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速度发挥到极致,按下云头,朝着洛峰镇急速而去。

镇子之外,轩辕书生抬头看着面前这块刻着“洛峰镇“三个大字的牌匾阁楼,心下彻底凉了,牌匾之上,一片褐色的污渍,凑近一看,却满是血腥味。

“镇子出事了?“

轩辕书生心中大惊,再也无心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急忙冲进了镇子里。

一路疾驰而过,他看到整个镇子内没有一道身影,浓重的血腥味,飘满了整座街道,房屋建筑倒是遭到了洗劫一般,都成了废墟,不少还都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越往镇子内走出,这种废墟状越发强烈,等到了镇子中心,他顿住脚,彻底愣住了,心脏狂跳,身体一下发麻发热了起来,四肢控制不住得颤抖。

此刻,在他的眼前,镇子的最中心,这里平日里是贸易广场,此刻却堆满了腐臭的尸体,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各种臭虫乱飞,血迹已经凝固,像是结了厚厚一层冰。

这里是整个镇子所有人的尸体!

随着“扑通“一声闷响,哪怕是已经成了修仙者的轩辕书生,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跪了下去,看向这座尸山的双目,早已布满了泪水,眼眸变得猩红,脸颊之上青筋暴起,无尽的怒火,如同一堆干柴之上被扔上了一点火星,大火瞬间跃出。

“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轩辕书生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剜了一刀似的剧痛了起来,这种感觉让他大汗淋漓,脸色一片苍白,呼吸甚至都有些困难了。

然而这堆积如山的尸体,却像是一把利剑一般,直直得插进了他的心脏之中,如同地狱般的场景,只是看过一眼,便再也无法忘却。

接着,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咬牙起身,拼命朝着镇子的最北面而去。

一通跌跌撞撞地狂奔之后,他来到了镇子最北面,毗邻洛山山脚的一处人家前,望着那扇掉在地上的院门,他已然不抱什么希望了。

进屋之后搜寻了一番,家里一片狼籍,父母的身影都已不再,地上还有被拖动的痕迹,看来应该是也在那座尸山之中了。

他又跌跌撞撞地跑出来,来到家对面的一处院落前,见到那里和自己家中几乎是一模一样。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仿佛碎了一般,无边的黑暗再次袭上心头,他当场昏厥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自己似乎正在移动中,但他实在是太累了,精神中的冲击让他几乎要失掉了生的意志。

他刚刚死里逃生,从刑场上捡回了一条命回到了家中,结果整个镇子的人都被杀了,尸体堆成了一座小山,家人没了,深爱的人也没了,一切都没了。

他已无意做什么大官,只想回到生养自己的小镇,陪着父母和深爱的人渡过这一生,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让一座平静了几百年连小小的摩擦都没有发生过的镇子,惨遭屠杀?

不知被移动到了什么地方,但后背传来的一丝柔软感,让他的身心稍稍舒服了一些,他的意识也逐渐模糊,彻底陷入了昏死状体啊。

不知多久之后,轩辕书生的意识恢复了过来,并在这时,鼻子闻到了一股十分清新的药香,如同桂花一般。

他试着睁开了眼睛,虽然浑身仍是十分酸痛,但眼皮总算是睁开了,循着药香看去,他看到了一个体型伛偻的老者,正蹲在一座药炉前扇着炉火,熬着汤药,那药香便是从这儿传来的。

轩辕书生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下边的床却发出了一阵吱呀呀的怪响,立即引起了老者的注意。

“你终于醒了?别乱动,你先前七魂散了三魂,差点伤了根基,精神力也几近崩溃,好在你命不错,遇到了我这个老家伙,不然你早就玩完喽!“

老者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轩辕书生一听,自己也是一愣,而后一回忆,发现的确如此,便立即对着老者拱手道:“原来如此,多谢仙家救命之恩,晚辈轩辕书生,此恩没齿难忘!“

“哈哈哈,别这么说,我可不是什么仙家,不过是多看了几本杂书罢了!“老者一听被叫作了仙家,笑得更大声了起来,连连摆手道。

轩辕书生坚持道:“不管您是不是仙家,救了晚辈一命,便是那救苦救难的仙人不假!“

“也罢,你乐意这么叫就叫吧,汤药快熬好了,先把这副汤药吃了再说!“老者没再和他掰扯下去,而是弯着腰回到药炉旁,将炉火熄灭,小心翼翼地将药炉搬下,倒出了其中的药汤。

药汤倒出药炉,更是清香四溢,整间屋子都被侵染了。

老者讲汤药端到轩辕书生的面前,轩辕书生无比感激地接过,满满得全部喝下了肚。

顿时,汤药下肚,一股发自内心的暖意向着身体的四肢百骸散溢而去,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身体上的酸痛感也不再那么强烈了。

“感觉怎么样?“老者接过药碗放到了一旁,问道。

“好多了,多谢仙家救命!“轩辕书生坚持称他为仙家,并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意。

“你也不用感激我,我只是刚好路过,唉,是真惨呐!“老者随意得摆了摆手,似乎救下轩辕书生,只是顺手的事而已。

“真惨?仙家您这是什么意思,洛峰镇的事,您是不是知道什么?“

然而这话轩辕书生听后,却在他心中直接炸开了锅,于是立即迫不及待得问道。

“知道一点,怎么,你想听?“老者听到他的声音如此激动,回身奇怪得看了他一眼道。

“我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请您务必告诉我!“轩辕书生重重得点点头,道。

“这件事,你想听,我也得做好怎么去讲的心理准备!“

忽然,老者的神色变得极为凝重沉郁,原本有些老小孩的眼神,也一下子变得深邃沉寂,本就有些哆嗦的四肢,更是颤抖了起来。

第5169章落峰镇之灾

“三个月前,洛峰镇正值洛山之上桃花盛开,你也知道,这洛山之上种了上万株桃花,每当桃花盛开之际,漫山遍野,一片火海,桃花的香气更是能够蔓延上百里,吸引了无数人前来游玩赏花!“

