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母说道,“再说你哥做事一向有分寸,他跟她结婚肯定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邵紫晗问自己母亲,“哥昨天晚上回来怎么跟您还有爸说的?”

邵母目光朝邵父看了一眼。

邵凌晖昨天晚上回来已经大醉,问他,他只说了一句,如果反对他可以马上离婚,但以后就不要在他面前谈结婚的事情。

邵凌晖今年都三十一岁了,他感情生活一直是迷,外界甚至有人说他取向有问题,所以邵家夫妇也就不敢多言。

面对邵紫晗的疑问,邵母原本想求助一下邵父,见邵父一上车就闭目养神她只好说道,“你哥娶这个夏越也是为了你跟宁申好,现在她是你大嫂,宁申以后是你老公,这种关系以后她不可能再打宁申的主意了。”

“妈您这么想就错了,现在她进了我们家门就更有机会接近宁申了。”

“有机会接近那徐宁申就让她接近了?”闭目养神的邵父突然开了口,“紫晗,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好好想想徐宁申这个人值不值得你托付终生而不是因为一个夏越在这里发牢骚。”

“爸,我怎么是发牢骚呢,我这是在提醒你们哥有可能是被这个叫夏越的人给骗了。”

“这你就不用担心,就算骗也就骗点钱,以后他们离了婚吃亏的人不会是你哥,这世道离了婚的男人只要有经济基础一样可以娶没结婚的女人,但女人一旦离了婚就不好找了。”邵父严肃地看向邵紫晗,话里有话的提醒。

“……”邵紫晗只好闭嘴。

她也知道她跟徐宁申的婚事邵家并不看好,要不然也不会选择先订婚。

而且她也清楚,徐宁申虽然一直没有回应夏越的暗恋但是他也没有拒绝,不拒绝代表着留有余地。

徐宁申心里有没有夏越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这,其实才是邵紫晗最担心的事。

体育生的欲乱H文|爸爸说家里没人的时候可以做

她可不想自己花尽心思得到的爱情被一个女人给搅黄了。

邵紫晗跟徐宁申父母见面的地点选在一家豪华的餐厅。夏越跟着邵凌晖身上步入餐厅时,徐宁申已经在门口笑脸相迎。

今天他穿一件淡蓝色定制衬衣配一套墨绿色西服,让原本干净俊朗的脸更显得神采奕奕。

过去,夏越很喜欢看他笑,他一笑仿佛天下间繁花似绵春风拂面。

但现在他的笑再也燃不起夏越心中的涟漪,原来不爱一个人也会在一瞬之间。

“邵伯伯宋阿姨!”徐宁申跟两位长辈问了好,然后十分亲昵地伸手揽过邵紫晗的腰,这时他才把目光投向邵凌晖。

和邵凌晖身后的夏越。

“大哥,夏越。”

不得不说几年的职场沉浮让徐宁申变得喜形不于色,跟夏越打招呼时他完全没有昨天下午到出租屋找夏越时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