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您侄子带到后,让他自己挑,挑剩下的我再要。”

薛若彤暗赞他会办事,笑着答允。

刘锐回谢了一句,挂掉电话回会议室继续开会。

闫墨雨见他回来,目光冷淡的看着他,道:“我先听听你们的看法再说。”

刘锐斜了她一眼,没理她,和颜悦色的问杨春菊道:“杨总是什么意见?”

杨春菊道:“我的想法是,如果总公司不需要我们公司这笔钱的话,那就留下来收购那所职高。”

“众所周知,职高的盈利能力还是很强的。”

“我们短期内投入一大笔钱过去,以后就可以年年收钱了。”

刘锐点了点头,重新看回闫墨雨脸上。

闫墨雨跟他斗气也似的道:“你还没说你什么意见呢?”

刘锐道:“我是想为你和匡总的年终业绩考量。”

“辛辛苦苦干了一整年,到年底没有钱上交总公司。”

“就算盈利数字看得到,面子上也不好看。”

闫墨雨冷淡地道:“这一点不用你操心。”

匡维庆和杨春菊见二人关系这么僵,都有些诧异。

刘锐听了却是一点也不恼,问道:“那闫总到底是什么意见?”

闫墨雨续道:“这笔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打着为我们考虑的幌子,当做自己的成绩去邀功。”

匡维庆和杨春菊听了这话,更是惊愕。

二人看看刘锐,又看看闫墨雨,都担心这两位会不会突然吵起来。

匡维庆心中还有些幸灾乐祸:“刘锐你把我的权力夺了去分给了闫墨雨,可她也没领你的情啊。”

“哈哈,你这不是献媚献到了人家脚后跟上?”

刘锐听了闫墨雨的话,还真有点不爽。

他就此意识到,闫墨雨是真对自己有意见,而非撒嗔斗气。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说的什么话做的什么事,彻底得罪她了。

难道是上次在电梯里,当着很多人的面,自己说她身上有味儿,被她记仇了?

嘶……还真有可能是那次得罪她的,毕竟出电梯就被她踢了一脚。

虽说那次戏弄她稍微有点过分,但她现在的话不是更过分?

这一刻,刘锐脑海中浮现出昨晚看到闫墨雨跪趴在地作画、臀部高高翘起的场景。

他真想一把将闫墨雨抓过来,把她放趴在大腿上,然后扬起手来狠狠打她的屁股。

似笑非笑的看了闫墨雨一眼,刘锐点头道:“好,既然大家都同意投资,那就留下来投资吧。”

“过会儿我问下总公司沈董和曲总,如果他们没意见,匡总你就可以去收购学校了。”

匡维庆点头说好。

刘锐又道:“我过会儿有事出去,匡总你帮我盯一下公司的大事小情。”

匡维庆见他又开始重用自己,很是欢喜,点头道:“好的,刘总你放心出去吧,我会把家看好的。”

会议散场后,刘锐回到自己办公室,把刚讨论的这件事,分别向曲亚男和沈晓舟汇报。

曲亚男和沈晓舟对此都表示赞同,沈晓舟还夸刘锐有开拓精神。

刚汇报完这件事,薛若彤的司机就赶到楼下,给刘锐打来了电话。

刘锐赶忙下楼去接收两只可爱的小豹猫……

同一时间,与张太升狼狈为奸的教育设备供应商秦大宝,已经跑到华佑公司监察部,举报刘锐收受贿赂。

监察部总监骆伟闻讯后大吃一惊,不敢擅专,马上跑去向沈晓舟汇报,并让副手去汇报给总经理曲亚男。

沈晓舟和曲亚男得知后都是又惊又气,昨天刚有人举报刘锐收受贿赂购买豪车,今天居然又有人来举报同样的问题。

这是举报人见昨天没整死刘锐,今天又痛下杀手吗?

二人谁都没有怀疑刘锐的操守,都是第一时间认定,还是在有人陷害他。

因此二人谁也没有联系刘锐,都是直接赶奔监察部,去见举报人秦大宝。

于是几分钟后,在监察部一间空着的会议室里,秦大宝有幸见到了华佑公司两位最高领导。

见到秦大宝,沈晓舟也没跟他废话,让他将刘锐受贿经过讲述一遍。

肉肉多共妻辣文,醒来发现大的东西还在身体里

秦大宝便将昨天傍晚去华佑教育拜访刘锐的过程说了出来,并在其中插了一段向刘锐行贿的虚构片段。

“我也是想尽快谈成一笔大单,完成年销售任务。”

“因此啊,我就塞给刘锐一个装有五万元的信封。”

“刘锐当时看了看信封里的钱,没有表态。”

“可当我要走的时候,他说这点钱不够,要再给个回扣。”

“我当时听了有点不高兴,因为我一笔单子净赚也没多少。”

“但我没有立刻拒绝,只说回去考虑考虑。”

“结果我考虑了一宿,越想越不痛快!”

“我都给他好处表现出诚意来了,他还索要回扣!”

“这不是不给面子吗?那我还惯着他干什么啊?”

“我就跑你们总公司来举报他了,希望几位领导给我做主!”

听完秦大宝的话,沈晓舟和曲亚男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脸上看到浓浓的不信与鄙夷之色。

沈晓舟转头看向秦大宝,鼻间轻嗤,道:“秦老板,你说谎之前,能先了解下刘锐的工资水平再说吗?”

“刘锐一个月工资都有四万多了,会看得上你送的五万块?”

秦大宝不忿的叫起来:“这位领导你什么意思啊?什么我说谎?”

“他刘锐一个月赚四万多,就不把五万块看在眼里了吗?”

“你们要是不信我的话,大可以去查他刘锐啊!”

“他昨晚上刚收到的五万块,现在肯定还没存入银行。”

“你们去查他办公室或者他车里,肯定能查到!”

沈晓舟听了这话,不由自主又看向曲亚男。

曲亚男也已经听明白,秦大宝举报刘锐受贿这件事的重点,就在这五万块现金上。

如果找不到这五万块,秦大宝自然是在诬告刘锐。

可如果真的从刘锐身边找到这五万块,那也就会坐实他受贿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