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奥巴梅扬面前,也不废话直接一拳轰出。

“无知的华夏人!”

奥巴梅扬没有任何躲闪,反倒是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神情。

如果出手的是冷清秋,他对对方的剑气还是极为畏惧的,可如果说换成其他人还是赤手空拳,这不是找死吗?

以他万年僵尸之身,对方根本不可能破开自己的防御,而且沾染尸毒之后片刻就会化成一滩脓血。

正因如此他没有任何躲闪,让叶天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捶在了胸口。

可得意和嘲讽只维持了短短的一瞬间,当这一拳击中之后顿时神色大变。

叶天的拳头看起来平淡无奇,其实已经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将所有劲气凝聚在一点陡然爆发。

奥巴梅扬自以为得意的防御力,在这一拳面前根本就是弱不禁风,完全起不到半点作用。

只是一拳,他整个人顿时犹如炮弹一般飞了出去,胸口被硬生生的砸出一个黑洞,五脏六腑尽数被毁去。

“这……”

这时一群西方的众人都吓了一跳,要知道这万年僵尸可以说是他们最顶级的存在之一,可依旧是挡不住人家的一拳。

奥巴梅扬接连撞飞了四五个血族大公爵,这才勉强稳住身体,低头看了一眼胸口那个大洞,他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虽然修炼的是黑暗一派的僵尸功法,但他毕竟还是一个活人,如此重的伤势显然是活不下去了。

“小子,你竟然敢杀我,不过你也好不了!”

奥巴梅扬丑陋的面孔上流露出慑人的狰狞,“沾染了我的万年尸毒,你也得死!”

“想多了,就你这点儿毒,连屁都算不上。”

叶天再次隔空一拳轰出,直接将奥巴梅扬打成了满天的碎沫。

至于他所说的万年尸毒,在天魔体面前真的是小儿科,什么都算不上。

眼见着万年僵尸被打爆,桑德斯的心中一抖,虽然对方是黑暗一族,可如今大家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最关键的是,奥巴梅扬的死彻底展现出来对方的实力,虽然换了一个人但人家依旧是战斗力爆表,完全不是他们这边能够抗衡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东征大军这一边虽然有着无数的老怪物,实力强的最多也就达到大乘期的样子。

而叶不凡这边清一色的渡劫巅峰,连渡劫初期都没有,更不要说大乘期。

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单方面的碾压,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西方众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此刻一个个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再没人敢上前挑衅。

可是他们不动不等于就没有事情,司徒点墨走了出来目光无比犀利,看向黑暗世界的血族大军。

她之前曾经是血族的吸血鬼女皇,如今虽然已经改变了体质,但看在昔日的旧情份上有些事情还是要过问一下。

目光看向血族前面的三个老鬼:“现在的血族谁在做主?”

这三个上古血族原本之前见识了叶天和冷清秋的厉害,一个个都缩在后面,等着别人出头。

可如今人家直接问上门来了,他们总不能继续当缩头乌龟。

三个上古血族当中的德古拉首先站了出来,他硬着头皮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小女娃,我血族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原本他以为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对方肯定会有所顾忌,至少也会留一点颜面。

可没想到话还没说完,一只巨大的真元大手便已经出现在头顶,将他狠狠的拍在地上。

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当司徒典墨的大手收回,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个人形大坑,刚刚的德古拉竟然被直接拍到了地面下面。

周围的众人看得一阵咋舌,这可是上古活下来的老吸血鬼,论实力深不可测,怎么就被人家一巴掌给拍成这样?

最为震惊的还是旁边的另外两个上古血族,当他们看到德古拉的样子,整个人都吓得手脚发软。

正常来说,作为血族肉身极为强悍速度灵敏,上古血族更是如此。

可此刻的德古拉竟然被这一巴掌硬生生的拍成了相片儿,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作为上古血族,只要自己的本命原血在,终究还能活下来。

2022最好看(抬高她的臀部狠狠地撞入)全章节阅读

但德古拉显然已经死了,是很彻底的那一种,本命原血竟然被吸了个一干二净。

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作为血族向来只有他们吸别人的血,什么时候被人给吸过?

他们哪里知道,司徒点墨修炼的是圣血宗的功法,对于血液的操控要比血族厉害千百倍。

最关键她对这些吸血鬼的身体构造太熟悉了,随便就能抓住对方的命门所在,一击毙命。

司徒点墨神情淡然,就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甚至都没再看德古拉一眼,目光看向了另外一个上古血族米拉。

“现在的血族谁做主?”

她的声音很平淡甚至很小,可那股无尽的威压却是弥漫全场,让任何人都不敢小视。

特别是首当其冲的米拉,德古拉的相片还在旁边放着,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眼前这女人有多厉害,哪里还敢挑衅。

他没有半点迟疑,整个人腾空而起,化作一只金翅蝙蝠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是他多年的行事准则。

既然遇到强者了,逃跑是第一选项,他也正是靠着这一点才从上古活下来。

只可惜在司徒点墨面前,逃跑都是一种奢望。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司徒点墨抬手一抓,一只真元大手直接将金翅蝙蝠抓了回来,随后双手微微用力,直接扯掉了两条翅膀。

“啊!”

米拉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又化成了人形摔落在地,只是此刻两条手臂已经尽数被撤掉,留下的只有鲜血狂喷的伤口。

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

“我说,我什么都说……”

眼见得逃不掉他马上选择了低头,但司徒点墨根本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一巴掌直接拍了下来。

又是轰隆一声巨响,德古拉旁边多了一张人形相片儿,唯一的缺憾是没有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