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她保证:“别怕,只要有我帮你撑腰,谁都不能伤害你!你妹妹很快就会回来。”

陈真心下动容,鼻子微微发酸。

这一个多月来,她每天都活在担惊受怕、水深火热之中。

今天头一次尝到了解脱的滋味。

“你敢——”苏向文肿着张猪头脸,还在那叫嚣,“该死的贱人,你该出卖我,把我害的这么惨,我苏家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你妹妹也是小贱货——”

听到他还敢羞辱自己的妹妹,陈真眼神一变,猛地抬起脚来,对准他下半身的要害狠狠一脚踢了上去。

“啊!!!”苏向文死都没想到她会来这一手,疼得目眦欲裂,脸色涨得青紫,倒在地上来回打滚,好像要废掉了一样。

身后那群公子哥更是吓得一哆嗦,下意识伸手捂住了下身,脸上写满了惊恐。

现在的女人,都怎么彪悍的吗?

感觉再也不敢胡乱招惹了。

就在这时,秦陶陶的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

福管家不愧是精英中的精英,办事效率惊人,很快就找到了陈真妹妹的行踪,已经把人安全带出去了。

秦陶陶满意点头,看向陈真:“小香已经找到了。”

“真的吗?”陈真激动地差点哭出声来,“谢谢,谢谢你!秦小姐,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不会忘记的。”

秦陶陶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脑袋,低头俯瞰着死狗般的苏向文,冷冷道:“苏二少,先前我给过你机会,你本来只要夹紧尾巴做人,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可既然你不想做人,我成全你。”

话落,她拉着陈真转身离开。

苏向文双目猩红,怨毒地望着她的背影,下一秒就被景御宸一脚踹翻。

景御宸最后冷睨了包厢里的人一眼,跟在秦陶陶身后离去。

……

等人一走,包厢里的人连忙围拢过来,“二少,您没事吧!”

“秦家小姐简直太过分、太狠毒了!”

“快,叫救护车,把二少先送去医院再说。”

“我不会放过她的。”苏向文痛苦得捂住胸口,感觉肋骨都断裂了好几根,呼吸都变得艰难无比,却还是咬牙切齿道:“她有录像又怎样?那算什么证据,只要我说我喝醉了在胡言乱语,再找最厉害的律师,谁又能给我定罪!”

他笑得一脸狰狞,“我要报仇,我要她付出代价,敢这么对待我,只有死——”

结果就在他最后一句话音落下的瞬间,包厢的门再次被人踹开,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别动!有人举报你们强迫少女、绑架未成年,聚众嫖、娼,都跟我们往警局走一趟!”

苏向文的笑声戛然而止,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都没来得及处理伤口,就被强制地带往了警局。

警当然是秦陶陶的,从得知陈真受到苏向文逼迫威胁,她就已经想好了处理方式,这下子再加上他们在包厢里的谈话录像,可以作为证据提供给警察。

不过就算这样,秦陶陶也知道不一定能给苏向文定罪,除非有更加决定性的证据。

把陈真和妹妹平安送回家后,秦陶陶侧头看着景御宸,“今天你出现得实在太及时了,就像是提前知道我有危险一样,莫非你在我身上装了什么感应雷达?”

“也许是我们心有灵犀。”景御宸像是在开玩笑,可语气听起来又挺认真的。

秦陶陶啧了一声,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看不出来,景先生现在变得这么肉麻了。”

景御宸状似无奈地回头,拍了拍她的脑袋,“帮助别人之前,你得先注意自己的安危。”

“我当然是提前做好准备的,要是你不出现,我也准备了一批保镖,一定把苏向文打得满地找牙!”秦陶陶说着做了个挥拳的动作。

不过……进入剧情这种突发事件,也不是她能控制的嘛!

有时候某个人物,只在剧情里被提到一两次,如果不出现,她脑海中根本想不起来。

只有见到本人,或者触发了那段剧情,记忆才会逐渐清晰。

每当这时候都觉得特别无力,幸好,每次都有景御宸。

山村翁熄粗大乱|野外亲子乱子伦长篇小说

这个工具人用起来是越来越顺手了。

想到这里,她不免还有点小嘚瑟。

“看来,你是把我当成了工具人?”景御宸拍着她脑袋的手一顿,幽幽的声音随即从她从耳边响起。

可把秦陶陶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

“难道不是?我的价值等同于保镖,那是你说的。”景御宸放下手来,凉凉地扫她。

秦陶陶想也没想地反驳,“才不是,你可比保镖有用多了,最主要还不收钱就办事!”

景御宸:“……”

“咳……我不是那意思。”秦陶陶讪讪一笑,“我的意思是,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心地善良……”

“彩虹屁大可不必。”景御宸嗤了一声,“以后不妨来点实际行动。”

“实际行动?”秦陶陶愣了一下,不知脑补了什么场景,脸颊上泛起了一层红晕。

景御宸俯身凑近她,“你在想什么?”

秦陶陶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脑门撞在了车窗上,疼得嘶了一声,顿时就打断了那些旖旎的想法。

“你说话就说话,突然靠近干什么,想非礼啊!”她气呼呼地抱怨。

“我没那么饥渴。”景御宸挑了下眉,示意她看向窗外,“你到家了。”

秦陶陶一回头,就看到自家弟弟站在门口,抱着手臂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哦,车子你就开回去吧!”话落,秦陶陶打开车门就直接下去。

景御宸呢喃了一句,“小没良心的。”

随即又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看着她的倩影,一路目送她跟秦夏打打闹闹地回到家中,这才驱车离开。

“你说说你,这么晚了上哪去鬼混了!不是说好周五回家陪爷爷吃饭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