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天跟傻强都好好的站在海底,唯一不同的是,在那海底,多了十道人影。

“那是……”

而看到那些人影的一瞬间,神王谷谷主的脸色就变了。

之前那胡子花白的老者,还有那黑脸老头也全都变了神色,甚至从他们的眼神中还能看出浓浓的恐惧之色。

“怎么会?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两人不停的喃喃着,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他们现在正在不停的后退。

那是被吓到了。

就算是他们刚才看到神王谷谷主都没这种反应。

而其他人却是有些不理解,到底为什么这些前辈都会被吓成这样。

他们只是觉得,这些人一出现之后,他们就莫名的害怕,浑身上下更是莫名发寒。

而那本来正在大笑的秦子阳跟周莉的笑声此时也是戛然而止。

因为在刚才他们都以为叶问天必死无疑了,可现在竟然又好好的。

不仅好好的,甚至比刚才更舒服了。

那脚下的通天大道,简直比刚才宽多了。

秦子阳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顿时就忍不住大吼:

“这,这些人到底哪儿来的?凭什么?他们凭什么帮叶……”

“啪!”

可他还没吼完,神王谷谷主一巴掌就抽在了他的脸上:

“你特娘的给老子闭嘴!再敢多说一句话,老子杀了你!”

之前虽然也呵斥,但那基本上都是象征性的,可这次,神王谷谷主眼中的杀机却是实质性的。

而秦子阳也是第一次见谷主如此暴怒,一时间也是被吓的不轻,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呵呵,神王谷主,看来你现在的家教,很是一般啊。”

突然一道冷笑声从死亡之海的海底传来,那还是一个老妪的声音。

听到这道声音,所有人都忍不住看了过去,那是一个浑身爆发着黑色光柱的老太婆在冷笑。

而在她周边,那其他九道光柱中也都是有人在那儿,他们有高有低,有胖有瘦,有白皮肤的,有黄皮肤的,也有黑皮肤的。

那神王谷谷主听到这话,赶紧对着那边微微躬身抱拳:

“道姐说的是,是我管教疏忽了,还请道姐别往心里去。”

神王谷谷主的回答与反应,让除了那胡子花白的老者跟那黑脸老头之外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们实在想不通,那老妪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这么不客气的训斥神王谷谷主。

最重要的是,神王谷谷主竟然还完全不敢生气。

“前,前辈,那十位,到底是什么人?”

终于,黑脸老头身边一人再也忍不住好奇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花白胡子老者跟黑脸老头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眼带恐惧的开口:

“那是,欧亚十大恶人!”

“嘶~”

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都不认识真人,但这名头却是听了不止一遍了。

传说中亚欧十大恶人每一个都是人中顶尖,他们手中沾染了无数条人命。

十大恶人脚下的尸山,甚至都能堪比那喜马拉雅山。

不仅如此,传说他们每一个都跟传说中的神多少沾点儿关系。

就像是天竹的迦梨,传说她当年就是为了拯救世人才获得的力量,但同样也被侵蚀折磨了很多年。

当年她从恒河上游一路杀到下游,也是跟的这些有关。

这等级别的存在,在他们心中就好像是遥远的传说。

没想到现在竟然就这么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这让他们怎么能不震惊?

我被老男人玩爽了 扒开校花下面的粉嫩小泬

所有人再次看向那死亡之海海底时候的眼神,已经彻底变了。

而那秦子阳此时也同样充满惊恐的看着那迦梨等十大恶人。

他怎么也想不到,传说中的十大恶人,竟然会来帮华夏叶天做这种事情。

“这,这到底什么情况?这怎么可能呢?他叶天凭什么?”

秦子阳想不透,都已经成为废人的华夏叶天,凭什么就配让十大恶人来做这种事情?

“啪!”

结果他刚说完,那迦梨隔空就是一巴掌狠狠甩在秦子阳的脸上。

十大恶人出手,那可就不是什么温温和和的了,这一巴掌,直接就将秦子阳的嘴给扇歪了。

同时更是将秦子阳扇飞数米摔在地上,嘴里不停吐血。

迦梨淡淡的声音飘了过来:

“狗东西,凭你也配叫叶公子的大名?”

如此态度,如此称呼,直接让包括神王谷谷主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还没完,迦梨扇完秦子阳的耳光之后,更是赶紧看向叶问天:

“叶公子,请过!”

“叶公子!”

迦梨话音刚落,剩下那九大恶人也全都大喊一声:

“请过!”

十大恶人,齐声震天,整个死亡之海仿佛都产生了恐惧,老老实实的将那通天大道腾出来。

刚才傻强一个人便能开出大路,现在十大恶人齐齐出手,就算是叶问天在里边睡一觉都来得及。

而面对十大恶人的到来,叶问天也仅仅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收起那颗种子,大步往前走。

只是这个画面,却让看着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十大恶人在之前他们口中的“废人”面前如此恭敬。

这让他们不禁怀疑他们自己到底有没有眼睛,有没有脑子。

就连神王谷的谷主,此时都有些尴尬,因为单论他们神王谷而言,在十大恶人合体面前,只能说个半斤八两。

现在十大恶人在叶问天面前这么恭敬,甚至还主动做这种脏活累活。

可他神王谷竟然舔着逼脸说要收人为徒?

哪儿来的自信?

神王谷谷主都这样了,那就更别说秦子阳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