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玩过两款现象级MMORPG游戏都知道,所谓的“G价”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等到了他真能随便拿出来几十万银币挂在论坛上出售的版本,只怕银币早就没那么值钱了。

不过——

如果别人二十级的时候他能练到三十级甚至四十级,别人穿动力甲的时候他开星际战舰往下扔扔动力甲,就算银币没那么值钱了又如何呢?

别人兜里有一万银币的时候,他兜里可能都有几个亿了。

只要保持在第一梯队,永远走在版本的前面,就算50银币一块钱,对他来说也未必就比1银币50块的时候赚的少。

如果开新版本、发新装备、或者有大量玩家入坑,银币的价格搞不好反而还可能涨。

目前《废土OL》封测玩家才一千六百人,预约人数就已经破了百万大关,一群人愣是靠着起哄和一堆画饼的游戏截图、CG视频,在一众不科学的呼声中把银币价格炒上了天。。

这才哪到哪?

也许在并不遥远的未来,大家人手一个头盔,闭上眼睛就是第二世界,人类文明从此迈向新的纪元。

到了那时候,甭管银币的价格是多少,他的回报都远远不只四万,甚至可能四亿都不止……

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叶炜感觉心脏跳得飞快。

这是他第一次,萌生了打职业的想法。

从机房回寝室的一路上,身怀巨款的叶炜感觉整个人都是飘的,到了门口才想起来自己忘了吃午饭。

“阿炜,想姑娘呢?”

“滚蛋。”

叶炜抬头看向了趴床上的室友。

那小个子叫孙乾,和他关系很铁。之前俩人经常一起吃鸡双排,不过自己已经退坑有段时间了。

一般的游戏,已经满足不了他了。

“吃饭去不去。”

室友嬉皮笑脸地回了句。

“去啊,有人请我就去。”

“我请。”

那哥们儿眼睛瞬间瞪大了。

“卧槽?真的假的?”

他就日常开个玩笑。

可没想过要下床。

听说有人请吃饭,另外寝室长和刘哥也凑热闹地跟着起哄了起来。

“阿炜霸霸!”

“炜哥牛逼!”

叶炜翻了个白眼。

“别哔哔,赶紧起来。”

四人正好都没吃饭,一起去了小吃街。

找了家口碑不错的湖边烤鱼,叶炜拿起菜单随手勾了几笔,算下来居然才花了两百。

平时20块的外卖他都心疼,但现在他甚至觉得便宜。

毕竟200块才4银币……

冷静。

不能这么算。

叶炜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说服自己冷静。

因为就在刚才,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几个小时前,吃了一碗6银币的拉面。

那恐怕是他这辈子吃过最贵的一碗。

见自己的好兄弟在那一会儿深呼吸,一会儿傻笑,三个室友面面相觑,眼神交流了下。

‘感觉阿炜今天不太对劲啊……是不是家里出事儿了。’

‘好兄弟,英雄所见略同啊!我也觉得炜哥估计是脱单了!’

‘有道理,刚才这小子进门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精神有点儿恍惚,搞不好真有可能是被甩了。’

一番牛头不对马嘴的交流,最后寝室长的眼神逐渐坚定了起来,看向坐在那儿数着鱼刺的叶炜,右手扶住了他的肩膀。

叶炜懵逼地抬起了头。

“……干啥?”

寝室长一脸严肃地说道。

“人生的路还长,没有过不去的坎,也没有放不下的人。想开点兄弟,实在想哭,刘哥可以借你肩膀。”

叶炜差点儿没被鱼刺卡到嗓子眼儿,坐在对面的刘哥更是夸张,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

“滚蛋!要借你自己借!一顿饭就想让我出卖肉身……除非两顿。”

“你这家伙!同床共枕一年多的感情呢?咱阿炜都这样了,你帮帮他怎么了!”

“你这个帮正经吗?”

“呕呕呕。”

叶炜一脸懵逼地看着三人。

“什么鬼?”

寝室长干笑了一声说道。

“没什么,我们就是看你情绪不太对劲儿,有点担心你。”

叶炜哭笑不得说道。

“没有没有,你们误会了,我就是……遇上了一点好事儿,心态有些浮躁,给我一点时间调整,我自己就好了。”

孙乾好奇问道。

“啥好事儿啊?”

刘哥也兴奋地凑绕问道。

“讲讲啊,咋浮躁的肾都虚了。”

“……”

叶炜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个话题在他们寝室已经进行过很多次了,但就算他把官网拿给他们看,他们也没一个相信的。

给他们看银行卡余额?

