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离开过你的身边, 哪怕,几秒钟时间!”林琨再次问道。

“离开我身边,几秒钟时间……”

聂小月的思绪,拉回到一路上的所有细节。

顿时,想到了林琨来之前,那个声称老婆马上要 生孩子的男人。

“有,如果这药丸被调包了的话,那就只有那一个 可能!”

聂小月神情一震,连忙把之前在机场发生的事情, 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

“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他了! 林琨眯缝着眼睛。

虽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而且,还是在聂小月的 眼皮子底下,换掉那颗药丸,有那么一点困难。

但是,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

对一些手法高超的人来说,轻而易举就能做到。

“我们继续走吧!”

朝后视镜望了一眼,林琨发动了车子,继续行驶 起来。

“之前,你被人跟踪,再加上,药丸被人调包,你 觉得,会是什么人做的? ”

林琨缓缓出声。

“什么人做的? ”

聂小月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无论是出发时被跟踪,还是刚才药丸被调包,很有 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

但是,一时半会间,她也想不出来。

会有谁,对她爷爷不利。

甚至,还想嫁祸给她!

“这种事,最好从你身边的人开始调查。”

见聂小月脸上的难色,林琨不得不提醒了一句。

“我身边的人? ”

聂小月恍然。

但是,身边的人,也都是她的亲人。

实在不想去怀疑,做出这种事情的人是他们。

但是,综合各方面考虑,似乎也只有她的亲人,可 以做到这一步。

无论是爷爷病情的突然恶化,还是到现在,她手中 的续命药丸被调换。

都表明了,是一个熟知她动向的人所为。

而她在回来之前,已经给她父母打过电话。

不过,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她父母的电话,也可能被监控。

“我实在想不出来。”

聂小月咬着牙,摇了摇头。

“如果想不出来,那我们就只能引蛇出洞了!”林 长青玩味笑道。

顿时,聂小月的目光望了过来。

“引蛇出洞?要怎么做? ”

“要怎么做,就要看你手中的那颗药丸了。”

林琨目光一凝。

“你仔细说说!”聂小月赶紧问道。

“我怎么做,到时候,你看我眼色行事就可以了!” 林琨淡淡道。

随即,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驾车当中。

到达聂小月家别墅的房子,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

相比起一般的别墅,聂小月家的别墅显得要格外雅 致,古朴。

“你们家族,似乎,也不简单啊!”

望着眼前的别墅,林琨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 道。

“我们聂家,也算是一个古武家族吧,不过,只能 算是落魄的古武家族了!”

聂小月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一抹黯然。

虽然,对古武家族她没有多少喜欢。

但是,毕竟也算是一种荣耀。

尤其,是他们现在落魄之后,被别人各种刁难。

各种问题,都接踵而至。

让她体验到了,落魄的古武家族,有多么的困难。

如今,作为古武家族的顶梁柱,她的爷爷,也出现 了问题。

可以预见到,一旦她爷爷真的走了,那么,她们聂 家,必然会更加的举步维艰。

原先对她们聂家虎视眈眈的势力,恐怕会更加的变 本加厉。

说不定,直接把她们聂家蚕食殆尽,也不是没有可 能。

“走吧,我们先进去吧!”

将思绪先抛开到一边,聂小月说道。

“好。”

看出聂小月眼中的忧虑,林琨也没再多问。

跟在聂小月的身后,径直走了进去。

“小月,这个人是谁? ”

就在这时,一道质问声音突然响起。

只见一个国字脸的年轻男人,眼中透着打量的盯着 林琨。

“他是林琨,是接我过来的!”

聂小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2022最好看(地铁里做了一次又一次h)全章节阅读

“林琨?你和他什么关系? ”

聂风云脸色依旧充满了质疑。

丝毫没有因为聂小月的解释,而有半点的松动。

“就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林琨主动的伸出了手,说道:“听说你们聂老爷 子身体抱恙,恰好我懂一点医术,所以,就顺便过来看 看。”

“你会医术? ”

聂风云一脸怀疑神色。

看林琨的样子,年纪似乎还没有他大。

会医术?

就算学过,恐怕也就是一个实习生的水平而已。

清水市所有名医都束手无策,他还能更厉害,提出

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不成?

光是想一想,就知道绝无可能。

所以,他毫不留情,直接冷笑一声,

“你的好意,我们聂家心领了。不过,我爷爷身体 实在不大舒服,不能见客。所以,只能说声抱歉了!”

聂风云说的平淡。

但语气中的拒绝意味,却是不加丝毫掩饰。

“大哥,就让他试试吧!爷爷已经那个样子了,现 在不是纠结他行不行的时候啊!”

聂小月看出了聂风云对林琨的不信任,连忙解释。

虽然,她对林琨的医术也不太相信。

但是,她相信林琨的人品。

和林琨相处时间不多,并且,林琨对她也相当 的不耐烦。

但是,林琨给她的感觉,却值得信赖。

“哼,爷爷的生命安全,绝对容不得半点疏忽。如 果出了问题,我们谁也担待不起!”

聂风云一脸严肃,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大哥!”

聂小月咬着牙,想要再劝。

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劝。

她这个大哥,向来倔强。

只要认定了的东西,就不会轻易更改。

所以,一时间也拿他没有办法。

“哟,这不是小月嘛,这两天去哪儿了?爷爷病情 都已经这么严重,还到处去玩,这做的可是不对啊……”

就在这时,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

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正似笑非笑的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