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历最老的人便是他、金红娇、隗褚这三人了。

没成想。

今日。

连这种老古董也现世。

这已经不是比他们大一辈的修士,而是足足大了两个辈分的强者,本以为早就陨落……

唰!

前方。

那尊骨质战车破空而来,发出轰鸣巨响。

一名名古巫修士聚集而至,气息强悍。

空气中,充斥着一股肃杀。

“烛氏部落、樊氏部落……”

隗褚环视全场,呢喃道:“今日,倒是将古巫所有氏族部落全部聚齐了。”

“烛氏樊氏两个部落领地,在十万大山最偏远区域,就连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听闻他们的消息了。”

“隗褚。”

金红娇眉头微皱:“你说他们到来,是敌是友?”

“这……”

隗褚脸色也凝重下来。

他不敢打包票。

主要如今古巫局势无比复杂,谁也不敢保证神宗的人有没有将烛氏渗透。

这时。

一道苍老的声音,落于隗褚和金红娇耳边。

“两位多虑了。”

“烛氏部落此番前来,一方面是保护神巫传人,另一方面嘛……”

烛戈辛身形浮现,苍老的双眸看向前方那尊上古祖巫,神情狂热,激动得浑身颤栗。

“烛氏部落,拜见祖巫大人。”

烛戈辛双膝下跪,面朝上古祖巫,行大礼。

不只是他。

身后一百多名烛氏部落强者,尽皆下跪。

嗯?

这一幕很是震撼。

反倒是隗褚似乎想起了什么,沉声道:“上古祖巫烛九阴,就是烛氏部落的血脉祖宗,这一点,巫神殿秘典中有过记载。”

“我甚至还听说过一个传闻。”

隗褚肃穆道:“烛氏部落的坟冢内,还残留着一件传承无数年的物件,这物件,与上古祖巫有关……”

金红娇闻言,不由得震惊起来。

但同时,她内心也稍微松了口气,如此这般,那烛氏部落应该是盟友,不是敌人。

轰!

前方邪气爆涌。

元辰凌目光冷厉,森然开口:“烛戈辛,你烛氏部落向来与古巫脱节,数百年来未曾出世,你确定此事要参与其中?”

“好好带着烛氏和樊氏归隐山林,非要出来找死吗!”

烛戈辛并没有说话。

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元辰凌一样。

反而同其他烛氏部落精锐一般,匍匐在地,朝着高空中上古祖巫分身行礼。

“神主,既然这些人找死,那就成全他们!”

元辰凌发出一道狞笑。

高空中。

那尊邪神法相垂眸,一股凛冽邪气弥漫整片虚空。

邪神法相正中间那尊头颅,嗤笑一声:“古巫隐藏着一位渡劫境大能,这倒出乎本尊意料。”

“但你,恐怕连渡劫境的第一道雷劫,都没度过,也赶来参与此事?”

渡劫境大能!

金红娇,隗褚等人,脸色微变。

化神之上,便是渡劫。

渡劫境有九重境界,每一重境界都需要度过极为恐怖的雷劫天罚。

无论是元辰凌,亦或者金红娇、隗褚等人,都只是化神境巅峰修为,没成想,烛戈辛竟然已经是渡劫境了。

怪不得能存活这么久。

而且。

那尊邪神法相的实力,好像也是渡劫境强者,甚至比烛戈辛更加恐怖。

“轰隆!”

邪神法相气息爆涌,虚空震荡。

只见它迈动双腿,就如同一尊荒古巨兽般,每一步落下都震得整个古巫颤动。

邪神法相抬脚,狠狠朝着下方践踏下来。

邪气爆涌,将下方巫修尽数封锁。

这一脚若是踩下,场中巫修恐怕会死得七七八八,而且苗丽芸、紫日和刘婉也还在攻击范围。

烛戈辛倏然抬头,眉心处闪烁着一枚古朴图腾。

哗啦!

烛氏部落前方,那尊足有数百米高大的骨质战车发出轰鸣之音,周身缭绕着狂暴血芒,噙着凶猛力道朝前方冲来。

“咚!”

只听一声巨响。

邪神法相右脚践踏的速度微微一滞,直接被那尊骨质战车给挡住了。

但下一刻。

邪神法相气息涌动,一股远比先前还要凶猛的恐怖气息迸出,一道道深紫色邪气狂掠,缭绕周身。

远远看来。

就如同上古神魔般恐怖。

又是一脚落下,骨质战车猛震,出现一道裂缝。

“咔嚓!”

“嘭——”

骨质战车轰然破碎。

烛戈辛满头白发涌动,拔地而起,几乎同时,虚空破碎,一枚足有三米多长的骨矛凭空浮现。

2022最好看(三十尺才大巨蟒征服少妇小说)全章节阅读

骨矛上铭刻着繁复图腾,更有雷电之力闪烁。

“战巫之矛!”

“巫神殿最珍贵也最神秘的战巫之矛,竟然在烛戈辛手中!”

隗褚不由得失声惊呼。

旁边的金红娇,同样震撼,因为她也是巫神殿的战巫,所以更知道战巫之矛有多强大。

可以这么说。

这只长矛,是古巫本土最为强大的法器。

据说,这根长矛是数千年前由巫神降下的神瑞之器,蕴含无穷巫力,坚不可摧,更能增幅战巫图腾。

“嗤——”

一道金色闪电,蓦然从战巫之矛尖端刺出。

刹那间。

金色闪电蔓延开来,雷霆之力覆盖方圆数千米,将夜晚照得宛如白昼。

金雷来袭。

邪神法相最中心那张脸庞,微微皱眉,猛然探出两只粗狂手掌朝前方拍去。

“镇!”

烛戈辛暴喝。

浑身图腾全力运转,战巫之矛更是金芒大涨,宛若手持一根金雷闪电般,狠狠扎向邪神法相双手。

眼看着双方就要碰撞。

突然。

邪神法相最中心那张脸庞,露出一抹诡笑。

“唰!”

只见左侧,那第二张脸庞,此时蓦然扭头。

邪神法相拥有三头六臂,先前,只有最中间那颗头颅在活动,但现在,第二颗头颅也苏醒过来。

邪气比先前更加狂暴。

“轰隆!”

金色雷电轰然落下,瞬间密布邪神法相周身。

但下一刻。

深紫邪气爆涌,邪火迸出,直接将这些金色雷电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