他情商还没低到那种程度。

“假如,我是说假如……有那么一款百分之百真实的虚拟现实网游,它会火到什么程度?”

三个室友面面相觑了一眼。

“炜哥……”

“咋?”

“假如哈,我是说假如……”孙乾弱弱地说道,“哪天你走火入魔——哦不,神功大成,能不能先从刘哥和寝室长开始杀?”

刘哥:“卧槽!歹毒啊你!”

“哎,算了,”就知道会变成这样,叶炜无奈地摇摇头,灌了一口啤酒,“当你爹放了个屁。”

下午两点多。

一行人回了寝室。

人吃饱了就犯困,犯困了就不想干活儿,三人决定先吃两把鸡在搞学习,也喊了一声叶炜。

虽然知道这家伙多半没兴趣,喊了也是白喊,但喊不喊又是另一回事儿了。

站在阳台上,叶炜左思右想,最终决定还是保守一点儿,先给老娘的银行卡转了6000过去。

还没等他发微信说清楚,老娘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炜炜,那六千块钱是什么情况?”

听到电话那头关切的声音,叶炜心中不禁一暖。

“妈,我最近……找了份兼职,这学期的学费我用工资付了,你转我的学费我就先给你吧。”

叶炜最终还是没好意思说自己是玩游戏赚的钱,只能随便找个理由先对付过去,以后再一点点解释了。

“兼职?什么兼职?你怎么突然跑去兼职了?”

“电子产品测评员……反正具体就是帮忙测试一些新设备,”叶炜红着脸说道。

电话那头的声音迟疑了下。

“测试新设备……那不是给人当小白鼠吗?”

“没事没事,很安全的,而且是晚上……我的意思是和上课的时间不冲突,不影响学习。”

好险!

差点儿说漏嘴了!

叶炜觉得自己要是说自己是晚上上班,他妈指定得误会些什么。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你别太累着自己了,上了大学还是要多学知识,咱家的经济条件负担你读大学还是很轻松的。”

“放心吧,妈,兼职也是一种学习,我跟着一起测试的朋友学了不少东西呢,而且我这不是想替家里分担点吗?玖玖今年六月就要高考了,她学的还是画画,到时候学费啊,生活费啊,买颜料啊……花钱的地方还多着呢。”

“对了对了,以后生活费就不用给我打了,我身上的钱够用的……”

说了一大堆。

总算是应付完了老妈那边。

放下手机的叶炜深吸了一口气,想了一会儿之后,打开狗东,挑了个四千左右的手机,链接给他妹妹发了过去。

玖玖爱吃菠萝:“?”

炜:“喜欢?”

玖玖爱吃菠萝:“你想干什么?先声明,我零花钱就一点点哦,你要是吃不起饭了我可以借你一点点,但买手机不行。(警觉.jpg)”

炜:“滚滚滚,你老哥是那种吃软饭的人?算了,本来想直接送你的,但想了想太影响你学习,还是等你考上湖美再说吧。”

玖玖爱吃菠萝:“NO!老哥!!我错了!QAQ”

看着妹妹狂轰滥炸的表情包,叶炜嘴角不自觉地翘了翘。

发财以后钱怎么花?

他还真没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

虽然在《废土OL》中是叱咤风云的T0玩家,但以《废土OL》缓慢地测试进度,他从没指望过靠这东西吃饭。

而现在,他之前的付出都有了回报。

在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的同时,还能解决后顾之忧,让家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

可恶!

这该死的运营商又打糖衣炮弹的牌!

关掉手机,叶炜看向了身后的寝室。

室友们正在吃鸡三排,屏幕中正爆发着激烈的枪战,嘴里不停地嚷嚷着“拉枪线”、“打烟”。

不过到底是“二维时代”的游戏,那些粗糙的画面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多少吸引力了。

看向了桌子上那个黑黢黢的头盔,叶炜忽然感觉心中微微一暖。

“谢了,兄弟。”

……

同一个世界。

遥远的大洋彼岸。

弗吉尼亚州的某间屋子里灯光一片漆黑,只剩下一台电脑还亮着。

这是唯一一台没有联网的笔记本电脑。

闪烁的屏幕上只留着一串轻描淡写的字符。

“不要试图耍小聪明。”

“不要觉得自己的规则能解决别人的问题。”

“你们有自己的问题需要解决,有那个时间不如管好你们自己。”

“这是警告。”

也是他们这半年来唯一的进展。

左手揉着乱糟糟的头发,卷头发的男人一脸崩溃地晃动着鼠标。

“没用……这台电脑也没救了。”

