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第三方支付成功的谦虚,需要依附一个风靡的流量来源,可以是任何即时通讯工具,也可以是流量庞大的交易平台作为依托,如果单纯的去研究一个第三方的支付系统,然后发布出去,这个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张一鸣开始考虑着,怎么才能想办法把第三方支付系统给做起来,很显然,他目前在九九房的流量想支撑起一个数据庞大的第三方支付系统,这属于天方夜谭。

“我该怎么办?”张一鸣开始认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与此同时,在理想大厦第26层的‘宜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办公的这一层,梁汝波的办公室里,黄雷正在给梁汝波汇报他的调查情况。

巴拉巴拉的说完了以后,他说道:“梁总,我目前调查到的就这些信息了。”

“嗯,我知道了,小黄,你先去忙吧。”梁汝波说道。

黄雷转身出去了。

梁汝波的心思更多的放在了他老同学兼兄弟的张一鸣身上了。

他大约能猜到张一鸣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这里边和他恐怕还有不小的关系。

一鸣本来很沉得住气,一步一步稳扎稳打,慢慢发展‘九九房’,未来不会太差,可谁知道‘宜出行’来了个坐火箭般的飞速发展,这让一度争强好胜的张一鸣坐不住了。

“哎!”梁汝波叹了口气,他也没法说别的。

有些事还得需要他自己调整心态才行。

不过一鸣要真是能弄起来别的好项目,那也是一件好事。

眼下还有很多事要谈,淘宝商城的资产评估也还没有定下来,他现在也顾不上去和张一鸣谈心了,得抓紧把这摊子事给弄完再说。

……

夏庄,月落日升,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

上午,夏泽凯带着罗希云和两个闺女从家里溜达着出来了。

一路走过来,碰上老家的父老乡亲们,夏泽凯都会热情的主动停下来去打个招呼。

碰上男的他也不管人家吸不吸烟,先掏出来发一遍再说。

碰上带着小孩子出来遛弯的,他老婆兜里的糖就派上用场了。

要是有人夸他在外边混得好,发大财了,夏泽凯也就微微一笑,其他的一概不说。

可要是有人夸他媳妇长得漂亮,两个闺女长得可爱,他心里就美滋滋的,感觉特别满足。

一路上走走停停,正常五六分钟就能到他那栋新房子这边,这回愣是花了大半个小时,一路上光顾着和乡里乡亲说话聊天了。

丫头和桐桐都等的不耐烦了,就是收获了一大把的赞美和祝福都不能抚平了她们俩烦躁的小心灵,一个劲的嚷嚷着:“爸爸,怎么还没到。”

“妈妈,还有多远呀!”

小孩子是最没有耐心的。

再停下脚步的时候,眼前就出现了一栋二层小楼,罗希云看到那栋二层小楼的第一时间就知道到他们家了。

她指着给丫头和桐桐说:“你们俩快看,那就是了。”

丫头和桐桐挣脱了妈妈的手就跑过去了。

可谁知道她们俩刚跑到新房子门口,接着又呜呜大叫着跑回来了。

“妈妈,狮子,好大的狮子,它张嘴要咬我,快跑。”丫头急急忙忙的喊道。

“爸爸,我也好怕它,它比我高老多。”桐桐一口气跑到夏泽凯跟前,伸手比划着。

罗希云瞄了一眼不远处的那对石狮子,她看了夏泽凯一眼,那眼神好像在问他:“泽凯,你这是搞哪一出啊。”

“丫头,你怎么这么胆小啊,你看看爸爸就不害怕它,爸爸还敢摸它头呐!”夏泽凯快走了几步凑过去,抬手就放在了右手边那只石狮子的头顶上了。

他回头看着丫头,笑着说道:“丫头,你看,它是不是没有咬我。”

丫头一看还真是,那个高大的狮子确实没咬爸爸,看着这里,她的胆子也大多了,试探性的伸着小手去摸石狮子。

等着她把小手放在石狮子身上时,又立马嗷嗷的叫唤起来了:“好凉啊。”

这不废话嘛!

现在可是12月份,天寒地冻,再加上这对石狮子一直在寒冷刺骨的温度里趴着,它从里到外都冻透了。

罗希云看了一眼大门,又从外边好好的观察了一下整栋房子。

她不得不承认,只要肯花钱,在乡下建别墅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总体费用还便宜好多倍!

夏泽凯学着他爸昨天晚上的操作,把大门打开了。

这又让丫头和桐桐感到特别好奇,她们俩非得想研究一下怎么开这道大门,可惜个头太小,手上的力气也不够,最后让爸爸和妈妈分别抱着看了个新鲜就拉到了。

一家四口进去了,夏泽凯昨天晚上已经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他没什么好看的了,倒是罗希云又给看了一遍,她最后感慨:“泽凯,这样装修完了,和咱们在齐城最早住的那套房子也没什么区别啊,而且面积还更大。”

夏泽凯点头:“可不就是,在乡下住着还舒坦,媳妇,我都不想回去了,怎么办?”

