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些女生重新燃起极大兴趣,元旦假期过后,纷纷再次展开行动,送情书,装偶遇找机会要联系方式的女生不少,有胆大的女生甚至直接来班级找人。

也有一些女生做得比较含蓄点,比如说来请帮忙拍摄视频,或者来给做美术模特等等,总之想以帮忙合作的方式接触,提出会给予一定报酬。

要是换做一般人,如此受女生欢迎,说不定笑得合不拢嘴,不说全盘接受,怎么得也要找几个身材样貌不错的女生做朋友。

可是对白不为来说,这些都是烦恼,不是说心中对于异性没有想象和兴奋,也不打算一辈子不找女友,只是暂时觉得还不到时候,谈对象什么的,远没有修行来得重要,何况也不适合和一般女生谈对象。

这些女生,不管家庭条件如何,都是些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坏心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吗,不能苛求,所以白不为不好动用非常规手段阻止对方的行动,只能不厌其烦地装冷酷,竭力切断对方的小心思。

虽说前来抛橄榄枝的女生大多热情大方,敢爱敢恨,也不缺乏追求美好事物的韧性,但面对白不为那冷冰冰的态度,几次过后,觉得没什么希望,纷纷退去。

当然,也有少数女生打着放长线的想法,不急不躁不放弃,决定以春风送暖的方式慢慢融化这块寒冰,即便最终融化不了也没什么,就当是不给青春韶华留遗憾。

对于学校很多女生对白不为感兴趣或心生爱慕一事,老同学兼好朋友顾小雅自然也知道,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对白不为说,要不我们两个假装男女朋友吧,这样可以让不少看上你的美女同学死心,省去不少打扰。

顾小雅的身材样貌气质同样上佳,一直以来不缺追求爱慕者,进入安平大学后更是如此,不少男生经常停留在女生宿舍楼下,或者去大气环境专业班级附近溜达,就是为了一睹其风姿。

一些自认各方面条件不错的男生,更是直接展开猛烈的追求,送花送早餐送名牌化妆品等等,也有装文艺的在其宿舍楼下弹琴唱歌表达爱意。

其中也不缺乏一些二代们,开着豪车,带上名贵的礼物去找顾小雅示爱,苦苦哀求答应做其女友,品德有缺的二代甚至还想拉着顾小雅去游玩,然后再借机下手。

然顾小雅家世不错,凭借家中给予的能量液以及白不为当初送予的野山参,身体素质和机能产生巨大变化,不仅修炼古武有成,而且连元水真经也堪堪入门。

因而,原本就眼光颇高的顾小雅对于一般男生自是看不上,何况心中一直对白不为有极大好感,对于那些追求自己的男生一律冷脸拒绝,至于那些想要玩些手段的二代,则出手稍稍惩戒。

某种意义上来讲,太过优秀的男性和女性,只要不是随便之人,都会因异性的关注过多而烦恼,顾小雅和白不为两人就是如此,甚至顾小雅面对的异性困扰还要多于白不为,毕竟,男生要更加主动些。

所以,元旦假期过后,听说白不为这边再次遭遇众多女生的追求,顾小雅才提出了假扮男女的建议,当然能够假戏真做更好,如此不仅可以避免一些异性的追求困扰,也可和白不为建立更多的联系。

白不为的想法则不同,认为男女朋友这样的事,真的就是真的,没必要假扮什么的,暂时也不想谈对象,还是等毕业以后再说。

何况以前高中时期没有接过顾小雅抛出的橄榄枝,就是因为顾小雅的追求者众多,倘若与其成为男女朋友的话,说不定麻烦会更多,而白不为最怕的就是麻烦。

因而没有接受顾小雅的建议,言道:这些困扰算不得什么,时间长了就会平息下去的,年轻人的热度来得快,去的也快,再说马上就要寒假了,不用再担心这些。

除了安平大学中白不为的迷妹增多外,一些社会人士逐渐发现在安平大学还有这么一个优秀的男生,各自怀着不同的目的,守候在安平大学门口,希望和白不为见面聊聊。

其中有一些来自娱乐经纪公司的人,目的和当初的关欣然一样,想要签下白不为做公司艺人,也有一些社会上的小太妹,想要拿下白不为做男友,甚至有一些富婆开着豪车,带着司机保镖前来,想要包下白不为。

