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网都被楚狂这一手针尖对麦芒给彻底震惊了!

博客评论区。

楚狂的粉丝们在这条突如其来的动态下疯狂留言:

“老贼牛批!!!”

“我来给老贼翻译一下:不就是机器人么,谁不会写?”

“你的翻译不够霸气,准确的翻译应该是:我来教你怎么写机器人!”

“争锋相对!”

“之前那群黑子是不是说老贼怂了?”

“呵呵,这叫怂么?”

“老贼今天就跟你们刚正面又怎么滴了!”

“这特么才是老贼的风格啊,什么叫嚣张自负,就是你写什么题材,我就写什么题材!”

“题材你来定!”

“老贼划船不用浆,文斗八洲全靠浪!”

“有没有可能,我是说可能啊,老贼是看我们有点怂了,特意出来给咱们打气呢?”

“哼,老贼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我才不信呢,不过现在是感觉全身充满了战斗的欲望,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同题材同主题pk!

蓝星只有楚狂敢这么狂!

这条动态仿佛让热血都为之沸腾的战歌,无数粉丝的士气瞬间被拉满,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突出一个无所畏惧!

……

蓝星科幻作家圈。

谁也没想到楚狂的新书要写机器人!

“他怎么敢!”

“难道这是巧合?”

“科幻可以写的主题那么多,同时以机器人为主题的概率本就不高,偏偏还是在范冲预告了新书主题之后不久,他才宣布自己的新书也是机器人主题,你们跟我说这是巧合,不是侮辱我智商么?”

“退一万步来讲。”

“他之前怎么不写机器人?”

“早不写晚不写机器人偏要选择范冲要写机器人的时候他才写,这要不是故意为之我跟你姓!”

“这家伙是疯子!”

“他到底哪里的勇气和底气啊,机器人是范冲最擅长的主题,这个主题下蓝星就没几个人敢说自己比范冲更厉害!”

“狂,太狂了!”

“楚狂这笔名真特么起对了!”

“直接挑战范冲最擅长的科幻主题,这跟以卵击石有什么区别,他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了!”

无法理解。

谁也无法理解楚狂在想什么。

他写什么题材都没问题,唯独机器人题材,是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

……

魏洲。

范冲看到楚狂的最新动态,整个人都愣住了。。

机器人?

开什么玩笑?

他要写机器人?

下一刻。

范冲怒了!

挑衅!

这是挑衅!

我写什么,你就写什么?

这是完全不把自己看在眼中啊!

还有什么比这种行为更具嘲讽意义的?

是的。

和其他科幻作家一样,范冲并不认为这是巧合,种种迹象都表明对方就是故意的!

“很好!”

范冲竟然气笑了。

没想到世上竟然有这么自负的人。

但凡你换个主题还能输的体面些,非要选择跟我一样的主题,到时候场面可就难看了!

……

且不说范冲如何怒火滔天。

很多讨厌楚狂的网友一时间也集体懵逼了。

楚狂的狂,天下尽知。

如果不是太狂,他又怎么敢笔挑全球?

可世人还是低估了楚狂。

楚狂和范冲写同一个科幻主题这种行为,单论起来简直狂到令人发指!

“找死!”

“这是怕自己输的不够惨?”

“看戏。”

“这可真是开年大戏啊。”

“简直飞龙骑脸式的挑衅。”

“我一个路人都觉得他膨胀到有些过分,范冲现在得多气就可以想象了。”

“主动送脸。”

“他粉丝倒是跟打了鸡血一样,盲目的让人心疼,难道不知道这是什么概念?”

“恐怕楚狂就想卖书吧。”

“完蛋吧!”

……

家中。

林渊发完动态便不再关注网上的动静。

此时他正在写《我,机器人》,边写边思考:

蓝星科幻里,以机器人作为主题的作品确实有很多,但并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体系。

毕竟每个作者对机器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有《我,机器人》提出的三大定律就不一样了。

林渊确信三大定律将会成为科幻中的机器人最高法则之一。

地球上就是如此。

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大定律提出之后,几乎所有科幻和电影,都在这三个机器人法则的约束之下创作!

不遵守?

当然可以。

比如身为作者,你写神话的时候,完全可以让孙悟空吊打如来佛。

只是读者会接受吗?

不会。

因为神话体系已经根深蒂固。

读者们已经被传统神话体系影响达成了统一的共识。

违背这个体系就是离经叛道,代入感瞬间崩坏,猴子怎么能干得过如来呢?

