆打着哈欠儿说道。

“这是风俗,大年初一是一年的头一天,今天早饭要抢早,你们几个孩子要是没睡好,吃完饭可以接着睡!”小兰一边说一边给小松穿衣服。

吃过了饭,小兰和于庆东去刘五爷和刘六爷家拜完年,又去了田红山还有老刘三婶几个长辈家拜了年,最后去了小成子家。

“大过年的怎么看你不高兴呢?”小兰看小成子脸色不太好。

“唉,别提了,我老公公昨晚跑我们家闹了半宿!”田小禾说道。

“大过年的闹啥啊?”小兰问道。

“唉,他这是脑血栓后遗症,一天疑神疑鬼的!他昨晚跑我们家说家里不给他吃饭,他快饿死了,你嫂子给他先煮了饺子,他吃完又说给他下毒了,又打又闹,闹起来没完没了,把我愁死了!”小成子头疼地说道。

“好容易把我爹哄回家了,我哥又来事了,说什么今年轮到我们家养老人了,过完十五,他就把我爹送我们家来!做儿子的不管自己爹有啥不对,养老人都是天经地义,可我不怕别的,我就怕他犯病打孩子,真愁人!”小成子继续说道。

“他这种情况身边不能没人,你应该让婶子也过来,这样每天能看着他!”小兰说道。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可大哥说我妈得留下来看孩子,不能跟过来,我真不知道咋办好了!”小成子面露忧愁。

“实在不行你让孩子放学去我们家,等你们收工了再把她们接回去,回家后有你们在身边,那就好多了!”小兰给小成子出主意。

“你家四个孩子,她们三个再去,太闹腾了,不行不行!”小成子连连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