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阶进化者视如珍宝的灵药,他们瞧不上眼。

凡事皆有例外,如果出现让他们都心动的宝物,那吃相,就不一定好看了。

两个老怪物就是想看看,有没有某个幸运儿,把那种至宝带出来。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有一说一,有梦想的人,就是了不起。

当白天秀和龙昊辰交上手,两个老怪物当场感应到,少年手中的木剑很不一般。

龙家以祖传剑法闻名,对于各种大宝剑有深入研究,一看龙昊辰削铁如泥的家传古剑居然斩不断无名木剑,龙三山立刻判断出那木剑不简单。

只是一个眼神交流,谢特·比奇就知道龙三山对那把木剑很感兴趣,也乐得发起助攻。

助攻之余把事情搞大,连尼古拉斯一起干掉,从此龙家和比奇家族绑定在一起,形成二合一的强力,否则很难承受奥古斯丁家族的怒火。

此时的白天秀,已经和龙昊辰打了七十多招。

看起来白天秀很吃亏,动作越来越力不从心。

远处观战的谢特·比奇忽然皱了皱眉:“那小子剑法看似笨拙,却有大巧如拙的韵味,怕是在扮猪吃老虎,你家那晚辈要吃亏。”

龙三山闻言非常淡定:“我那侄孙子的剑法,我最了解。他还没使出压箱底的东西,好戏还在后头。”

秃顶老人对龙昊辰很有信心,深信龙昊辰要用反伤剑幕干一票大的。

果不其然,又打了几招,白天秀手中木剑迸发出强烈剑芒,使出全力一击。

早就在等这一刻的龙昊辰,立刻开启了反伤剑幕。

“蠢货,高明的剑客不会犯同一个错误。”

开启反伤剑幕的一瞬间,龙二少心里是这么想的。

白天秀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人民的秀儿收招了。

那看似全力爆发的一剑,距离反伤剑幕只有0.01厘米的时候,突然收了回来!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上次在山谷里那一战,白天秀被龙昊辰智商碾压。

风水轮流转,今天被智商碾压的人,变成了龙昊辰。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招之间。

当白天秀收招的一刹那,龙昊辰差点哭了出来。

对方故意卖了个破绽,骗他使出了大招。

开启反伤剑幕的龙二少,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因为他的剑幕,最多持续十秒钟,冷却时间还很长。

在这段时间里,只要对手不进攻,那种剑幕完全没有什么卵用。

此时白天秀跳到几步开外,长出了一口恶气。

当初的一剑之仇,今天总算还回去了。

片刻之后,等反伤剑幕消失,白天秀突然气势暴涨,犹如猛虎下山!

远处观战的数百人集体看傻了,几秒钟之前,他们以为龙昊辰能把白天秀吊起来打,现在反过来了,那个手持木剑的少年,摆出了爸爸打儿子的架势。

为了避免意外,白天秀故意使出了八十一招归元剑法,将BUFF叠到了满层。

随后他笼罩在炽白剑芒中,使出了超强一击。

龙昊辰瞳仁缩成了针尖,万念俱灰,完全找不到解锁那一击的方法。

突然,一声苍老的喝声传来:“畜生,你敢!”

伴随那喝声,一柄古剑破空而来。

那一幕,和传说中杀敌于十步外的飞剑,相差无几。

毫无疑问,观战的龙三山出手了。

神力!

感应到那飞剑恐怖的威慑力,白天秀立刻开启了第四个基因锁,狠狠斩向了疾驰而来的飞剑。

两道剑光碰撞在一起,惊天地泣鬼神。

少年的最强一击,和龙三山的随手一击,分出了结果。

仓促间使出飞剑的龙三山,算不上全力施为,瞬发的飞剑充其量发挥了五成功力。

按理说八星强者的五成功力,对付四星进化者绰绰有余,哪怕秒杀五星高手也不在话下。

而世界上有一种异类,总能出人意表。

眼前的白天秀,就是那个异类。

神力加持的最强一击,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化解的。

带着小怪兽去上学:大炕上翁熄粗大交换H

哐当!

疾驰而来的飞剑,竟然被木剑硬生生斩断!

看到断成两截飞出去的古剑,龙三山差点咬断了舌头。

他的佩剑来历不凡,乃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物,突然间说断就断了。

斩断飞剑的少年,一往无前,继续朝着龙昊辰斩去。

好个白天秀,如同杀神附体,一剑斩落了龙昊辰的脑袋。

一击得手,少年不做停留,又朝丽托比奇斩去。

“爷……啊!”

丽托·比奇尖叫着想喊出“爷爷救我”,可惜没说完人生中最后一段完整的台词。

山顶上的谢特·比奇,被少年斩断飞剑的手段惊呆了。

即使金发老者的惊愕只有弹指一挥间,也足够全力爆发的白天秀连杀二人。

“三哥,杀得好!”

看到丽托比奇人头落地,尼古拉斯高声喝彩,满脸的大快人心。

苏玉妍则彻底吓傻了,痴呆地看着杀气密布的白天秀,满脑子想着一个问题:那可是议长家的千金啊,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有人欢喜有人愁,尼古拉斯欢天喜地的时候,山顶上的蒙面女孩,泪水夺眶而出。

女孩知道,那个少年是为了她,才毅然决然斩出了那一剑。

同时她也知道,那一剑斩出,少年再也没有退路。

当众斩杀丽托比奇,少年已经无处躲藏,不管躲到十大基地任何一个安全区,比奇家族都会不惜代价要他的命。

流泪的女孩,心中万念俱灰。

她今天特地把老校长请出山,正是担心丽托比奇背后出动了老怪物。

怕什么来什么,老怪物一来就是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