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贞国拍着胸脯道,“不行的话,我可以替各位伤员安排专业点护理人员,费用自然由我们买单。”

“不用不用!”石十四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哦对了,我们的训练场里面的设施也是被你们的人弄坏了,需要重新修缮一下。”

“这些家伙真是破坏狂。交给我,我替你们找装修公司。最好的篮球装备走起!”

“金老板果然是有担当之人啊!”石十四微笑道。

金贞国看到石十四的笑容,背脊有些发凉。他试探性地问道:“不过这些费用大概需要多少?”

金贞国也怕石十四在里面再做什么文章。

“我粗略地算了一下差不多9万多点的样子吧!”石十四想了想说道。

“才这点钱啊!”金贞国差点脱口而出,这下他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

“石先生,您果然是明事理之人!”金贞国感动地说道,“那我们这边也就凑个整,给你们十万作为总赔偿吧!”

“金老板爽快人。”

“那回头我把钱打在您户头上,如何?”

“不急,这赔偿金还没有算完呢!”石十四突然来了一句。

“没有算完?”金贞国的脸色由晴转阴,“您刚才不是已经把该赔的费用给算完了吗?难道还有其他都钱?”

“刚才的费用确实是那些。但是金老板,身为国际大老板,这‘精神损失费’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啊!精神损失费!”金贞国也是额头直冒汗,“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

“金老板,怎么样?这精神损失费该不该赔啊!”

“那确实是应该。几位先生受到了我方惊吓,这钱该赔。”金贞国话锋一转道,“不过石先生,这精神损失费很难界定,不知道需要我们赔偿多少?”

“这个数!”石十四伸出一个指头。

“一百万!”金贞国也是心头一紧。不过这一百万对他来说,也算是九牛一毛。

“算了,花钱买个安心,一百万就一百万吧!”金贞国说道。

“谁和你说是一百万的!”石十四眉头一皱,“难道我的那些队友就那么不值钱。知不知道,他们的身心可是遭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难道你要一千万!这可是有点.......”金贞国的手也在颤抖。不过一千万能买个安心,他还算是勉强可以接受。

“不好意思,是一个亿!”石十四面无表情地说道。

“什么?一个亿,你怎么不去抢!”金贞国也是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站了起来。这石十四的要价也是超出了他的底线。

“金老板,怎么突然变卦了。你这是诚恳道歉的态度吗?”石十四眯起眼睛,满天的杀意一下子充斥了整个办公室。

强大的压迫力,又是将站起的金贞国给压了回去。

金贞国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对手,可不是心平气和来和他谈判的。石十四就是来抢钱的。

而且对付强大的实力,令他没有任何拒绝的资格。

“那一个亿就一个亿吧!”金贞国的心在滴血,“这个钱差不多是他们娱乐中心一年多营收了。”

“这还差不多,金老板真是聪明人。”石十四道,“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之前的十万就权当折扣优惠,用不着偿付了。”

“石先生真是大度啊!”对于石十四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德性,金贞国是敢怒不敢言。

“那就请金老板现在就付款吧!这样我们球队和你们娱乐中心就两清了。”石十四也是催促道。

“啊呀!石先生,我差点忘了,今天是周末,我们高丽银行不开门,所以.......”

“金老板,我可不是那穷乡僻壤来的。这种小伎俩就不要拿出来丢人了。难道不能网上转账?”

“狡猾的家伙!”金贞国无奈,只能拿出手机,打开了手机银行。

像他们这种等级的客户,银行可是24小时服务的。

几分钟以后,石十四也是收到了通讯器里面司徒允儿道声音。

“十四哥,那家伙的钱转过来了哦!”

“不错,还算识相。”石十四点点头。

“那石先生,我们之间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下回还请到我们娱乐中心光顾啊!”金贞国嘴上这么说,心里早就将石十四列上黑名单了。

“你们这个娱乐中心其实没有什么好玩的。”石十四道,“对了,那100亿记得后续打到我的账上,那么一大笔钱估计你们需要一点时间筹集。所以我就逼你们现在拿出来。”

“100多亿?”金贞国脸色大变,“石先生,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谁和你在开玩笑。”石十四沉声道,“难道你忘了之前我们参加的两个竞斗场的比赛。不说那些出场费,就是我们押注的金额,按照赔率偿付,应该差不多这个价吧!”