罗希云才不惯着他的毛病,说道:“那你自己在这里住着吧,等过几天,我带着丫头和桐桐回去。”

这是要抛弃他的节奏吗?

“……”夏泽凯立马就不讨论这个问题了。

等罗希云看完了一遍后,她问:“泽凯,咱们今天就住在这边算了。”

夏泽凯听到后,指着房子说道:“什么都没收拾呐,再说房子刚盖好没多久,太阴凉了,你要真想住,咱今天把锅炉点起来,先热乎热乎房子,等过两天再搬过来住。”

罗希云直接摆手了:“那算了,还不够费劲的,看也看完了,咱们走吧。”

上下两层都看完了,新鲜劲过去,罗希云也就不愿意呆了。

丫头和桐桐一看这里要吃的没吃的,要玩的没玩的,玩具都没有,她们俩更待不住,拽着爸爸、妈妈的手就往外拖。

“妈妈,快走呀,我想出去玩。”桐桐都快烦躁了。

从新房子那边回来,夏泽凯带着她们娘仨又回家了。

进门时才注意到家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捷达,屋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泽凯,家里来客人了啊。”罗希云问道。

夏泽凯也不知道,他摇头:“没听说今天谁要过来啊,进去看看。”

周英红在外边收拾东西,看到他们回来了,周英红还给他们使眼色,夏泽凯没看懂。

他走了过去:“妈,你有事啊?”

周英红说:“你姑奶奶那边的河大爷又来找你爸借钱了。”

“借钱?”夏泽凯一脸的懵逼。

“为什么呀?”夏泽凯还问了一句。

这一问,周英红就满脸的不乐意了:“我哪知道,我一看到他就烦气,没在屋里待着。”

她继续唠叨:“你河大爷自己在镇上开的那个服装厂全赔进去了,我听说光外债就欠了好几十万了,之前还找你爸给他担保贷款,我没同意,幸亏没给他担保,他前段时间还不上钱跑出去了,这才刚回来没多长时间,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咱家有钱了,这不又来了……”

“不是我不想借给他,你爸之前就借给他三万多了,你爷爷生病那会儿,你爸去找他要钱都不给,说没钱,可人家天天开着小汽车,吃的比咱好,穿的比咱好……”

夏泽凯都能感受到他母亲老大的怨气。

随着母亲在那里倒吐苦水,他好像记起这么回事来了。

家里的确是有这么个亲戚,自己开服装厂的,赔了钱就想着贷款,但厂子里没有效益,贷不出钱来,他就想着让身边的亲戚帮忙担保贷款。

他记着因为这个事,他爸耳根子软,再加上这个河大爷和他爸是姑表兄弟,后来还是瞒着他母亲答应了。

拿着身份证去做了担保。

不但他爸,还有几个亲戚也跟着帮忙做了担保。

据说是从银行贷出来一笔钱,然后钱到手了以后,这个河大爷跑了…

记忆里,有一段时间,银行的人一直来他们家的。

罗希云听到婆婆说的话,下意识的就戒备了。

她说:“妈,那他以前的钱都没还咱,还有脸来借啊。”

“人家能拉下那张脸来,咱可拉不下来。”周英红嘴里满满的怨气。

她说:“你们俩快点带着孩子出去逛逛,先别回来了,要不他等会儿再找你们借。”

“等他走了,我给你们打电话再回来。”她倒是一番好心思。

夏泽凯摆手:“妈,这多大个事啊!”

要是大哥、二哥他们几个人有点困难,资金周转不动了,夏泽凯说借也就借了。

可碰上这种只顾着自己的亲戚,那还是算了,不说敬而远之,最起码能避免就避免了。

“我爸没答应帮他担保贷款吧?”夏泽凯还多嘴问了一句。

周英红愣住了:“我能让他答应吗?”

夏泽凯摇头,他寻思那是还没发生这个事?

遂摇头:“没事,可能是我记错了。”

罗希云都觉得她老公有点奇怪。

巨大粗物挺进仙子侠女,和翁公的欢爱

周英红却是上心了,她说:“不行,我得过去看看,别介你爸听他表哥说两句好话,又傻了吧唧的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夏泽凯他们也跟着过去了。

屋里有三个生面孔,一位看着比他爸大点,头发都有点白了的老男人,夏泽凯认出他来了。

“河大爷,你来了啊。”

旁边的一男一女很面生,夏泽凯是认不出来了。

“哎呦,这不是泽凯吗,你怎么也回来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河大爷’看到他时,眼睛都瞪圆了,看起来特别有神。

他又瞄了罗希云和俩孩子一眼,笑着说:“这是侄媳妇和孙女吧,哎呦,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正好在外边忙着,也没顾得上过来……”

可真会说话,您老在外边躲债呐,这会儿敢回来了?