老者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没有盯着轩辕书生,而是低头看着面前的地面,开始了洛峰镇的地狱之景。

桃花盛开,自然吸引来了无数游客,这其中便有一来自国都的显赫大族之人,早就听闻洛峰镇的桃花之景十分壮观,因而特地带上家眷仆人侍卫一干上百人等,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赏花。

镇守此地的官吏听闻,自然是准备好用最高的礼仪接待,甚至腾出了官衙作为显赫大族的行宫,供他们临时居住,又是特地挑选了当地各种美食佳肴,极尽自己所能讨好他们。

终于,显赫大族带着家眷侍卫姗姗而来,全镇百姓夹道欢迎,所有的官吏亲自上前牵马引路,直至官衙之内。

然而即便如此,全镇百姓依然没有任何一人见过这显赫大族的样子,他们自进入镇子前,便都坐在一辆辆豪奢的马车之中,这些马车全都镶嵌着金银玉石,珍贵无比,大族的家眷更全都是娇贵之躯,美其名曰见不得凉风,不能开窗开门。

不过这倒也并没有什么,众人忍忍也就罢了。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群c的文章(小荡货好紧)最新章节列表

打点好入住事宜之后,镇司亲自领着所有官吏,去拜见了这位显赫,并向他们说明了自己所有的安排,事无巨细,非常的完整,并且已经尽了洛峰镇最大的能力。

显赫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镇司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去了。

镇司无奈,也不知究竟是何意,但也不敢多问什么,只好退了出去。

随后的几天,显赫由侍卫保护着,前往洛山观赏了桃花,又喝了当地特色桃花酿,吃了镇司特意准备的美味佳肴,总算是得到了显赫的几乎夸赞。

镇司包括所有的官吏这才放下心来,总算是讲这个祖宗哄开心了。

显赫在洛峰镇待了五天,将这里的风景名胜都观赏了一遍,很是满意,并对镇司说,回去之后一定上报朝廷,对这里进行嘉奖,并会号召其他人也来这里游玩。

镇司连连感谢,若真能如此,那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说不定真能借着这次机会直接腾飞呢!

临行的那一天,好奇的民众再一次来到了街道两旁,好奇地看着显赫大族的马车,尽管已经看过了一次,但是对于他们而言,依旧十分新奇,不少小孩子不停得问着大人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大人也都不耐其烦得回答了他们。

围观的民众,一路从街道排到了阁楼的位置,毕竟这可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显赫大族,和之前那么多年的相比,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忽然,原本肃清的街道道路之上,一个小女孩手里拿着的一个茅草扎成的小人,不小心掉进了道路之中,她抬头看了一眼父亲,父亲正盯着显赫的马车两眼放过,根本没工夫理会她。

她只好咬咬牙,钻过护栏,自己一股脑地跑了进去。

她将地上的稻草人捡起,小心地拍打掉身上的泥土,不由得笑了起来。

“马德,哪家的小破孩,敢挡我们的路,想死了是吗!“

一声厉喝传入了小女孩的耳中,巨大的吼声以及烈马的嘶鸣声,直接把小女孩吓了一跳,她立即回身,却看到一只如同巨物般大的烈马,随着驭马者的双手紧握缰绳,这才在距离她不过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而直到这时,先前那位父亲才发现自己女儿不见了,连忙冲到路上,将女儿抱起,并对着马车不停得谢罪道:“实在不好意思,大人,小女是我管教无方,请您饶过她这一次吧,我们下次一定不敢了!“

“挡我的路,你知道什么下场吗?“

这时,从车窗传来了一道略带怒意的声音,虽并没有看到人,但谁都知道,这句话是显赫对着小女孩父女说的。

这位父亲哪里知道什么下场,于是连忙摇头并再次求饶道:“这……请恕草民一罪,我愿意代替小女接受您的什么惩处!“

“哦?任何惩处,那么死你也愿意吗?“

车窗内的声音令人不寒而栗,尤其是还隔着个窗帘,让人不由得胡乱猜测了起来,这说话之人到底是什么人,长什么模样?

此话一出,那位父亲的心当即凉了半截,好似掉入了冰窟,浑身剧烈地抽搐起来,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之中。

此时的他非常痛苦,一面是自己的亲骨肉女儿,一面又是自己的生命!

“好……好!,我愿意替我女儿死,前提是希望大人能够放我女儿一条活路,还只有五岁半,求求您了!“

那位父亲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正对着说话之音的马车,苦苦哀求道,同时暗中示意女儿赶紧离开这里。

然而这一切,全然没有逃过“显赫“的眼睛,小女孩刚刚一动,便立即有手持长枪的侍卫,将枪尖竖在了小女孩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父亲见状,急忙将女儿拽回,抱在自己的怀中,正欲继续和显赫谈判时,忽然只见一道黑骑从远方而来,掀起一片片的尘埃,仿佛是有什么绝密紧要之事要送到似的。

所以,在这路口之上,显赫立即命令仆人将马车停下,等着那人的到来。

不多时,那匹黑骑果然停了下来,对着马车内的显赫,宣读了一道圣谕。

接到圣谕的显赫,在离开镇子前的那一刻,只得调转车头再次回到了官衙之内,并找来镇司和所有官吏,让他们按照要求去抓人来审!

“抓人来审?审什么,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