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还是被秦雅南拖走了,毕竟羊耳朵比人耳朵大多了,秦雅南很方便用力,让竹君棠一身羊力难以施展。

刘长安默默地擦了擦手,也去客房更换为刘建设教授,心道还是秦雅南比较能收拾竹君棠,擅长哄骗她,也会使用暴力,竹君棠金钱+面包人的套路对秦雅南也没什么用。

所以说,一个优秀的后妈是多么的重要……嗯?为什么觉得秦雅南是后妈?自己真是被这些女人整天演戏带进节奏里了。

秦雅南把竹君棠拉进卧室里,然后就去打开电梯门,等着颜花叶和颜青橙上来,有些抱歉地说道:“刚刚在厨房,久等了。”

“客气了。”颜花叶笑着说道,她在秦雅南这里住了几天,和秦雅南关系算熟稔了,从最开始秦雅南略带抵触的态度,到现在已经可以和颜花叶在私下里讲一些揶揄和暧昧的话题了……基本都和刘建设教授有关,都是他的女人嘛,总是格外亲密些。

“秦老师,打扰了。”颜青橙也客气地说道,作为班长她和秦雅南的接触在上学期还稍微多一点,但这学期秦雅南来学校的次数都减少了,这上班倒是和竹君棠上课一样随性。

“来,来,客厅里坐,刘……刘教授今天亲自下厨,这可是非常难得的口服。”秦雅南领着二人走进客厅坐下。

这时候竹君棠像弹簧一样弹弹跳跳地跑了出来,它还是羊,做人有什么好玩的?那只是基本存在形式,做羊才是好玩的事情。

秦雅南有点明白刘长安的心情了,面对完全不听话,不听管教,任性妄为的竹君棠,谁不想打她几顿,然后丢到南极洲去?

“哇……小羊,居然在这里见到你了!”颜青橙惊喜不已,颇有久别重逢的感觉,根本没有想到回郡沙还能够见到在南山牧场认识的那只调皮小羊。

能够认出它是南山牧场的那只小羊,当然是认出它全身的毛发被剪的参差不齐。

只是在南山牧场它的屁股上总是套着塑料袋子,在秦雅南家里换上了纸尿裤,待遇明显提高。

“是竹大小姐把它当宠物带回来,养在秦老师家里了吗?”颜青橙摸着小羊问秦雅南。

秦雅南能说什么?点了点头,顺便打了一下这头羊。

竹君棠毫不犹豫地就提起蹄子踹了秦雅南一脚,他咩的人人都想欺负咩!

“好可爱的小羊……它的毛要是没有剪得这么难看,一定更加漂亮。”颜花叶也蹲了下来,温柔地抚摸着小羊的后背。

颜花叶还是很喜欢羊的,她在学校里养过羊,遇到办学费用欠缺的时候,就杀羊卖掉换钱。

听到夸赞,羊骄傲地抬起头“咩”了一声,本咩果然什么时候都是人见人爱。

只是颜花叶一蹲下来,顿时有着咩咩最爱的跌宕起伏,可见白花花的一片,它连忙挤进了颜花叶的怀里,用脑袋舒服地蹭着颜花叶的胸怀,可比颜青橙那有些生硬的内衣支撑感自然多了。

看到这一幕,秦雅南不禁摇头,竹君棠这热爱女性博大胸怀的毛病,也不知道继承自哪来,哥哥也没这偏好啊,否则自己岂不是无敌?

从哥哥选择安暖当女朋友就可以看出,他并不怎么在意女人的丰满程度。

“痒痒……呵呵,小羊你干嘛呢?”颜花叶亲昵地抚摸着小羊,这当宠物羊的小羊羔,还是比养在山里的羊可爱些,那些羊就会顶人不会撒娇。

女人都喜欢可爱的生物,尤其是还会撒娇的可爱生物。

“它为什么要穿纸尿裤,是怕它随地大小便,把家里弄脏吗?”颜青橙抬头问秦雅南。

秦雅南还真不知道自己的闺蜜变成羊以后,会不会随地大小便,但竹君棠即便再怎么胡闹任性,终究是接受过基本素质修养教育的,不至于吧?

“是的,它毕竟只是一头蠢羊。猫狗都要经过训练,才知道在指定地点排便,羊的智商应该比不上猫猫狗狗。”秦雅南肯定地说道,至于刚才她的心理活动,那是另一回事,并不妨碍她趁机污蔑下竹君棠。

竹君棠大怒,要不是困在颜花叶的山谷之中迷离了眼眸,现在不给秦雅南一蹄子?

