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很多时候,双方境界明明相同。

可偏偏他的大道河流就比你猛的多。

直打的你道之河流断绝。

大道感悟消散。

最后真灵俱灭,惨败而亡。

这可不就是大道的强弱区别?

所以因此之下,混沌之中也排出了前一百条大道河流名次。

至于百名之后,就不值一提,基本相差不大。

但在李清看来。

境界相同,实力不同简直太正常了!

哪怕修的同样的大道。

还有被别人碾压的呢?

你打不过,那就是你菜。

可别赖混沌大道!

所以李清笑着看向孔宣。

点头道:“说的好,族叔能明悟本心,重新悟道,那五行大道便是最强大道,只待族叔日后道成,你我共游无边混沌!”

“知我者,子寿也!”

孔宣听的喜不自胜,终于控制不住,仰头叉腰,哈哈大笑起来。

接引双手合十,善哉个不停,也是满脸笑容。

现在看来,他的西方教立不立神州,传不传教,已经无所谓啦。

如今跟随人皇陛下,寻的新的混沌大道。

去超脱洪荒,逆转神魂,迈进无边混沌!

乃至和那无数混沌生灵一较高下,争锋大道。

这,才是他该干的事情啊!

哪像以前,修行到了顶峰,无所事事。

他和准提只能以世间为棋盘,众生为棋子,气运为脉络。

和三清明争暗夺,争一个面子上的输赢,争一个教派的正统,争一个大道的传承。

现在看来,那简直就是无聊到了极点!

我的道,岂会终于此处!?

我将于混沌深处绽放!

因果大道!

接引目中泛光,隐隐巍峨。

“好了,接引,你带我去准提元神所在看看吧。”

李清见两人各是志得意满的模样。

便淡淡看向了接引,似乎闲谈一般的说道。

接引一听,满脸的笑容陡然一滞!

他皱起眉头,看向了李清。

片刻后才摇头缓声道:“回陛下,圣人元神,寄托虚空,都是极其隐秘之事,所以准提元神寄托何处,我也不知,无法带陛下前去。”

李清笑了笑道:“你不知?你俩情同手足,不,说起来你俩比手足还要情深,所以,他知道你元神所在,你,也知道他元神所在,放心吧,你与寡人说,寡人也不是要害他,而是过去看看,看看能否救他一救,省了他万年功夫。”

“让你说你就说,你还怕子寿害他?简直可笑,子寿若真想害他,你不说又怎么样?不过寄托在洪荒周边,花费一段时间,还能找不到?”

孔宣见接引一脸犹豫的神色。

顿时冷哼一声道:“别磨磨唧唧的!”

接引想了想后,深知孔宣说的没错。

而李清想必不会撒谎。

因此点头道:“倒是什么事都瞒不住陛下,贫僧的确知道准提元神所在。”

“嗯,那看看去。”

李清说着往外走去,同时笑道:“另外你的元神也该回来了,别为了一个所谓的混沌之力,就将元神放在外面,那样元神永远不得大道洗礼,如何寸进?不死不灭也只是假象罢了,还能真不死不灭?不过是你们互相菜鸡互啄,各自伤不了对方罢了,这鸿钧骗你们的小招数,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

听着李清的话,接引浑身顿时一颤!

目中露出震惊之色。

额头都沁出汗水。

是了!

元神寄托虚空,这法子看似可得无边大法力,无边大道行。

可元神却与法身分离,几乎是成圣时什么修为水准。

呻吟婉转 娇啼狂喘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那么以后的,永恒时间,都会是这个水准!

几乎不得寸进!

只有得到更多的功德,加持法身。

法身,似乎才会强上那么一些……

简直歹毒啊……

亏的当初紫霄宫听道,鸿钧讲法,得知这一办法之后。

无数生灵皆心中激荡,只求元神寄托虚空,不死不灭,永恒不损。

却从未想过,这是鸿钧的大阴谋!

他要整个洪荒的生灵,最多,就只能修道洪荒大道圣人!

然后,再无寸进!

日后便由得他,随意采摘!

而元神若不寄托虚空,那就证不了道!

因为元始不寄托虚空证的道,便是真正的混沌大道!

接引双手微微颤抖。

陷入了深深的后怕之中。

倒是李清见接引不动,转头看了过去。

皱眉道:“怎么了?你悟道了?站着不动?”

“多谢陛下指点!”

却见接引,陡然回过神。

对着李清躬身一拜,大喊道:“若非陛下,贫僧等愚钝之辈,还以为元神寄托虚空,是个什么天大的好事!哪怕日后修为就算没有增益,也绝不会想到,是元神寄托虚空带来的原因!”

李清一听,倒是眉头一抖。

一脸无所谓道:“这有什么?寡人就算不说,以后你们自然也会明白,否则你们也太蠢了。”

“啊!我听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陡然一声叫喊。

只见孔宣瞪着眼道:“那不是说我的元神也得拿回来?否则永远无法寸进!?”

李清看了过去,闭眼叹了口气道:“是的,没错,你也得去取回来,快去快去。”

“娘的!我去取!差点误了自己终身大事。”

孔宣一拍脑门,只一步迈出,就消失无踪。

而接引则是长长吐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