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开始自动收紧,将张开远的道袍割破,甚至进入到了他的皮肤。

听到这里我有些替张开远担心。

果然,他接下来说得话印证了我的想法。

最后的蛛丝上面附着的黑色液体,在进入到张开远的皮肤后,紊乱了张开远的行气,⑩他全身无力。

张开远用尽最后的力气,将仅存的行气控制着自己的佩剑,将蛛丝从外部刨开才得以自救。

之后的张开远便开始神志恍惚,在他即将昏迷过去之前,张开远用道家秘术,向周围发出信号。

此后的事情张开远就不得而知了,等他再次醒来,已经在龙虎山的天师府内了。

醒来之后,老天师告诉张开远,他这次昏迷主要是因为蛛丝上面含有剧毒。

奇怪的是蛛丝上面附着的毒液竟然是一种蛇毒。

“蛇毒?蛛丝上带着蛇毒?”我不敢置信的重复了一遍张开源的话。

“没错,就是蛇毒。”张开远肯定的回答道。

据天师府内的堂主判断,这种蛇毒是一种名叫圆斑蝰蛇的毒素。

我惊讶,要知道圆斑蝰蛇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圆斑蝰,又称百步金钱豹、卢氏蝰蛇(鲁塞尔氏蝰蛇)、锁蛇,是蛇亚目蝰科下的一种有毒蝰蛇。体粗壮,全长1m左右。头较大,三角形,前端较窄,后端较宽;鼻孔大,背位,无颊窝,头背为小鳞,起棱。

这种毒蛇已经被列为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内。

以前这种蛇在福建,台湾,广西等地都可以看见。

但是现在却难得一见了。

因为圆斑蝰的毒素有两种,一种是出血性毒素,另一种是神经毒素,能具备这两种毒素的蛇是十分少见的。

因此圆斑蝰曾经被大肆猎杀,以防有人中毒。

竟然有人能弄到圆斑蝰蛇,而且还能将毒素提炼出来附着在蛛丝上。

一切都太过离奇了。

我连忙问张开远现在怎样?

“小友放心,天师府药堂的堂主已经帮我解了毒,但还需要恢复几天,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告诉小友万事多家小心。”

我说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坐在床上愣了很久。

不过竟然张开远没有问题,我也就放心了。

心中悬着的一个石头也算了落了地。

其实我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我对张开远的态度才悄然的变化着。

吃过早饭,想着下午沫沫就要过来取蜜袋鼯,我也准备动身到机场接货。

路过王叔的面馆,店门依旧锁着。

看来王叔还没有营业,虽然可以从后门进去,想了想,还是回来之后再找王叔说说最近的事情。

从机场回来,手上抱着两个培育箱,里面两只小家伙安然无恙。

回答店里,沉睡的小不点突然从屋里跑了出来,努着鼻子跳到我的肩上。

探着头往我手里的箱子看。

看它口边流出的那一串亮晶晶的口水。

我拍了拍它的脑袋:“这可不是买给你加餐的。”

小不点听懂了我的话,又是回头幽怨的看着我。

我将蜜袋鼯放在给沫沫准备的保温箱里,再次检查了一下他们体征,确认没有问题,可以出货。

我给沫沫发了短信,告诉她东西已到。

去了趟机场在折腾回来,时间已经来到下午一点多,我以为沫沫应该还在上课,没想到短信刚发出去,就收到了回信。

沫沫连发了好几个表情,告诉我下午4点半,她会准时到。

心想这小丫头上课还带着手机?

刚要放下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喂,王叔。”熟悉的号码,王叔平时很少给我打电话,因为离得近,我又时不时的过去蹭饭,所以有什么事一般都是当面说的。

王叔:“白小子,回来啦?”

揉搓 乳尖 啃咬 蓓蕾|极品翁熄合集txt

“是啊,昨天刚回来的,今天去机场的时候还想去看看您的,您没开门,我就回来了。”

“怎么了,王叔,是有活了么?”

王叔:“还是你小子聪明啊。我这到是有个活,可能要麻烦你一下。”

麻烦我?王叔一般不会这么说,看来雇主和王叔应该认识。

“您说。”我听着电话,拉过前台旁边的椅子坐下。

拿出我的工作记录本。

这个工作记录本是专门用来记录和王叔的合作的,这也是我的一个习惯。

王叔说这次的事情有点麻烦,出问题是王叔早年学艺时的一个同门,算作是师弟吧,叫做张亮。

之前在同门的时候两个人关系很好,差不多是同时拜师学手艺,所以两个人一直都是亦敌亦友。相互切磋,也相互扶持成长。

曾经拜过把子,后来两个人还一起经营过一个小餐馆。

小餐馆也是干的有声有色,很多人都慕名从很远的地方过来,就为了尝尝两个人的手艺。

几个月之间小餐馆就称为了特色餐馆,有点像现在的网红店。

也正因生意越来越火,两个人出现了矛盾。

张亮一心想要借着餐馆火起来的劲头儿,开设分店,但王叔觉得还为时过早,应该先稳定稳定,等到时机合适在做打算。

两人因为这个事情有了隔阂。

但当时王叔是主打,很多事情没有王叔的同意,张亮一个合伙人也无权决定。

到最后张亮一生气,自己出去单干了,王叔因为兄弟反目的事情,也挺受挫,就将店面改了,改成了现在的老王面馆。

我也问过王叔为什么当时不继续经营餐馆,也许要比现在的面馆还火。

王叔说,那是因为餐馆里很多的菜都是他和张亮一起研制的,但两个人当初就商量好,就怕以后出现矛盾,所以菜品都是两个人分别掌握一部分。

比如一道菜品需要的汤底是王叔负责,那么用到这个汤底烧制的菜则是张亮负责调味。

这样大家都有自己的底牌,防止对方独占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