“什么?”这下金贞国可傻眼了。他可是彻底把这件事情给忘掉了。之前石十四几个人可是在竞斗场里面投注了几千万。按照赔率一算,这100亿还真是只少不多。

“开门做生意,讲究一个信字。金老板,我不会逼你太紧。分期付款也可以,反正留个借条吧!”石十四的笑容,此时在金贞国看来也是如同魔鬼一般。

无奈之下,金贞国也只能写下借条,又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这笔赔偿金后面将分十年还清,每年要付10个亿给石十四等人。这一下,基本上把金贞国这多年来在这片土地上赚的钱给掏空了。

“石先生,这钱都赔完了,我们应该两清了。”金贞国道。

“钱方面确实两清了。但是这打人的人还没有绳之以法,我怎么能走呢?”石十四玩味地看着金贞国。

“你还想怎么样?”金贞国使劲攥着拳头,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太大太粗太硬了我受不了:穿越山村共妻 纯肉

“不想怎么样,我只是和你掰扯掰扯道理罢了。”石十四笑着说道,“知不知道根据《民法典》的规定,故意伤害我国公民构成轻伤的,可以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现在我劝你还是把打人者交出来,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让我把人交出来?”金贞国道,“我们可是高丽人,你们国家队法律难道还能制裁我们?”

“你说什么?”石十四面色一沉,“不要给脸不要脸。在我们的土地上利用我们提供的优惠政策赚着我们国民的钱,私底下还在干着见不得人的不法勾当。难道我们国家的法律还管不了你们不成?”

“我们是伟大高丽民族,你们无权对我们进行审判。不要以为现在你们国家上来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金贞国此刻确实被激怒了。

“没错,确实没有什么了不起。但至少我们的土地上,驻扎得只有我们自己的军队。”

“你放肆!”金贞国大喝一声,从桌子下面的暗格内抽出一把手枪指着石十四。

谁知就在这一瞬间,石十四一个闪身来到了金贞国面前。

不等这个高丽老板开枪,石十四直接将手枪的枪管给掰弯了。

“什么?”金贞国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一下子就吓傻了。

原来从一开始,石十四就注意到金贞国的小动作。

这个高丽老板表面上虚以委蛇,实际上暗地里伸手打开了暗格,准备找准机会给石十四一记冷枪。

只可惜他还是太低估了石十四的观察力和反应速度。

“你这个家伙还私藏枪支,这在我们国家可是重罪,可不是靠金钱就能解决的。”石十四冷笑道。

“你这个家伙,我和你拼了!”金贞国彻底失去了理智,他不顾一切地一头撞向了石十四。

不过这种攻击实在是徒劳无益。

石十四飞起一脚就将金贞国给踹回了沙发上。

“哦哟哟!”金贞国这一摔,也是被摔得眼冒金星。他只觉得整个人都快要散架了。

但实际上石十四还算是留手了。

要知道石十四现在的“霸腿”可是连MR.Q金属战甲都可以踢穿。刚才那一脚,他只要稍微用点力气,就能让金贞国整个人都散架。

与此同时,办公室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哈哈!终于来援兵了!”金贞国也是高兴地说道。

可等办公室门被推开后,进来的人却再次让金贞国跌落谷底。

因为那些人不是别人,正是范烈牙和一干受了欺骗的竞斗者。队伍前面,那射箭竞斗场的第二人,韩寅宰身上缠着纱布,显得格外激动。

要知道眼前的这个金贞国就是依靠谎言摧毁其梦想的恶魔。今天他和这些竞斗者一样,都是像这个骗子来讨债的。

“那范烈牙,这个人我就交给你们了。这怎么说也是你们民族内部矛盾。”石十四说道。

“多谢石先生了,大恩不言谢,我们这些人都会把您记在心里。”范烈牙也是做了一个捶胸的动作。

“你们这些人,怎么帮着一个外人来对付我啊!”金贞国朝着范烈牙等人怒吼道,“我才是和你们一个民族,都是土生土长的高丽人啊!”

“呵呵,我们高丽民族可没有你这样数典忘祖,欺骗自己同胞的卑鄙家伙。”韩寅宰冷声道。

金贞国见此情景,也是立刻软了下来。

“各位英雄,有事情好商量,何必动刀动枪的呢?”

“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