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华气得浑身发抖。

“你,你个骗子!我不是给你送礼的,我是送给夏凉夏先生的!”

夏天南顿时奇耻大辱。

“什么?你,送礼还有往回要的?你这不是当我全家打我脸吗?”

夏天南怒道。

张文华冷哼一声。

“我之前说的夏先生,都不是你,你干嘛都承认?”

夏天南当时就尴尬了,麻痹,我只想着装逼了,哪知道你说的不是我?

“我以为你说的就是我!”

夏天南恼羞成怒了。

被人送重礼,结果发现送错了,其实是给自己侄子夏凉的!

又被人夺回去!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张文华也不搭理夏天南了,直接转身,一脸恭敬将2块钱递给夏凉。

“夏先生!对不住,对不住,我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对面坐着真佛,我居然去拜小鬼!都是我的错,一点小意思,您收下,收下。”

夏凉哭笑不得。

张文华这一出戏,可真的不是他安排的。

搞笑!

夏凉摇了摇头。

“你收回去吧,这礼物太贵重,我不要。”

张文华脸皮厚,一把塞到了夏凉兜里。

“求您了!不然我在王哥面前,丢人丢大了,我这面子没地方放了,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一定要收下,不然我还怎么跟王哥处?”

王鑫咳嗽一声,语重心长说张文华。

“张老弟啊,以后拜托你做人要醒目一点。送礼呢,一定不要送错人,不然真的很尴尬!弄得我这个大哥都尴尬!”

张文华越看夏凉,越觉得夏家这年轻人,深不可测!

绝逼是底牌实力,深不可测啊!

但王鑫都说了,夏凉收购了他的公司!

连在帝都呼风唤雨的王哥,都对夏凉推崇备至!

他怎么敢不好好巴结呢?

全场,要说最尴尬的。

莫过于夏凉四叔——夏天南!

脸色憋成猪肝!

装逼,装地惨烈无比!

说好的给他送礼的大佬,结果一看到夏凉,把他的2块钱礼金硬生生抢回去,又送给夏凉!

这尼玛都是什么骚操作?

我不要面子的吗?

夏天南怒吼道,

“张文华!打人不打脸!你2块钱又拿回去,这是几个意思?明年工程不想要啦?”

夏天南开始威胁张文华。

张文华可是地头蛇,怕夏凉,但夏天南?小鬼一个,算什么?

地方上做工程的,有几个是好惹的?

他脸色一沉,冷笑威胁道。

“夏天南!你才是给脸不要脸!你自己是个什么斤两,心里没点数?我跟县长、区长都说得上话,你一个区区乡镇小公务员算个屁?我今天来是给你脸,你非要装成夏先生骗我礼金2块钱!我敢给,你敢要吗?我一个电话给你举报了!”

张文华也不客气了,直接露出獠牙!

语气森森,透出威胁。

地方承揽工程地头蛇,绝逼一方大佬!

夏天南被张文华一阵威胁,酒一下就醒了!

后悔肠子都青了!

他可知道,张文华那是跟上面很熟的!

人家一个电话,自己这点芝麻大,还想不想干了?

夏天南吓得腿肚子都抽筋了!

语无伦次。

“张总,张哥!你看我,喝了点酒,这嘴上就没把门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张哥,你千万别告诉我们科长啊~~”

夏天南越想越怕,噗通一声,居然要给张文华跪下了。

四婶也吓破了胆子,这年头要是被张文华告上去,自己老公工作保不住,搞不好还要进去的!

她还是聪明些,一眼看出张文华巴结王鑫,而王鑫巴结~~

夏凉!

夏凉,就是张文华大腿的大腿的大腿!

找夏凉,好使!

她跑到夏凉身边,各种苦苦哀求。

“夏凉啊,你赶快跟张总说说。你还不知道你这四叔啊,天杀的王八蛋啊!喝了酒,就撒酒疯啊!我几次都恨得想跟他离婚啊。”

四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算我求求你了,别让他们举报你四叔,别让这王八蛋被抓走。我和小敏娘俩全靠他呢。,小敏,还不快求求你表弟?”

小敏,名字是夏敏,是四叔四婶的孩子,是夏凉的表姐。

深一点~我下面好爽视频(同学的大乳)最新章节列表

长得很漂亮,平时也不大看得起夏凉。

但眼看自己爹得罪了张文华,被人拿住小辫子,要丢工作送进去,表姐也慌了神。

“夏凉,姐知道你最好了。我爹他酒后不积口德,求你救救他吧。”

夏敏也哭了。

夏凉大伯额头青筋,站了起来。

走到如丧考妣的夏天南面前!

突然一脚!

踢得夏天南连连倒退7、8步!

大伯指着鼻子大骂夏天南。

“要不要脸?公开要人家贿赂?你这是犯罪!我们夏家就算穷死,也不要一分脏钱!抓他!带走!”

大伯气得要爆炸。

四婶冲上去,对夏天南又抓又骂。

“你个死鬼!我早就让你对夏凉好点,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你要进去了,咱们就离婚!”

夏天南一把推开四婶。

“滚开!臭婆娘!”

他眼巴巴望着夏凉,可怜兮兮道。

“夏凉,四叔,错了!你能不能跟王总、张总说说,放我一马行不行?”

夏凉淡淡道。

“四叔啊,你今天这个行为,确实很不好,不过呢,张总……”

话还没说完,张文华飞快道。

“夏先生放心!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冲你的面子,我也不可能对你四叔怎么样。哈哈,这事过去了,没事了!”

他恭恭敬敬将银行卡放在了夏凉的手里。

“以后,还请夏先生你多多提携啊。”

夏凉笑了笑,退了回去。

“无功不受禄,这钱我不能要。大家喝酒,吃饭!”

夏凉一句话,整个家里没人敢不听。

四叔夏天南第一个点头如鸡啄米。

“对对,夏凉说的太对了,赶快吃饭,喝酒……”

四婶却一把夺过他的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