“它好像听懂了你的话,还有点不高兴。”颜花叶又笑了起来,小羊的表情也十分可爱。

颜青橙摸着小羊的头,伸手想要把它抱过来,也让它在自己怀里撒娇,但那小羊就是不肯,只往颜花叶怀里钻,让颜青橙有点没面子。

“竹大小姐喂的宠物太多了,也不知道这条小羊能不能得宠。”颜青橙有些替小羊担心地说道,“看它被送到这里来,都不喂在宝隆中心,可能已经失宠了。”

“不至于,这是竹君棠最在意的宠物,她都已经下命令,让她的人见小羊如见竹君棠。”刘建设教授从客房里走了出来。

他换了一身宽松的唐风男装,宽袍大袖,身前依然系着围裙,看上去很有优雅男性回归家庭,精致而帅气的生活感。

看到刘建设教授,颜花叶连忙推开了兀自往她怀里挤的羊,整了整衣领子,小羊虽然可爱,但是好像有些奇怪,居然把她的衣领扣子给咬开了两颗。

刚才不在意,只是以为刘建设教授还没到呢。

狗女人,都是见色忘咩!竹君棠看了看颜花叶,又看了看秦雅南,还有自己没什么兴趣的颜青橙,决定暂时忘记NeiNei,大摇大摆地走到沙发上坐着。

小羊那肚皮朝前,背靠沙发,四肢随意摆动的坐姿,顿时惹得众人发笑,跟个人似的坐在那里。

刘教授扭过头去,不想看到羊,还以为它会变回来,哪里知道它对做羊的兴趣远大于做人。

“你说你下厨。好久没有吃过你做的菜了,以前你做的冰镇小龙虾就是一绝。”当着男人的面系扣子,好像有点轻浮,颜花叶只是轻轻地按着胸口,笑盈盈地说道。

“今天就不吃冰镇小龙虾了,等着吧。”刘建设教授和他的儿子刘长安一样,天大地大,厨房事务重大,对颜花叶衣领散开的妩媚模样并没有多心动。

“刘教授,我帮你打下手。”颜青橙积极主动地想要多接触一下刘建设教授。

仅仅是晚辈对于优秀长辈的儒慕,倒不是想试探刘建设教授就是他儿子之类的荒诞奇闻。

竹君棠突然发现变羊以后有一个缺点,在众人面前它不方便说话,而它现在有一句说了就能让糟老头子暴跳如雷的话,顿时让它心痒难耐,恨不得开口讲人话:我还是觉得女孩子不要讲帮男人打下手,听起来像主动要求帮他打那啥一样。

当然,刚刚竹君棠也讲过帮刘长安打下手之类的话,那就不算在此列吧。

哎,没有办法说话,终究要有所顾忌,不能吓坏了颜花叶和颜青橙这种平凡而普通的人类,竹君棠只好坐在沙发上大声咩咩叫几句算了。

“那我来照顾下这只咩咩,它好像觉得自己被冷落了。”颜花叶最近心情很好,便爱心泛滥,前一阵子想给刘长安母爱,现在看到可爱的羊,又想当女羊倌了。

颜花叶坐到沙发上,羊便像见到了水草丰茂的山谷,兴奋地凑了过去,巴适。

“我感觉我有点胖了。”秦雅南从储藏室里端来干果零食摆放在几桌上,侧身让颜花叶看了看自己的身材。

“没有,就算长肉了,按几下就好。”颜花叶带着点只有两个人懂的暗示说道。

那次刘教授帮两人按摩,这是有点儿暧昧和难以向第四人诉说的私密活动,自然和秦雅南建立起了一种默契。

刘教授堪称神之一手,被他按过的脂肪就像舌头舔过的冰激凌一样会润开。

“希望吧。”秦雅南噘着嘴,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屁股,然后走开了。

竹君棠皱着眉头暗中观察,这两只女人是不是一起服侍过糟老头子?说话的语气就跟农港蛙岛南洋那边的富豪家中,年轻的几房太太日常说话聊天时一样。

这倒是有点危险,颜花叶本就正得宠,糟老头子都愿意亲自下厨招待她,她又和秦雅南关系不错,一向孤军奋战看谁都不爽的秦雅南终于有了盟友,宫斗势力顿时大增啊。

竹君棠仔细想想,糟老头子都没有专门下厨招待过她!竹君棠每次吃到他做的饭菜食物,都是蹭饭而已!

唯一一次专门给她下厨,他咩咩的还是去年他和周书玲摆了个米粉摊子,竹君棠吃到了他下的一碗犹如毒药的红汤辣公鸡粉!

竹君棠顿时愤怒而感到失败,自己本应该是最得宠的咩,结果各种待遇都低人一等,不行,要想方设法把妈妈从南极拉回来,和自己一起争宠。

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些势单力薄了,看这满屋子的女人,除了颜青橙这个还在自以为机智地准备试探一些其实根本没啥重要性的所谓真相的傻孩子,都是竹家派系的劲敌!