对于这些让白不为有点哭笑不得,也有点不厌其烦,自然是严词拒绝,好在有神识和强大修为在身,随后出校门之前都会提前神识扫视一番,再想办法避开骚扰。

社会上那些人士不同目的的骚扰,白不为都有办法避开或解决,实在不行还可以暗中动点手段,稍微给这些人找点麻烦,使其无暇分心关注己方这边。

然大学校园内的麻烦一时之间却不好平息解决,而且事情逐渐演变成为了另外一种烦恼和麻烦,还不得不正面应对解决。

安平大学的女生不少,其中不乏各方面都极其优秀的女生,这些女生或多或少都有男生的追求,那些名花有主的还好些。

头钻裙子底下喝蜜汁(娇喘吁吁)最新章节列表

个别眼光颇高,名花无主之人,面对男生的追求和骚扰,也有些不厌其烦,不知怎么的想,最后拿白不为做挡箭牌,言道我看上他了,你们就不用多想献殷勤了。

如此一来,一些明事理的男生往往会暂息心中想法,或者全然不顾,继续追求心中的女神,而一些不明事理的男生,则把追求女神不顺利的怨气撒到白不为身上,想要找点麻烦。

这天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白不为和关飞拿着书本和笔记准备回宿舍,就被一群陌生男同学堵住,领头的人叫刘明,手指着道:“你就是白不为吧,听说武道实力不错,敢不敢和我们练练!”

“没兴趣,”白不为冷脸回应,心中有点莫名其妙,拉着关飞就想从旁边离开。

“是没兴趣,还是不敢啊!”

刘明带着人再次拦住去路,盛气凌人地道:“悠悠把你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说是完美男友对象,我看你就是没卵蛋的小白脸吧,哈哈。”

关飞看不过去了,怒道:“就凭你们,还没有被我兄弟放在眼里,那是不屑于比试,还有,你是谁?悠悠又是谁?看来你们是因为她才来找我兄弟的吧!”

“这是我们明哥,出生武道世家,实力强大,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比的!”

不等刘明回应,其身旁一位跟班小弟就开口介绍,有点审视地看着白不为继续道:“至于悠姐是我们认定的大嫂,也是美术系的系花。”

“悠悠就是因为你,最近才屡屡对我冷淡,”刘明再次手指着白不为,不忿道:“我想不通你这小白脸有什么好的,所以来找你练练,顺便也让你长点记性,今后离悠悠远点。”

屡次被挑衅,泥人都有三分火气,即便白不为脾气再好,也有点动怒,虽说怕麻烦一直比较低调,可当麻烦找上门时,无须低调忍耐。

于是,白不为将手中的书本交给一旁的关飞,冷眼道:“我不喜欢被人用手指着,放下你的手,你要练练,那么就练练,一起上吧!”

“狂妄!”刘明自小习武,家世也不错,有着凡武六段的实力,闻言大怒,握拳进步前冲便砸向过来。

只听“啪”的一声传出,让刘明震惊的是,砸出的铁拳,竟然被白不为伸开五指握住,并且从指间上传来巨力,捏得拳头生疼,当即变招屈膝顶向对方腹部。

刚才白不为其实有所手下留情,不然,捏爆对方的拳头不是什么难事,眼见对方不领情,反而继续发出攻击,不想再做过多纠缠,左手握拳轰击在攻来的膝盖上,右手顺势一拉一带将对手绊倒在地。

“啊,”膝盖上传来的巨疼使得刘明忍不住痛呼起来,接着被直接拉倒在地来了狗吃屎,使得刘明面色通红,心中惊慌不已,知道遇到难以匹敌的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