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舜整天都待在房间内,哪儿也没有去走动,阿虎经过一晚上的功夫,跟黄家的下人也是打成一片。

看着那如同吃货一般的大老虎,黄家上下都是非常的开心。

为了吃的东西,阿虎可以连面子都不要,做一些高难度的动作,只为自己换来一些美味可口的食物。

看到这里,肖舜是满脑袋黑线。

他原本看阿虎长得威武,这才决定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坐骑,可谁知道这家伙是个吃货,而且还是个毫无原则的吃货。

这事儿,还真是让人感觉有些丢脸啊!

与此同时,牛家的下人们经过一系列的调查,也发现肖舜已经成为了黄家的座上宾。

听罢仆人们回报的消息,牛长春气的是浑身颤抖,重重的将手里的茶杯扔在地上,随即满脸怒容的说着。

“黄家的人好大的狗胆,居然连老夫的敌人也敢收留?”

长安街上,实力最强大的两个家族便是牛家和黄家。

因为竞争关系,这两个家族自然也是势同水火,之前已经爆发过不少的摩擦与纷争。

作为两个庞然大物,他们的争斗如果太过白热化,最后势必会两败俱伤,如此便宜他人的事情,牛长春和黄岐自然是干不出来的。

然而,这一次的情况有所不同!

黄家竟然胆敢收留跟牛家过不去的人,这无疑是一种挑衅行为。

按下心中怒火,牛长春冷冷的问:“那小子为什么会被黄家收留,你们调查出来了没有?”

闻言,一名家将有些忐忑道:“这个……”

时间紧迫,他们即便动员了家里的大部分下人,但调查出来的情报也非常有限,根本就不知道黄家收留肖舜的原因。

见对方支支吾吾,牛长春没好气的拍了拍椅子扶手:“一个个都是废物,这样一点小事情都处理不好,老爷我养着你们干什么!”

“老爷息怒!”家将顿时脸色大变,接着猛然想起一件事情,立刻汇报:“老爷,昨夜黄家召开了一场欢宴,场面可谓是非常盛大,将镇天镖局的所有掌柜都叫了过去。”

镇天镖局,乃是黄岐跟胡老共同创办,抓们负责为城外的势力押送货物,其中最大的客户,就是黑水寺!

这些事情,牛长春非常的清楚,但他搞不懂为什么昨天晚上黄岐要宴请那么多的客人。

据他所知,城里最近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啊!

思忖一番无果,牛长春抬眼看向家将,接着吩咐道:“你们继续给我调查下去,一定搞清楚这里面的缘由。”

老爷的吩咐,家将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刻领命而去。

当天傍晚,调查的结果被送回到家里。

看着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的牛长春,家将连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喘着粗气道:“老爷,调查出来了!”

闻言,牛长春眼睛微微开哥,其中流转着一缕精芒。

旋即,他不紧不慢道:“说!”

家将立刻回答:“我之前找了一个镇天镖局的人询问情况,据说黄岐之所以收留那小子,是因为他们要给对方设立一座功德碑!”

“功德碑?”牛长春眸光一凛:“他们为什么要给那小子修建功德碑,难不成双方还有什么故事在里面?”

“老爷猜的没错。”家将点了点头,补充道:“据说镇天镖局这次在送货途中遇到了一帮土匪,眼瞅着就要全军覆没,最终却是被那叫做肖舜的小子所救,若非是此人,他们这趟可谓是损失惨重啊!”

闻言,牛长春冷冷的笑了起来:“呵呵,原来如此啊!”

瞥了眼意味深长的老爷,家将追问:“老爷,咱们接下来该如何?”

牛长春面若寒霜道:“那小子敢打伤牛家的人,而且跟黄家有着一定的关系,我又岂能任由他胡作非为!”

话至于此,他微微一顿,随即走到书桌旁笔走龙蛇,写下一封邀请函,接着扔给了一旁守候的家将。

“将这份邀请函给黄岐送过去,老子明天倒要好好问问他,看他敢不敢保那个叫做肖舜的家伙!”

牛长春跟黄岐斗了很多年,期间彼此倒也还算克制,但是这一次,牛长春为了自己声誉,也是不惜跟老对头撕破脸皮了。

暴露羞辱调教小蚤货|青年武警献精bl肉

黄牛两家的争斗,势必会迎来下半城无数人的目光,牛长春如今就是要看看黄岐打算如何跟自己应付,要是对方拿不出一个说法来,那他绝对不会息事宁人。

毕竟,黄牛两家发生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这事儿必须要尽快做出一个了断才是,若是无法将黄岐这个对手铲除,牛家想要在长安街上获取更大的利益,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手里的邀请函,家将也立刻知道了自家老爷的意思,欲言又止道:“老爷,这样会不会闹得太大了一些,万一要是下不来台……”

不等他将话说完,牛长春摆了摆手:“不需要下台,老子跟黄岐斗了那么多年,如今也时候该一较长短了,这眼中钉肉中刺要是不拔除,我牛家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的在下半城崛起。”

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家将也知道了老爷的决心。

这一次的事情,势必会在下半城闹得满城风雨,就是不知道最后谁才能够成为那个脱颖而出的存在了啊!

作为牛家的仆人,家将自然希望自家老爷能够获取最后的胜利,如此一来他们也能够跟着水涨船高。

但黄家并非是什么阿猫阿狗,要不然也不可能跟家大业大的牛家抗衡那么多年的事情。

所以,此刻谁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子。

揣着满腹心事,家将立刻拿着邀请函去了黄家。

看着家将急匆匆而来,黄家的护院满脸鄙夷的问:“牛家的人,来这儿干什么?”

由于双方老爷的交恶,黄牛两家的下人自然也是势同水火,彼此只要遇见,定然是一番冷嘲热讽。

然而,家将此刻却没有功夫去跟黄家的护院逞口舌之利,而是取出牛长春亲手书写的邀请函,冲着护院摆了摆。

“奉老爷之命,特意给黄老爷送一份邀请函。”

护院一脸愕然道:“你家老爷请我家老爷敢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