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闷响,牧北横飞九丈多远,一口血水喷出来。

银袍妇人却是瞳孔微缩:“剑势!”

“这般年龄这般修为,你竟领悟出了剑势,难怪宫主一定要杀了你,你果真该死啊!”

她阴冷道。

说着,又是隔空一掌拍向牧北。

冷冽神辉席卷而来,刹那即至。

牧北艰难的在地上滚出一圈,避开了大部分神辉,却还是被震的横飞十几丈远。

血水不断从口中溢出,他艰难的以长虹剑撑着站起来。

“你自秦国一路追来,想夺走玄阴之体,痴心妄想!玄阴之体也是你配惦记的?!”

银袍妇人冷冽道。

说着,拂袖一挥。

一片神辉卷向牧北,牧北一剑劈上去。

铛!

长虹剑脱手而出,牧北横飞十三丈远。

血水从口鼻涌出,他艰难的站起身来。

一声戾吼,一百多柄玄剑缠绕剑势,铿锵而鸣,齐齐朝着银袍妇人贯穿而去。

银袍妇人随手一挥,便震飞所有玄剑。

同时,有一股余威力道落在牧北身上。

砰!

一声闷响,牧北横飞九丈远。

“悟出了剑势又如何,以你的修为,依旧是蝼蚁!蝼蚁就该好好趴在地上!”

她迄立虚空,左手背负,如仙界帝皇。

牧北咬牙,死死盯着他,艰难站起来。

但,才刚站起来,又一道神辉落在他身上,这一次将他扫飞出去二十丈远。

骨裂的声音传出,血水潺潺而流。

下一刻,他再次站起来。

凶戾的盯着银袍妇人,他眼中没有丝毫畏惧,有的只是杀意,刺骨的杀意。

银袍妇人眸子冷冽,却也浮出一抹意外,牧北本就已重伤,可迎着她这仙道强者的连续几次攻击,却竟没有死。

“皮倒是够厚,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一声冷哼,她右手抬起,一道丈许杀光汇聚而成,散发着毁灭性的波动。

一挥手,丈许杀光直接朝牧北劈下,强横气息封锁了牧北周畔所有空间。

黑狐、暗影和暗夜王庭的中年皆想过来相助,却都是被死死的牵制住了。

“死吧!你的命运,就是死在这里!”

银袍妇人左手背负,俯视牧北冰冷道。

下一刻,杀光落到牧北头顶。

然而,却是未能继续劈下去。

随后,嗤的一声粉碎。

“他的命运是你能决定?”

白衣女子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牧北身前。

牧北心头一松:“师父。”

重伤垂死,他声音已是沙哑了,喊出这两个字,软绵绵的朝下倒去。

不过,却被一片柔和光辉撑起。

柔和光辉没入他体内,令他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

“能这么快悟出剑势,值得夸一句。”

白衣女子看向牧北,微微笑道。

牧北笑起来:“能得师父夸奖,是我莫大的荣耀!”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对此很是认可:“这话倒不错,我很少夸人。”

这时,仙宫八长老看着白衣女子,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白衣女子看向她。

那里,八长老身旁的空间瞬间扭曲。

嗤!

八长老粉碎分解,没有一滴血水溅出,化作一片尘埃落下虚空。

众人顿时大骇!

仅一个眼神,引得空间扭曲,秒杀一个仙道强者,且,死状像极了所谓的灰飞烟灭!

这是何等力量?!

黑狐咽了口唾液,这就是牧北的师父啊,那个只听声音就让她恐惧的人,太恐怖了!

白衣女子目光落在银袍妇人身上:“你能决定我弟子的命运?”

银袍妇人沉声道:“阁下……”

“滚下来。”

白衣女子道。

银袍妇人头顶的空间震动,似一柄重锤敲在她脑袋上。

砰!

一声大响,银袍妇人瞬间摔落在地,有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

她艰难爬起来,嘴角溢血,惊悚的看着白衣女子:“你……”

白衣女子隔空抽出一耳光。

啪!

银袍妇人横飞数十丈,顿时披头散发,脸颊上浮出五条指印。

“你能决定我弟子的命运?”

白衣女子看着她。

银袍妇人惶恐:“我……”

白衣女子又是隔空一耳光。

啪!

银袍妇人再次横飞数十丈,脸上多出五条指印,牙齿脱落出一半,口鼻耳齐齐溢血。

白衣女子看着她:“回答。”

银袍妇人恐惧,仙道级的她,在这白衣女子跟前,竟是如同刚孵出的小鸡般羸弱。

就在这时,一股极强气息自远处出现,一个玄袍老妪踩着虚空,缓步朝这边走来。

“仙道尽头!”

暗夜王庭那个中年杀人脸色一变。

bl师生边做边讲课h:乳峰乱颤娇喘连连总裁

银袍妇人则是一喜,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激动起来:“师父!”

玄袍老妪看着她的惨样,目光落在白衣女子身上,冷漠道:“我的弟子你也敢……”

白衣女子看向她,一道由空气聚成的纯白剑刃一划而过,噗嗤一声斩下她的头颅。

“师父!”

银袍妇人大骇。

其余人个个惊悚,一个仙道尽头级的强者,竟也是一个眼神就被秒杀了。

只一个眼神啊!

唯有牧北很平静,深知自己这位白衣师父强的深不可测。

白衣女子看向银袍女子:“回答。”

银袍女子恐惧到极点,连忙朝白衣女子跪下磕头:“我……我错了!我错了!求……求您饶命!饶命啊!我……我不想死!”

白衣女子目光淡漠,一道水桶般粗壮的紫雷从天而降,瞬间将银袍女子劈的粉碎。

嗖!

破空声响起,九长老化作一道神虹朝远处逃去,终于明白了黑狐之前为何会说她们太上仙宫会落得很惨很惨,牧北竟有一个这么恐怖的师父!

白衣女子看去,一道空气剑刃划过。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