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眼中尽是恐惧。

“真是冤家路窄啊。”

“小师弟命丧于王铁柱手中,此仇不报,我可没办法向师父交代。”

血厉冷声说道,脸上浮现出一抹嗜血的笑意。

护卫吓得小腿都开始颤抖。

太可怕了。

“去,盯着王铁柱,等我结束修炼,会亲自找他的。”

血厉眯了眯眼睛,眼中闪着一丝凶光,说完之后摆了摆手,示意护卫离开。

护卫连忙退走,一刻他都不想多待,太压抑、太可怕了。

“王铁柱,我会让你付出百倍代价。”

血厉低语,随即又陷入了入定状态。

神秘男子和血厉虽然师出同门,两人感情算不得多深厚。

可如今神秘男子被击杀,身为大师兄的血厉若不为其报仇,等血魔出关后,必定饶不了他。

此时的王铁柱还不知晓,自己已经被血厉盯上了。

走马观花地看完几层的武技,王铁柱已经出现在第五层。

和下面几层不同的是,第五层摆放着的武技明显少了许多,前来翻阅的修士也是寥寥无几。

“按道理来说,这第五层摆放着的武技应该更加强大,为何前来研习的人,反倒是更少呢。”

打量了一下周围,王铁柱百思不得其解,暗暗想着。

“兄弟,不用看了。”

“这里放着的武技的确比下面的强大,可修炼的条件也十分苛刻。”

“除此之外,这些武技更是被禁制保护,实力达不到要求,根本无法打开。”

正当王铁柱想着其他的时候,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

下意识地,王铁柱回过头,一名身穿白衣、满脸都是胡渣的大汉出现在身后。

“半步元境都难以解开禁制,你区区真境,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去下面几层吧。”

这大汉一眼看穿王铁柱的修为境界,善意地提醒着。

“你是?”

王铁柱疑惑地看着大汉,心想自己根本没见过这人啊,也太自来熟了吧。

“你不认识我?”

大汉有些意外,在这城里居然还有人不认识自己?

可打量了王铁柱几眼后,大汉似乎猜到了他的来历,又释然了。

“我需要认识你?”

王铁柱有些无语,小声嘀咕了一句。

“哈哈,说得也是。”

“那咱们认识一下,我叫蛮天。”

大汉笑着说道,也没和王铁柱计较,倒有几分豪爽。

“王铁柱。”

王铁柱轻飘飘地回应。

蛮天闻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中暗想,这都是些啥父母啊,起名也太随意了吧。

“左手第五个架子第三层倒数第二本,这武技比较适合你,试试看吧。”

那道传音又在王铁柱脑中想起。

王铁柱神色一震,挪动脚步朝神秘老者说的地方走去,整个人仿佛魔怔了似的。

“这是干啥?中邪了?”

蛮天看到王铁柱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小声嘀咕着,眼中散发着强烈的好奇。

来到指定的位置,王铁柱朝书架上看去,一本已经放得泛黄的古籍躺在这里。

和其它古籍不同的是,这古籍之上布满了灰尘,似乎已经许久没有人翻阅过,更像是被人遗忘一般。

“举火燎天?”

王铁柱皱着眉头默念出武技名称,心中直犯嘀咕,“这武技有何特殊?”

王铁柱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神秘老者实力非比寻常,眼光自然也不会差,能让他推荐的武技,必定不一般。

可看这古籍的卖相,王铁柱实在看不出它哪里不一般。

犹豫了一下,王铁柱还是伸出手,欲要将古籍取出。

可右手刚刚探出,便是触发了古籍之上的禁制。

一股热浪袭来,王铁柱看到眼前一片火海,迅速将自己包围吞噬。

撅起屁股扒开,快穿扑倒禁欲男神h

无数业火沾染全身,炙热的火焰欲要将王铁柱融化。

王铁柱第一时间想要反击,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运气抵挡。

糟了!

王铁柱惊呼。

“醒来!”

突然,一声大喝在耳边炸响,声若惊雷。

画面一转,眼前的火海消失,眼前依旧是摆着古籍的书架。

难道是幻境?

王铁柱暗想,而后又摇了摇头,立马否定了这个想法。

刚刚那种感觉太真实了,绝不可能是幻境。

“喂喂喂,你这小子,我好歹救了你,连句谢谢都不说吗?”

蛮天冲着王铁柱翻了翻白眼。

王铁柱彻底回过神来,略带惊讶地看着蛮天。

“刚刚一切都是真的?是你救了我?”

王铁柱难以置信。

可仔细想想,叫醒自己的,正是蛮天的声音。

“这不废话吗?”

“你触发了禁制,要不是我的话,只怕过不了多久,你就得五脏俱焚而死。”

“我说你""这愣头青还真有意思,刚刚才告诫你禁制的事情,怎么?难不成是不信邪,非要试试看?”

蛮天没好气地说道。

王铁柱挠了挠头,神色有些尴尬。

“这武技都不知道多久没人敢动了,连元境强者都得被它吞噬,你区区一个真境修士居然敢触碰,岂不是找死?”

蛮天还在一边喋喋不休。

看着蛮天刚救了自己的份上,王铁柱倒也没有计较。

“这武技很强?”

想了想之后,王铁柱问道。

“废话,估计整个书库,最强武技就是它了。”

“可惜啊,已经数万年没有人打开过它了。”

蛮天叹了一口气,望着眼前的古籍,神色有些复杂。

王铁柱没有说话,目光变得炽热。

他潜意识里相信神秘老者,觉得对方不会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