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绪已经回到现实,随后一位位修士的欢呼声响起,他们,突破了!

而欧阳林也是震惊不已,因为他居然成尊后,在这短短时间内,修为居然又有了松动。

欧阳群亦是如此,本来伤病已好,突然体内传出力量波动...

“师尊?”欧阳缘来到欧阳清清身前,看着她手中的玉瓶,歪着脑袋问道,“我怎么感觉师尊在我旁边呢?”

“是呀,不知道仙沉发生了什么,居然引来这样的天地异象。”欧阳清清笑道。

“少家主!”就在这时,一男子在远处大喊,刚刚喊完,便传出一股突破时的波动,“墨长老在桃园呢!”

欧阳清清目光一凝,拉着欧阳缘便朝欧阳家外走去,不少人也听到了,但是现在,他们正趁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沐浴甘霖。

看到站在古树下发呆的墨仙沉,欧阳清清脑海中又浮现起刚刚那一幕,心中有着异样的情愫。但是看着静静守候在他身旁的宋雨梦,她压下心绪,尽量让自己平静。

“仙沉,梦梦,伊莲,你们...”欧阳清清上前。

楚伊莲赶忙做一个嘘声的手势,附在她耳边低语:“这家伙今天有点怪,刚刚看到这棵古树便一直发呆。”

欧阳清清看到此时的墨仙沉,确实有几分异样。

这可古树,具体年龄已经不知。

“沧海桑田,春去秋来,物是人非...

青树千年,不过瞬间,亦或永远...

只为君归,只为心归,只为...魂归!”墨仙沉喃喃自语,九儿直接没入自己力量,进入墨仙沉体内,借助他的感悟感知,瞬间,她目光一凝。

“古仙器!”

墨仙沉也是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古树。

“小哥哥,怎么了?”宋雨梦见墨仙沉面色一变,赶忙问道。

而欧阳清清听到墨仙沉刚刚的话语时,心中有着一股莫名的悲伤。

突然,墨仙沉手中金光大盛,一掌按在树干上,说道:“清清,注入力量!”

欧阳清清这才反应过来,将自己的力量汇聚与古树之中。

所有人都有些傻眼,不知墨仙沉在做什么。

然而在欧阳清清双掌紧贴青树时,突然树杆震颤,本已经凋落的树干,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天空的雨依旧在下,雨水从高地流下,在古树五丈范围突然消失。

这异变引来了越来越多的欧阳家人围观,不一会,古树居然开着颜色各异的花朵,这简直见所未见。

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下,古树居然在经历春夏秋冬。

“哇哦!”欧阳缘捂着小嘴,楚伊莲第一时间拿着手机记录下这一刻。

当春天再来之时,古树长出藤蔓,居然攀爬向欧阳清清。

“嘶!”欧阳清清突然感觉被扎了一下,想要收手已是来不及,她的血已经被古树吸收,然而藤蔓居然开始蔓延到了欧阳清清身后,最后居然化作一条淡绿色披帛,而古树此时完全凋亡,从中间裂开。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连欧阳清清也觉不可思议。

墨仙沉定睛一看,这披帛上似绣着草木纹路,若隐若现,居然蕴含变化之理。

突然,一股强烈的震动传出,墨仙沉大手一挥,玄力护盾护住了所有人。

“都离开!”墨仙沉对众人说道。

“可是...”欧阳群面有忧色。

“家主,清清要冲击人仙之境,你们受不了这波动!”墨仙沉笑道。

闻言,所有人都被震傻了,顾不得其他,纷纷退开。

欧阳清清已经成尊了,本是四重境界,但得益于玉瓶中的叶芽,快速达到半步五重,而现在,这披帛中蕴含的道韵,与灵魂中的传承有了契合,对术法境界的感悟骤然提升。

被蹂躏的女侠H文:第一次h圆房~h嗯啊

“看来木属性修士确实特殊,红芸和取到仙器之时也没有如此景象。”墨仙沉叹道。

“这披帛,不是一般的仙器,这是某种大神通本身幻化,其就是法本身,又或者说,其中是一方小世界!”九儿被震惊得无以复加,这本还无法觉醒,看来是这一场奇怪的雨...

“雨?”九儿瞬间明白了,能造出如此披帛之人,其或许就与古大神有关,而这一场雨,弥补了墨仙沉和欧阳清清修为的不足,提前觉醒。

墨仙沉也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居然是大神通,而且还是一方小世界。

不一会,大地震动,众人大骇。

“不好,大阵似乎在自动运转!”欧阳群看出了端倪。

所有人紧急躲避,生怕引起屋舍坍塌,然而很快震动便消失了,随后天空被一道薄幕笼罩,整个欧阳家地阶与外界隔绝了。

当然,这些异常只有九儿能完全感知。

就在此时,祖祠狂风骤起,一股庞大的玄气开始涌向欧阳清清...

“这大阵,居然在防止欧阳清清踏入人仙之境的动静被外界察觉,难怪八大家族之秘千百年来也无人知晓...”九儿心中叹道。

“好快,五重巅峰了!”墨仙沉见不到一个小时便达到这等效果,现在欧阳清清已经是尊者巅峰了,马上便要成就人仙。

“可以了,仙沉,唤醒她吧,虽然她这样能成就人仙,但是她在尊者会缺失太多,不利于将来。”九儿传音道。

墨仙沉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将不断汇入的玄清气吸入自己体内,并将剩下的没入手机之中。

“你掺和什么!”楚伊莲忍不住喊道。

“清清突破太多了...”墨仙沉摊手说道,随后走到欧阳清清身旁,轻声唤道,“清清...”

欧阳清清缓缓睁开双眼,渐渐地,欧阳家回归了平静,随后天空中的薄幕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