当然,这些想法都不妨碍竹君棠躺在敌人的怀中,被温柔所束缚不愿意动弹。

秦雅南看到竹君棠在那里眯着眼睛一动不动,摇了摇头,笑着和颜青橙说话,给了颜青橙一条围裙。

“橙子,你把香椿洗一洗,焯一下水。香椿含有硝酸盐,很容易转换成亚硝酸盐,一般人吃都要焯水去除大部分亚硝酸盐,对身体基本就没有影响了。”刘建设教授和蔼地对颜青橙说道。

把她的腿分到最大狠狠贯穿(让你高潮h)最新章节列表

听着刘教授那充满中老年男性特质的醇厚温柔嗓音,颜青橙莫名的心情愉悦,这样的父辈真是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一时间她竟然忘记自己的目的了,只是她笑的眯着眼睛,然后发现如果不被刘建设教授那微微发白的头发,还有眉眼旁细细的皱纹所迷惑,这个人的五官和刘长安是极其相似的。

哦,这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刘建设是刘长安的爹。

颜青橙把一簇一簇紫红叶子短梗的香椿整理,去掉部分梗,然后焯水。

“今天香椿要用到两个地方,一个香椿鲜虾意面,一个香椿炒肉。”刘建设接过颜青橙处理好了的香椿,心情也不错。

这才是一个真正打下手的,刚刚另一个号称要来打下手的干了什么来着?给了刘长安一掌,然后变成羊来玩耍,拿着纸尿裤包裹着的屁股对着他摇晃,最后一头撞破门,躺在地上装死。

刘教授转过头来,看着认真帮忙洗菜切菜的颜青橙,目光就温和欣赏多了。

颜青橙侧头和他对视,感受到他目光中的喜爱之意,莫名想到了前两天在南山牧场,刘长安邀她去骑马时看着她的眼神。

微微有些脸红,颜青橙指着猪尾巴问道,“刘教授,这些猪尾巴也是两种做法吗?”

“嗯,卤好了的是要做烤猪尾巴的,切片的姜蒜辣椒爆炒,再加水焖煮一会好。秦雅南喜欢吃猪尾巴,你牙口好吗?要是喜欢吃软爽一点的,等下我就多焖一会。”刘建设很照顾颜青橙口感地问道,一般他都只按照自己的习惯来炒菜。

“我没问题,你按照自己的口感来。刘长安是厨艺大师,想必你也是更胜一筹,谁又有资格在你面前指指点点呢?”颜青橙钦佩地说道。

颜青橙绝不会像某些小锄头伴身的人那样,对刘长安毫无底线全方位的舔舐,但是对于刘建设教授这样令人尊敬的长辈,发自肺腑地说些恭敬的话,本就是应该的。

至于刘建设教授的另外一个面目,那终究是另外一个面目,颜青橙现在面对的就是刘建设教授。

总之,颜青橙突然不想试探了,反正现在站在刘建设教授身旁,感觉很不错。

“小橙子真会说话。”刘建设笑了笑,“长安的厨艺和我不相伯仲,以后你可以多向他学习厨艺,让他抽出时间来教你,反正他花大把时间去管教竹君棠,完全是白费功夫。”

“啊……他会愿意吗?”颜青橙倒没有这个自信,刘长安最喜欢做的事情大概就是强迫竹君棠学习,抽出时间来教她厨艺,只怕他没那功夫。

“我说他愿意,他就愿意。”刘建设教授肯定地说道,还指挥不动自己儿子?

听着他似乎意有所指,是不是在主动告诉她一些什么信息?颜青橙不能确定,但刘教授的这种态度,对她的照顾之意溢于言表,让颜青橙心头微暖。

谁不想有一个照顾着自己,在自己的人生路上指导着这样那样的小事,受人尊敬又优雅帅气的长者?

“咩啊!”

小羊忍无可忍地冲进来,它听到了糟老头子说什么来着?居然说管教咩咩完全是白费功夫?

现在咩咩这么强大,一拳就能够把他打飞,还会变身,他还想怎么样?难道非得咩咩无所不能,把整个地球都踩在脚下,他才满意吗?

还有那种和颜青橙说话时喜爱的语气,明明是只能和咩咩说话时用的!

“你不是在沙发上看电视吗?”刘建设对羊说道,这头小羊刚刚在颜花叶怀里蹭来蹭去,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他当然不能直说你继续去蹭你最爱的NeiNei,他有点怀疑竹君棠是因为缺乏母爱……或者说小时候没有接受过母乳喂养,所以有那种特殊情结。

“它刚刚叫的什么,好像是咩……啊……咩啊……有点奇怪。”颜青橙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总之这头羊给人的感觉一直很神奇。

小羊冲了过来,挤到了刘建设和颜青橙中间,抬起两只前蹄搭在厨台上张望,尽管它现在不能帮忙干活,但是捣乱还是可以的。

绝对不能让糟老头子和颜青橙之间有那种父慈女孝的赶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