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沈庆沈将军亲手写的信,信上称眼前这位就是千岁夫人,让我等一定全力保护夫人周全!”

“快!”看到飞刀的时候,秋吉年就已经相信眼前的杜若是真的,听主薄说完信的内容,他激动得挥着手,“快,打开城门,让夫人入城,快点!”

守城吏去传令开城门,秋吉年急匆匆地奔向台阶的方向,太过激动差点摔跤,幸好被一旁的年轻将军扶住。

几个官员和将军来到城下的时候,城门吏已经打开城门,将杜若等人放进来,又急急地将城门关好。

“临风城城守秋吉年见过夫人!”秋吉年挑袍俯首于地,“不识夫人真面目,刚刚多有得罪,请夫人责罚!”

“战乱之时,理应谨慎。”杜若跳下马,亲自走过去将老人家扶起来,“白石关情况如何?”

“夫人……”秋吉年声音一颤,“下官无能,白石关……失守了。”

杜若听到耳中,也是心脏猛地揪紧。

千赶万赶,日夜不停,因为一直骑马,她的腿都不知道被磨破几回,到底还是晚来一句。

“那……周德洪何在?!”

“周将军刚刚带着残兵回来,看他身上有伤,下官让他先去疗伤休息了,现在就在城备府!”

“白石关回来多少人?”

“只有周将军还……三四千人马,其他将士皆沐血白石关!”

杜若的拳头猛地握紧。

果然,原著的剧情再一次上演。

这个该死的周德洪!

转身飞身上马,她猛地一提马缰。

“带路守备府!”

三万将军只剩三千,那可是二万多条活生生的人命,全部都毁在周德洪的一念之间。

他还有什么资格活着?

当年看漫画的时候,她就气得牙痒,恨不得将周德洪碎尸万段。

今天,她非杀了这混蛋不可!

攵女狂欢在餐桌上H: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厨房

众人匆匆上了车马,将杜若带到城中守备府。

车队在守备府前停下,杜若飞身下马,将马缰交给随行的锦衣使,在台阶下转过脸看向秋吉年。

“通知全城军官百姓,本夫人乃千岁先锋,不日,千岁大军即到。”

杜若相信,沈芳洲只要接到消息一定会来。

她要做的就是在沈芳洲和援兵赶到之前,保住这座临风城。

眼下,最重要的是稳住民心。

一旦民心乱了,这城也就乱了,她现在就是要给所有人吃一颗定心丸。

秋吉年闻言大喜:“快,通知全城!”

主薄得令而去,秋吉年上前一步,抬起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