这里是中情局的特别行动小组的办公室,代号是“Wasteland”,而他们的目标是一个“根本不存在”却能“正常访问”的网站。

起初他们是在一个游戏社群里发现的这个网站。

一开始任何人都没有将它当回事儿,只当成了一群汉语文化圈的网民们在玩梗。

直到越来越多的CG放出,一名叫菲克的高级探员出于好奇尝试寻找网站的后门,才渐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个网站根本不存在。

但却能正常访问。

这种反常的情况,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发现了外星人。

联邦起初对这种细枝末节的问题并不重视,毕竟连这种事情都要特别关照一下,他们的基层人员得累死。

不过考虑到这种现象确实很反常,经过一级一级的上报,CIA最终还是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这个案子的小组。

对于负责这个小组的菲克而言,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只要他能漂亮的完成这个任务,肯定能获得部长的赏识。

就这样,他们在这个昏暗的屋子里没日没夜地加班了半年,甚至自学了汉语在,只可惜一直没有任何进展。

对方的服务器安全做的滴水不漏,根本没有一丝破绽,让菲克请来的网络信息安全专家很是头疼。

不过,情况终于在最近出现了转机。

对方在“Beta0.2版本”的更新中放开了《废土OL》的游戏币交易。

众所周知,一个系统刚刚开发出来的时候,往往是漏洞最多的时候。之前那些版本公告上不一直在修复BUG吗?

菲克有理由相信,这个新上线的“银币交易平台”,会成为攻克特洛伊城墙的突破口!

为了这次行动的顺利,菲克找来了他能找到的最强的信息技术团队,要求他们不惜一切代价骇入网站的服务器,找到那家匿名企业的所在地。

如果条件允许,最好是把“梦境”系统的相关数据弄到手,这将成为他立功的关键!

不管能不能成功,总得试一试。

反正对方之前一直都很佛系,对他们的频繁试探没有任何回应,想来也是不敢得罪强大的米利坚。

然而令菲克没想到的是,他用一枚比特币的代价,换来的却是整个系统的崩溃。

对方不但干掉了他们的服务器,还顺手删光了他们服务器里的所有数据。

看着房间里瘫痪的一台台电脑,菲克只感觉心里在滴血,头皮一阵发麻,手脚冰凉。

他仿佛已经预见了,他上司暴跳如雷的怒骂。

“147台服务器全灭……结束了。”

双手彻底离开了键盘,另一名坐在电脑前的信息技术专家,最终也放弃了挣扎。

“我们的对手是个怪物,令人沮丧的不是他们的手段有多高明,而是他们的技术让我无法理解。“

“你知道我刚才经历了什么吗?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拿着石矛守城的原始人,而我的面前是奥丁派来的巨人。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惹怒它,但它还是朝着我伸手了……”说着,他比出了右手的小拇指,语无伦次地继续絮絮叨叨那些难懂的话。

“……最多一根小拇指,不会再多了,而这就已经超出了我们服务器承受的极限。”

菲克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别自己吓自己……”

他承认,他们在信息技术领域可能有些差距,但最多也就是T64和豹二的程度,还不至于拉胯到谢馒头的程度。

然而——

心中的不自信让他不禁在语尾带上了一丝疑问的语气。

信息技术专家摇了摇头。

“不是自己吓自己……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恕我直言,这是一场不对称的对决,他们赢得不光彩,我输了也没什么好丢人的。”

扔下这句话,他精疲力尽地靠在了椅子上。

那表情多少有些自暴自弃。

“刚才我就想问,你们谁把灯关了。”

瞥了一眼头顶熄灭的灯,又瞟了眼笔记本上熄灭的充电信号灯,他忽然皱起了眉头。

“停电了?”

现在停电还有什么用。

菲克掏出手机看了眼,没有信号。

就在这时候,他的属下脚步匆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和惊恐。

“停了,不止我们这儿,整个州都停了!该死,基站没有信号,切换备用发电机需要时间,现在整个部门都乱成了一团。我不想将两件事情关系在一起,但它就发生在几秒钟之前。”

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男人,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

停电……

而且是整个州。

相比起整个州停电造成的经济损失,他们坏了一百多台服务器倒显得微不足道……

菲克的喉结艰难动了动,虽然现在还是三月份的天气,但他却感觉房间里热的让人窒息。

他脑子很乱。

更想不通。

明明之前几次对方对他们的网络攻击都是一副“唯唯诺诺”、“不敢还手”的样子,怎么这次突然还手了?

现在想来,对方之前并不是什么不敢得罪,而是根本懒得理会。而这一次,对方不但出手了,而且是无差别无限制的反制,直接把整个州的电闸都给拉了。

这会不会太过分了?

