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转账吧,我把卡号给你,钱只要到位,咱们立马两清。”

对方横声打断。

“转账怕是有点困难,这次拍卖,很多人是现金结算的,我还是给你们现金吧。”

洪恩看了一眼旁边的孙泽,手指电话挤眉弄眼。

“老王八,你是跟我玩套路呢?还是欺负老子不在现场,少特么废话,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转账,过期不候,后果自负!”

手机那头的家伙瞬间发怒。

“别兄弟,有什么好好商量..”

洪恩忙不迭出声。

“五分钟后见不到钱,你洪恩联合虎啸公司招摇撞骗的消息就会瞬间传遍整个锦城的大街小巷!”

对方愤愤的丢了一句狠话,直接挂断了手机。

“这..”

洪恩犯愁的朝孙泽呢喃:“兄弟啊,我赔着身败名裂给你们帮忙,你们不会不管吧。”

“放心洪老,我伍哥交代过,今天之内事情肯定有个完美的答复,只要给你打电话的人在酒店里,我们绝逼把他按下。”

孙泽粗声粗气的保证。

“刚刚给洪老打电话的信号波段是从三楼最顶头的公用厕所发出的。”

酒店的监控室内,王顺一边盯着十多个屏幕观望,一边摆弄范昊逸带来的信号检测器,迅速在群里发了一条语音信息。

“我距离三楼最近,马上去抓人!”

孙泽忙不迭出声。

“不用,你保护好洪老,我担心有人调虎离山!三楼我有安排其他兄弟!”

伍北迅速回应一句,接着就看到昵称“王大嗓门”和“华哥哥”的两个号码被拉进了群聊当中。

“大亮,三楼厕所抓人!华子带上老绿充当机动人员,哪里需要去哪里!”

伍北接着又发了一条语音。

“别管了哥!”

王亮亮熟悉的大嗓门顷刻间泛起。

“诶我操,你个逼养的啥时候来彭市的!”

“我伍哥不够意思啊,这事竟然瞒着弟兄们。”

听到他那熟悉的声音,群里当即沸腾起来。

“先干正经事,完事我们哥俩请客喝酒赔不是。”

刘自华紧跟着说了一句。

以此同时,王亮亮怀揣一把开山刀虎虎生威的从三楼某个房间走出去,径直奔向走廊尽头的公共卫生间。

“哎呀我滴天,破鞋露脚尖,老师让脖交学费,俺说等两天..”

含着 两根 粗大 晃动着娇躯放荡的迎合视频

同一时间,卫生间里走出来个顶着满脑袋黄毛卷发的干瘪青年,他一边哼着歪曲,一边粗鄙的擤了把大鼻涕,随手甩在洁白的墙面上,随即本能的看向迎面走来的王亮亮。

“嘿嘿。”

王亮亮莫名其妙的冲他龇牙一笑。

“呵呵。”

青年虽然懵圈,但还是礼貌的点点脑袋。

“你笑你麻了隔壁!”

王亮亮突兀抽出怀中的开山刀,照着对方的面门重重劈了下去。

带着破风声的刀刃眼瞅就要贴着青年,只见他身体灵巧的往旁边一闪,先是从容避开,随即作出个提膝的动作,后发先至的磕在王亮亮的肚子上。

“踏踏踏..”

王亮亮吃痛的踉跄几步,虎着脸凝视对方。

小伙明明瘦的跟个营养不良的刀螂似的,但力气却非常大,刚刚那两下子明显证明他是个练家子。

“玛德,有病吧你!”

小伙摸了摸自己蓬松的头发,双拳紧握,摆出一副进攻的手势。

“呸!”

王亮亮冲对方的脸蛋吐了口唾沫,举刀再次剁了下去。

“真尼玛恶心人!”

小伙胡乱拿手背抹擦几下额头上的粘痰,一记势大力沉的直踹蹬出,再次将王亮亮踢的倒退几步。

“老子弄死你!”

两次进攻不成反被打,让向来神鬼不惧的王亮亮直接急眼,刀尖变砍为扎,重重戳向对手的小腹。

“给脸不要是吧,废了你今天。”

小伙同样也有点恼火,非常虎逼的抻手抓向锋利的刀身,似乎打算现场演绎一把空手夺白刃。

就在他手指即将触碰到刀身时候,胳膊猛然向后一锁,敢情是虚晃一招,接着另外一只手顺势抠住王亮亮握刀的腕子,冲反方向一扭,王亮亮整个人就“咣当”一声半跪在地上。

“三楼支援大亮,对手实力太强!”

而这时稳坐监控室里的王顺在监控画面中看到这一幕,急忙在群里发声。

他话音刚落,王亮亮刚刚走出来的房间里,刘自华和老绿已经杀气腾腾的拎着西瓜刀出现在屏幕中。

行动之前,伍北千叮咛万嘱咐,因为酒店在市区当中,不论什么原因都不许动用热武器,这就让向来喜欢拎枪的哥仨实力大打折扣。

“你左我右!我快你慢!”

老绿毕竟经验丰富,扫视一眼现状,冲刘自华努嘴示意,紧跟着率先一刀抡向黄毛小伙的侧脸。

小伙条件反射的松开王亮亮后提,刘自华手中的片砍刚刚好从另外一边封住对方的退路。

“敢整我!操!”

王亮亮顾不上生疼的腕子,一跃而起,双手拦腰搂住小伙的腰身,靠着蛮力将他扑倒。

“艹!”

“艹!艹!”

老绿和刘自华抓准时机,同时冲对手落下片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