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口插着女伴也是传说中女朋友的滑冰鞋。

滑冰鞋下面的锋利的刀片让两人深度连接。

只可惜,这种连接,不适合出现在冰上迪士尼的舞台上。

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个断手的伴舞在哀嚎。

场面一片混乱。

卢克立刻上前检查,邓肯虽然胸口被插滑冰鞋,但没有伤到动脉,暂时没有大碍。

而那个第一个摔倒,右手腕被后面的同伴的滑冰鞋直接切断的伴舞,伤势就严重多了,血流不止。

卢克立刻优先急救他。

“OMG!OMG!OMG!!!”

菲比她们这时也反应过来,一边拨打电话,一边跑了过来,菲比看见邓肯这幅样子,尖叫连连。

“他暂时没事。”

卢克一边急救一边安抚了一句。

当他稳定住伴舞的伤势时,救护车终于来了。

众人合力,先解开了邓肯女朋友连接在邓肯胸口的滑冰鞋上的脚,将他们分开,这才送到救护车上,送往医院。

“这或许是报应。”

艾玛看了卢克一眼,突然说道。

众人嘴角一抽。

虽然说这话听起来有点冷酷,但想到邓肯做的这些事情,对于菲比来说,的确太过分了。

说是报应也的确没错。

“别那么说。”

菲比不乐意了:“我理解他,也愿意原谅他,再说他还有一个直男弟弟呢。”

“……”

众人无语。

有时候她的脑回路真的不知道让人如何吐槽才好。

菲比坚持去了医院。

卢克则是带着艾玛回家了。

次日。

两人一大早就准备齐全的出发了。

森林中。

一大一小两人扛着长枪一边搜寻猎物,一边聊天。

“艾玛,听西佛太太说,你是个真正的天才?”

卢克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还好吧,不笨就是了。”

艾玛扫视四野,平静的说道。

“……你的表现可不止是不笨这么简单啊。”

卢克无语道。

如果不是听西佛太太说,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一开始西佛太太觉得艾玛除了日常练习滑冰外,整天坐在电脑前,根本没有看见她写过几次作业,于是有点担心。

但是每次查看艾玛的作业后,又发现不仅做了,而且得的都是A。

这让西佛太太上了心,仔细观察,这才发现艾玛的异常起来。

每次放学回来,艾玛根本不写作业,可当她有次终于忍不住询问后,艾玛却说写完了,然后进屋去拿,耽搁了一会后,拿出来一看,的确写完了。

而且都对,不出意外又是一个A。

可她非常肯定艾玛之前没写。

于是她更上心了,发现艾玛书包里经常背着计算机方面的书籍,都是比较深奥的那种,去学校观察了几次,上课艾玛根本不听课,只看带着的计算机书籍。

可老师一旦提问她,她又总能回答的很漂亮。

西佛太太回去和丈夫一说,两人分析了一番,觉得艾玛肯定是个天才,只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不愿意显露自己的天才一面。

商量了一番后,西佛医生提议将这件事告诉卢克,让艾玛心理上最亲近的卢克解开这个疑问,疏导可能的心理问题。

“有什么问题吗?”

艾玛看向卢克:“谁还没有个秘密呢?”

卢克一滞,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对啊。

谁还没有个秘密呢。

“嘘。”

艾玛冲着卢克竖起手指,然后眼神示意了一下,抬起了长枪,对准了一个方向。

卢克顺着看了过去,就见一个灰兔在远处驻足。

砰!

一声枪响。

灰兔应声而倒。

“漂亮!”

卢克带着艾玛上前,发现子弹正中眼睛,忍不住赞叹道。

艾玛看着死掉的灰兔,脸上露出笑容。

一上午,两人就在林中游荡,猎杀了5只灰兔,中午从车后备箱拿出剥皮装备,直接在林中开搞。

“你希望我是个天才吗?”

艾玛站在一旁笑看着卢克给兔子剥皮,好一会幽幽说了一句。

“你怎么样都好,只要你开心。”

卢克也想通了,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谁还没有个秘密呢。

不想说肯定都有自己的理由。

就像他是穿越系统挂逼,他和谁说了吗?

“唉。”

艾玛幽幽一叹:“如果邦妮他们也能这么想就好了。”

“你是故意的?”

卢克心中一动,剥皮的手顿了顿,抬眼看向艾玛。

“克丽丝蒂老是说她从小就生活在险恶环境中,被枪指着头,各种悲惨。”

艾玛平静的说道:“但是我比她更早,早在我睡在婴儿床上时,就因为邦妮贩犊被枪指着头,那时我才一岁十个月二十三天。

因为该死的记忆力,我直到现在还清楚的感知到枪口顶着我的脑袋时那冰凉的触感,臭烘烘的犊贩的戏谑和凶狠,邦妮打死不认的无赖嘴脸。

一切都清晰如正在发生一样。”

“高清图像式记忆力!”

卢克瞠目结舌。

这分明是隔壁谢尔顿的天赋能力。

“高清图像式记忆力?”

艾玛念叨着这个词语,点了点头:“很形象。”

说道这里,她深深看了卢克一眼:“但凡我看过的画面,都被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高清版本,可以随时翻阅。”

“……”

卢克嘴角一抽。

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不会吧?

不会吧?

“你真的是一个天才。”

卢克不愿意再想下去,苦笑道:“为什么不说出来呢?”

“说什么?”

艾玛冷笑道:“被一个酒犊俱全的妈妈抚养,有一个酒赌犊俱全的姐姐,还有一个酗酒暴躁的父亲,这样的环境下,平庸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一旦表现出异于常人的智商。

你觉得会如何?