坐在电脑前的卷毛男人愤怒地捶了一拳桌子。

“这是恐、怖袭击!”

菲克匆匆瞥了他一眼,轻轻咳嗽了一声。

“你有证据吗?如果没有证据……最好别将这两件事儿联系在一起。”

一旦将这两件事儿联系在一起,他们就必须做出正式的回应。而一旦做出正式的回应,身为负责人的他就得为这次失败造成的损失负责。

何必呢?

又没人宣称对此事儿负责。

发电机重启,通讯恢复,房间里也恢复了光明。

然而房间内的气氛却充满了压抑。

一名探员捏着眉心,头疼地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企业?”

菲克同样想说这句话。

有这样逆天的技术他们居然拿去……做游戏?

这和重生了跑去打DOTA有什么区别?

头盔……

要是能弄到头盔就好了。

菲克心中一动。

如果能追查到收到那枚比特币的钱包,至少能锁定一个玩家的身份,即便对方在大洋彼岸,他们不方便直接派人接触,但对第三世界国家公民的间接笼络手段实在是太多了——

等等。

菲克的额前忽然划过一滴冷汗。

就在刚才,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在策划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弄到头盔并不难。

但只是弄到头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至于代价更是个未知数。

那些疯子有办法在数秒之内让一个州的电力系统瘫痪,而自己这边不但找不到问题出在了哪,甚至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儿和他们有关。

或许……

自己应该认真考虑一下那句“警告”的真正含义,以及“隐患”从联邦的电力系统扩散到其他系统的风险。

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菲克深吸了一口气,环视了一眼房间里的各位同事们。

“入侵服务器的思路存在问题……我不怀疑我们有能力攻破他们的服务器,但我们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对方展现出的技术实力,显然不是我们情报网已知的组织或者机构所拥有的,否则那些人早就用上了。”

“同样很明显,我们其实并不存在直接的利益冲突……或许换一种温和的手段,更能让他们感觉到我们的诚实。”

虽然大家的表情都很诡异,但没有人反驳。

“很高兴我们达成了一致。”

两个黑人第一第二系列40厘米(边走边做)最新章节列表

菲克松了口气,点了点头,用缓和的语气继续说道。

“我刚才的表达可能比较委婉,我的意思是……”

“要不我们先填个表?”

……

同样的事情在其他地方也在上演。

大洋彼岸。

某地方。

宽敞明亮的房间里很安静,桌子上堆满了文件,垃圾桶里塞满了烟头,还有几根掉在了地上。

十几个人安静地忙碌着,从脸上的黑眼圈来看,他们已经兢兢业业的加了好几天的班。

不过,明天应该可以放个假了。

大概是经不住他们连日的操劳,没宕机的电脑只剩下一台。

就当是这样吧。

其实比起那个“不存在的网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们更想知道那些“更不该存在的头盔”是如何凭空出现在玩家们手上的。

这比经济问题严肃的多。

“能查到那个人吗?”

“查的到,但也查不到。”

老警员皱了下眉头。

“什么意思?”

年轻的警员叹了口说道。

“去年四月份之前的信息全部消失了,没有删除的痕迹,而是根本没有。他就像是凭空出现的幽灵,我们唯一的线索是那个企鹅号和截止到去年四月为止的几条聊天记录,他没有可以隐藏,或者说根本不屑于隐藏。”

另一名同事皱眉说道。

“他总有自己的社会关系吧?账号里的好友呢?注册手机号呢?”

相比起那个连社交账号都没有的“晓琪”,那个代号叫“阿光”的策划很可能是他们唯一的突破口。

年轻人沉默了一会儿。

“最邪门儿的地方就在这里。”

“我们知道很多,但根本找不到他工作过的地方,也找不到他的父母,我们翻遍了江城大学的档案室和当地的人才市场都找不到关于他的档案,要么那些资料是伪造的,要么是被篡改过……他消失了,甚至从未出现在我们眼前,就像是天上飞来一架UFO,将他连同他存在的痕迹一同吸走了。”

然而与这种诡异现象相对的是。

锁定那些玩家们的身份却很容易。

网站上的信息是一片黑幕,但监控群聊信息总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他们小组级别很高,负责案子的情况也极其特殊。

一般有关人员上门查这些敏感的东西还需要手续,但他们可以直接弄到。

“除了聊天记录,还有银行转账信息,虽然锁定不了网站内的信息,但可以锁定同一时段同金额的所有转账然后进行甄别,购买游戏道具不构成违法,但我们可以让他们配合我们调查……需要联系他们吗?”

沉默着的老人忽然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