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贵族的迎宾小姐们,都感觉到了一种不容违逆的压迫感,一时间都有些沉默了,甚至有几个心中有些动摇了。

她们也不傻,相反还都是人精。眼下看着杨天如此淡然自若、毫不怕事,心中也能猜到,这个年轻小伙子可能没有他外表看上去那么简单。

然而……

愤怒是能让人失去冷静判断的。脸上有着鲜红巴掌印子的朱莱斯此刻根本想不到那么多了,恼羞成怒道:“你个穷酸小子在这儿装什么呢,就你这身地毯上捡来的行头,哪怕在怎么装腔作势,也

变不成贵族少爷!”

然后她对着其他的护卫们大喊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把这家伙收拾了啊!”

其他护卫们此刻也是如梦初醒。

他们毕竟没有看清杨天刚刚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看体型、看外表,怎么看杨天也没有把那壮汉打飞的可能性。

估计……可能是那家伙自己一不小心摔倒了吧?

于是,他们也不再多想,但出于谨慎,还是一起朝着杨天冲了过去,准备将这小子拿下再说。

然而这时,杨天手里拿出了一颗浑圆晶莹的珠子。

珠子上散发着淡淡的、温和的光芒。

杨天握着这颗珠子,冷冷一笑。

周围忽然……

起风了。

现在是正午,是太阳最明媚的时候。虽然整个凛冬城本质上是处于苦寒之地,但由于暖日咒印的存在,城内的温度向来是不低的。尤其是红月集会这种热闹集市,本就资金雄厚,对暖日咒印的维护

一向十分勤勉,所以这里的温度一向不会低于二十度。再加上正午的暖暖阳光,此刻走在集市里的顾客们甚至会觉得有些燥热。

然而就在这种环境下……一阵冷风吹来。

并不急促,并不狂暴,只是悄悄萦绕了一周,整个前厅内的温度就骤然下降。

如果有一支现代科技打造的数码温度计放在这里,估计人们就会看到一幕奇景——温度计的示数迅速地从二十多,变成十几,再到0,然后继续缓缓往下。

这一刻,那些衣着有些暴露的迎宾小姐们顿时感觉自己好像走出了城外、踏入了严冬,浑身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起来,冻得脸色都青了。而那几个正准备朝着杨天冲过来的高大护卫们,魁梧的身体表面竟是都开始渐渐发青,隐隐覆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他们的四肢都迅速变得僵硬,竟是有些动弹

不得了!

最神奇的是——只有杨天身旁的伊亚和马克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温度变化,他们有些害怕地看着那些人身上发生的变化,只觉得疑惑。

“这……不会吧……这是……神……神术师?”一个护卫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杨天手里的灵珠,感受着周围骤降的温度,心中却比身体上还要感到森冷!

而其他人听到这话,心也都迅速凉了下去。

神术师?

那可是这个世界最高贵的一类人。

富商巨贾?达官显贵?

那些身份在一个实力不俗的神术师面前,都是笑话!

哪怕是贵族,普通的贵族,和身为神术师的贵族,那都不是一码事!

普通的贵族,只能仗着自己的家族名声,在外边耀武扬威。

而真正的神术师,只需要展示一下自己神术师的身份,自然而然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尊重和敬畏!

“怎……怎么可能?这家伙衣着这么破烂,怎……怎么可能会是高贵的神术师……”朱莱斯脸都绿了,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张开 c烂你 H,甜甜圈吞进大巧克力棒视频

杨天嘲弄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头看向那些护卫,“你们刚刚好像说……要对我出手?要不……你们试试看?”

护卫们瞬间石化,甚至不敢与杨天对视。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

“噗通——”

“噗通——”

“噗通噗通噗通……”

一个接一个地,这些护卫们都跪在了地上,对着杨天磕头认错。

“对不起,神术师大人,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他们埋着头,恭恭敬敬地说道。在这个弱肉强食、神术为尊的世界里,他们贸然对一位神术师出手,哪怕神术师将他们全部杀了,也是理所应当,没有人会责怪神术师的。也就是说——他们刚

刚几乎是在找死!杨天懒得再理会这些护卫,看向那些冻得瑟瑟发抖的迎宾小姐们,道:“好了,我不想再在这儿站着给人当猴看了。来个人,带我们进去找个包厢吃饭。另外……

帮我给你们老板带句话,我不希望这个女人再出现在这家酒楼。当然,这只是个建议,你们老板可以选择不听。”

几位迎宾小姐早就被震慑得没了脾气,很快有一个走过来恭恭敬敬地将杨天等人迎进了酒楼,往楼上走去。

伊亚就走在杨天身后,微微仰着小脑袋,呆呆地看着杨天的后脑勺,想着刚刚杨天拿出宝珠时释放出的那种强大无匹、仿佛能镇压天地的气息。

这就是神术师吗?

真的……好帅气呀!

我以后也会成为这样的神术师吗?

伊亚这样想着,小脸都有点激动得微微发红。而那个名叫朱莱斯的迎宾小姐,脸色彻底惨白,颓然倒在地上,知道自己这下是彻底完蛋了——老板绝对不会因为她而去得罪一位神秘的神术师的。所以她一定

会被开除,甚至……可能受到更严厉的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