妈妈姐姐肯定要抓着我,将我当成摇钱树。

而她们又和那些危险的罪犯纠葛不清。

天才不是优势,反而会是最大的危险。”

卢克呆住了。

隔壁的谢尔顿·库珀博士,从小就显露异于常人的智商,而当他能通过计算展现数学的威力后,他爸爸要他用数学计算来设计提升橄榄球队的胜率方案。

他奶奶要他利用数学计算来赌博。

他不甚烦恼,天天被缠着后精力不济,写作业时直接写了正确答案却没有写步骤,得了人生中第一个B,最后和妈妈打了小报告才摆脱了这种局面。

小谢尔顿能摆脱,是因为他有一个疼爱他的妈妈。

Emmm。

而且还是大眼睛的妈妈,瞪起眼来吓人的那种。

可艾玛却完全相反。

她不仅没有疼爱她为她挡住麻烦的妈妈,还有一个不断制造麻烦将她引向麻烦和危险的妈妈。

也有一个大眼睛,瞪起眼来吓人的亲人姐姐。

但这个姐姐却只会因为她不愿意帮她赌博而瞪起吓人的大眼睛。

酗酒暴躁的老爸,更是靠不上。

唯一能够彼此依靠给她温暖的哥哥卢克,却丢下她一个人跑了。

这种环境下,她最明智的选择的确就是假装平庸,平平安安的活到她能够掌控自己命运的时刻。

“那你的滑冰天赋?”

卢克忍不住问道。

和舞蹈老师在舞蹈室h:体育老师要了我一节课

“邦妮要跑了。”

艾玛平静的说道:“一个西毒的贩犊,还是小打小闹,抗风险能力太差。

当她再次偷拿犊品交不齐犊资,重重案底又让她不敢再去坐牢时,她准备跑路了,没有准备带上我。

我想着如果她有个希望,或许就会留下。”

“于是你就展露出滑冰天赋……”

卢克震撼的呢喃。

“电视上不经常放那些体育明星,一朝成名,赚取了海量的财富,不仅家人,连小伙们都一夜之间过上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嘛。”

艾玛讥讽道:“她是我妈妈,如果我有滑冰天赋,并且非常有可能一朝成名,那么她还给犊贩打什么工,直接将我培养出来,拿着一辈子都挣不到也花不完的钱,当VVVIP消费者不爽吗?”

“然后她就留下来了,并且成了服务员,努力打工培养你滑冰,却没等到你成名过上想嗨多少想喝酒多少就多少的好日子就提前嗨翻了……”

卢克只觉得这太黑色幽默了一点。

“或许这就是宿命吧。”

艾玛摸着自己的额头,淡淡的说道。

卢克默然。

“我想你更喜欢之前的我吧?”

艾玛看着他。

“不是。”

卢克苦笑道:“只是一下子知道这么多信息有点冲击……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既然知道她是个天才少女,那么就不能再把她当成一个普通小女孩看待了。

“看你。”

艾玛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对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我?”

卢克一呆。

“是啊。”

艾玛认真道:“你打算一辈子做消防员吗?”

“应该吧。”

卢克也不确定。

他当消防员只是因为有消防员系统,如果有天消防员系统不再局限于必须是注册消防员,那么他还真的不想当消防员。

“这个世界很危险。”

艾玛看着他:“我不担心你当消防员,但却担心你碰到其他危险,所以我现在第一个目标是成为一名黑客,你觉得呢?”

“……”

卢克目瞪口呆。

她真知道。

该死的,一定是高清图像式记忆力,那次在医院当着她的面时间暂停扇了邦妮的耳光,换成一般人谁也不可能知道。

但落在她这样人的眼中,时间暂停前后身形的细微变化,都是那么的刺眼。

她或许猜不出卢克的超能力是什么,但也隐约感觉到了。

所以她才说想当黑客,或许是想帮他黑掉所在区域的监控,防止留下痕迹被人发现。

毕竟如果真的被摄像头录下,落入有心人的手中,仔细比对,时间暂停阶段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因为时间技能都是针对的整个世界时间线。

可时间暂停结束时,不管卢克期间干了什么,再回去摆成时间暂停前的姿势,普通人肉眼察觉不出来,但却瞒不住视频的不断放慢分析。

这让他异常后悔和警惕。

以后不管是在艾玛和谢尔顿这类有高清图像式记忆力的天才面前,还是在普通人面前,只要使用时间暂停一定要避开所有人的视野区以防万一。

“上次在冰激凌店,那个疯女人?”

哪怕已经这样了,几乎可以肯定艾玛真的知道了,但卢克依旧不想直接坦白自己最大的底牌,想到什么,转移话题。

“那是一个杀手。”

艾玛也不再隐瞒:“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杀手,在冰激凌店吃东西时,她注意到了克瑞斯,应该是克瑞斯的一头卷发吸引了她。

她应该是知道笑容的概念却不知道如何发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强行挤出的笑容让克瑞斯深感不适。

然后她看到和克瑞斯对笑的你,模仿你的笑容,才让克瑞斯笑出来。

当时我发现她的不对劲,看见她擦拭了腕表表盘上的血迹,于是和克瑞斯说话,打断了她们的继续交流。”

“然后她就对你不爽,临走前掀翻了你的冰激凌。”

卢克恍然,不过迟疑道:“不过你确定她是杀手?也许那是番茄酱呢?”

“我能分清血和番茄酱。”

艾玛白了卢克一眼:“而且我事后翻查了当日的新闻,发现有议员突发意外去世,应该就是她的手笔。

等我黑客技术再熟练一些,买台性能更好的电脑,或许就能找到更多的讯息。”

说道这里,她眼神冷漠。

“别干傻事。”

卢克吓了一跳:“为了掀翻冰激凌这种小事去追踪这种杀手是完全不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