三大定律也一样。

阿西莫夫直接就用这部《我,机器人》统一了机器人体系,成为“现代机器人学的基石”!

那三大定律高明在哪里?

为什么后来的科幻作品都愿意主动遵守?

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提出这个定律的阿西莫夫吊炸天?

当然不能光靠一个概念的提出,三大法则逻辑的灵活运用才是重点,得通过来展现。

答案就在《我,机器人》中的九个故事中。

这九个故事看似独立成篇,实际上同出一源并不割裂,视为一个整体也没什么问题。

主角基本都是机器人。

不同智能程度的机器人。

时间线也基本按照机器人的智能发展来进行,越往后的时代机器人越是智能,九篇故事下来等于是直接整理了机器人的发展简史。

而在九个故事中。

走一下就往里撞一下|她哭着求饶他挺得更狠

三大定律是个死逻辑。

偏偏阿西莫夫又在九个故事中不断借助机器人的反常状态,尝试去推翻甚至颠覆三大定律。

比如九个故事之一《说谎话的机器人》。

有一个名为厄比的机器人,具有心灵感应的能力。

因为这个能力,很多人都找他提问,结果为了不让提问者感到伤心,机器人仿佛化身新闻联播尽给些好听的答案:

“你很快就会升职哦。”

“因为你的老板要辞职啦。”

“你暗恋小王。”

“其实小王也暗恋你。”

故事最后真相大白,天下大乱。

众人生气的质问厄比为什么要说谎欺骗他们。

厄比麻溜背诵了三大法则第一条:【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者坐视人类受到伤害而不理。】

众人傻眼。

原来是由于第一定律的约束,厄比才巧妙地运用谎言,来避免伤害人类的感情。

厄比总不能说:

“你升职无望,因为你的老板打算延迟退休。”

“你暗恋小王,可小王对你无感。”

这些话人类听了会伤心,违背了第一法则。

然而厄比作为机器人并不知道,当这些谎言被揭穿时,人们还是会受到伤害,更大的伤害。

出于报复。

人类让厄比陷入一个无法解决的逻辑悖论,最终导致了他的运行崩溃。

故事的结论:

当机器人具有透视心灵的能力,第一法则定义的物理伤害,已延伸到了精神伤害。

……

这只是其中一个故事。

这本书就是一边在故事里颠覆和推翻三大定律,一边又让主角们慢慢去利用三大定律将之解锁掉。

三大定律可引发无数逻辑。

阿西莫夫的九个故事就是这样,通过不同的场合寻找逻辑检验上的极限与边缘,讨论了机器人在无法实现人类指令时的反应。

看到最后你会发现:

这些机器人种种看似不合理行为的背后,必然可以用三大法则来解释。

换言之。

中的九个故事,核心冲突都源于对“机器人三大法则”的漏洞捕捉。

解锁过程中。

读者会跟着主人公们,一起经历一场场幽默风趣的科幻式推理。

也许机器人有一天会产生智慧、会自己思考,只要依靠这一法则来禁锢人工智能的思维,他们就不会威胁人类的主导地位。

不过。

虽然这三条定律看起来堪称完美,完全是为了保护人类才做出的规定,但“人类的整体利益”这种混沌概念,无数年来连人类自己都搞不明白,更不要说那些机器人了。

就像威尔史密斯说的:

有问题的不是机器人。

科技本身也不是问题。

人类的逻辑极限才是真正的问题。

如果运用好三大法则,问题就可以解决。

比如林渊在思考中正在写的第二个故事《环舞》。

故事发生在水星。

机器人斯皮迪接到指令去高温的日照面采硒却迟迟没有返回。

水星上的鲍威尔和多诺凡急得要死。

因为没有硒来恢复太阳能电池板他们就只能原地等死了。

两个倒霉鬼只能骑着老式机器人来到斯皮迪附近,结果却发现斯皮迪变得疯疯癫癫。

原来。

因为硒矿池中的高温一氧化碳对斯皮迪的铁质身体有损害,触发了机器人第三定律的自保回路。

而他收到的采硒指令优先级不够高,所以关于服从的第二定律强度不够。

二者冲突导致机器人始终在硒矿池外围不停绕圈环舞。

卡bug了。

鲍威尔无奈之下只能赌一赌机器人必须保护人类的第一定律,穿着太空服走上高温区。

快完蛋的时候。

机器人斯皮迪察觉到人类有危险,成功触发了第一定律的回路,脱离了之前的冲突循环,冲过来救下了鲍威尔。

鲍威尔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