罗希云有她婆婆的一番话,先入为主,对这位亲戚也没什么好感。

但客人来家里,她还是尽到了晚辈的礼数,还让丫头和桐桐喊了声爷爷。

“河大爷,你现在忙什么呐?”夏泽凯主动问了一声。

‘河大爷’摆手:“我都这岁数了,还能忙什么呀,就这么过完剩下的这些年呗。”

听到他这么说,夏泽凯还开玩笑是的说了一句:“河大爷,你才多大啊,比我爸又大不了几岁,最起码不得活到九十岁再说。”

“就你会说好话。”‘河大爷’笑了笑,招呼旁边的一男一女,给介绍了一下。

男的是他儿子,女的是他闺女,夏泽凯比男的小,比女的大,可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交际,真没什么印象。

‘河大爷’还专门问了夏泽凯在外边干的怎么样。

夏泽凯一脸的‘苦逼’相:“河大爷,你可能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外边打拼,真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身边也没个能帮得上忙的,公检法随随便便来查一次,我就得苦三天,什么也不好干啊!”

“我到现在还欠着银行几千万呐,他们天天的光打电话催我还钱,可我哪有钱还啊!”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驴粪蛋子表面光鲜,在外边混是真累。”夏泽凯一脸生无可恋,把罗希云都给整蒙了。

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就连夏卫城和周英红都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们听到儿子这么说,下意识的就相信了。

毕竟在齐城那地方,真像儿子说的,要钱没钱,家里当时都那样了,压根帮不上忙。

要人也没人,他们老两口那会儿在家里照顾老人,哪里有时间脱开身啊?

“泽凯,你…你怎么不早说呀!”周英红这个当母亲的好像感觉到了儿子的‘委屈和累’,她当场就红眼了,揉搓着眼睛叨叨起来。

夏卫城张开嘴,动了动嘴唇,想说点什么的,但蠕动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他不善于表达。

夏泽凯还没完,他接着又说道:“我这不是在外边让银行的人给催的急了眼,我干脆先跑回来躲几天清闲,等过段日子再回去会会他们。”

说到这里,他挺直了腰板:“我能借他们的钱就是给足了他们面子,现在倒好,反过来催着我还钱了,还反了他们不成。”

‘河大爷’听到他这么说,本来还有一肚子的话要说的,最后愣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他跟着说道:“是啊,外人看起来咱开了工厂,应该有钱吧,可是谁知道开了工厂以后的花销更大,方方面面都得打点,真是不好干。”

‘河大爷’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走了。

夏卫城和儿子夏泽凯一块送他们走的。

等着爷俩再回到屋里,周英红就着急的问:“泽凯,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真欠了老多钱,让银行追的紧了才回家来的。”

感情,她还没过去这个坎。

别说她了,夏卫城的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盯着儿子,想看看他怎么说。

罗希云在旁边赶紧开口:“爸,妈,你们就别听他胡说八道了,他那是故意那么说的。”

周英红不信,她觉得儿媳妇也学会‘报喜不报忧了’。

夏泽凯无奈了,他解释:“妈,我确实欠了银行两千多万贷款,可那是以前的,一个月还百十万,对我来说小意思,我就是懒得一把还死了。”

“别的不说,我工厂里一个月能挣一两个亿呐,又没有其他的负债,你担心个什么劲。”夏泽凯掰着手指头叨叨,他说:“我刚才要是不那么说,河大爷能走吗?”

“对了,爸,我河大爷又借钱干嘛呀?”夏泽凯还没搞清楚哪。

夏卫城的心里挺复杂的,他信了儿子的话,可特么这臭小子一个月挣一两个亿,也没见孝敬我多少零花钱啊。

“他要给他儿子,也就是你强龙哥买房子,可他在银行里是黑户,贷不出款来了,你强龙哥也贷不了款,只能全付款,他又差点钱,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咱家现在有钱了,就跑过来借钱。”夏卫城这般说道。

听到这个‘高大上’的理由,夏泽凯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刚才那么说,心里还是有点不得劲的,可现在听到他爸爸说对方是过来找他们借钱给儿子买楼的,他就知道自己刚才没借是对的。

竟然还有钱想买房子,就没提一下先把他们家那三万块钱给还了?

周英红听到她老伴这么说,就忍不住念叨起来:“夏卫城,你那个表哥也真是好意思,他有钱买房子,就没钱还咱家的帐啊,一共才三万多块钱,都多少年了,他心里就没点数啊。”

“夏卫城,我给你说啊,你要是再敢瞒着我借给他钱,咱俩就甭过了……”

夏泽凯和他老婆罗希云对视了一眼,寻思这又是哪一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