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会在这里碰到唐沐阳,不禁疑惑道:“若涵姐姐,唐前辈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投靠了城主府?”

“不会!”凌若涵摇摇头。

如果唐沐阳真的成了城主府的客卿,那他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因为这个地方,是专门用来宴请城中名流的,而唐沐阳不但得到了邀请,位置还那么靠前……

难道说,他除了大夏族人的身份,还有其他来历?

好奇之下,凌若涵奔向唐沐阳的脚步,也不由得有加快了些。

……

不远处。

“凌师妹和那个白衣男子认识?”

吴清河阴沉着脸问道。

一旁,之前同样被唐沐阳救过的人,此刻也反映了过来,忙回道:“吴师兄,他就是唐前辈……”

“哦?”听到这话,吴清河的脸色,又黑了几分:“居然是他!”

说着,他便冷笑着,站起了身。

看到这一幕的瞬,有人好奇道:“吴师兄,您要去哪儿?”

“既然是凌师妹的救命恩人,本座自当去见见。”

说完,吴清河就快步走向了唐沐阳。

其他人对视一眼,都察觉到了吴清河对唐沐阳的敌意,于是,不少人抱着看戏的心态,也纷纷抬腿朝前走去。

……

唐沐阳这边。

他正吃着异界美食。

忽然,一阵香风袭来。

紧接着,一道温和的声音,传入耳中:“唐前辈,好久不见!”

听到这话的刹那,唐沐阳放下筷子,对凌若涵轻笑道:“好久不见,凌姑娘!”

说完,他又对着风无烟点了点头。

其实,他早就发现凌若涵她们了,不过他自认为和她们没什么交情,也就没放在心上,但现在,既然她们主动来打招呼,他自然不会视而不见。

于是,一番寒暄后,风无烟好奇的盯着唐沐阳,想问问他,是以什么身份,被秋日寒邀请来的,但话还没问出来,身后就传来了吴清河的声音:“你就是大夏族的唐沐阳?”

说话间,他还一个箭步上前,将凌若涵往后一拨,挡在了她和唐沐阳中间,仿佛是为了告诉唐沐阳,他和凌若涵关系不一般。

看到这一幕的瞬,凌若涵有些不悦。

自作主张!

真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不过,她最在意的还是唐沐阳的态度,唐前辈……该不会误会了她和吴清河吧?

想到这,她忙紧张的瞥向唐沐阳。

此刻,唐沐阳也是眉头紧皱,显然很不高兴。

不过,他不爽并不是因为凌若涵,而是吴清河在提到大夏族时,那轻蔑的语气和高高在上的样子,真是太欠揍了,要不是看在凌若涵的面子上,他早就一巴掌将其拍死了。

于是,在冷冷的瞥了眼吴清河后,他就拿起筷子,继续吃喝了起来。

见此,吴清河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喂?你是聋了吗?没听到本座在跟你说话?原本看你天赋不错,本座想拉你一把,让你来我纯阳宗做杂役弟子,谁知你竟这么不识好歹,真是没教养,难怪你们一族会被上苍抛弃,活该……”

一番讥讽后,他又看向凌若涵,训道:“凌师妹,你也别怪师兄说话难听,但你既然入了我纯阳宗,那就该和卑劣的大夏族人划清界限,哪有像你这样自降身份的,你这样不光会让自己颜面尽失,就连门派也会蒙羞……”

听到这,凌若涵的两条眉头,都快拧在一起了。

尽管她对大夏族也没什么好感,可唐沐阳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决不允许任何人侮辱唐沐阳。

当即,她就要为唐沐阳说话,可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道有些沙哑但却充满威严的声音,就传入了耳中:“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跟唐大人说话!”

美妇巨蟒舍不得拔出来|英语老师的兔子好软啊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侧目,望向唐沐阳身后一个垂手而立、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老者。

刚才,就是他在呵斥吴清河。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那谁啊,居然敢这么跟吴师兄说话,活腻了?”

“胆子真大,连纯阳宗的人都敢惹。”

“哈哈,倒也是个忠仆,只可惜他的主人注定保护不了他。”

“完了!他和唐前辈,都得完蛋。”

“……”

众人说话间,风无烟赶紧拉了拉凌若涵的衣袖,一脸担忧的传音道:“若涵姐姐,怎么办啊?吴清河本来就不喜欢唐沐阳,现在他的仆人还……”

“不用担心。”

凌若涵轻笑道。

“嗯?”

“你仔细看看唐前辈身边那个老者,可认识?”

“好像……”

一听这话,风无烟才发现自己对老者有印象,忙仔细观察起来,几秒后,她突然睁大了眼睛,无比惊讶:“那……那不是百宝阁的鉴定师吗?”

“是的。”

“那……他和唐前辈……莫非,唐前辈也是百宝阁的人?”

“也许吧。”凌若涵点点头。

其实一开始,她就注意到了站在唐沐阳身后的黄老,这也是她在看到吴清河针对唐沐阳,却丝毫不担心的原因,毕竟百宝阁的势力,可不比纯阳宗弱。

有百宝阁撑腰,相信吴清河也不敢对唐沐阳做什么。

事实也确实如此。

纯阳宗离北寒城不远,平日里宗门所需的丹药灵草,几乎都是通过百宝阁购买的,吴清河自然也认识百宝阁的鉴定师。

之前,黄老低着头没说话,他也就没在意,现在才发现,唐沐阳的身份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复杂一些,忙抱拳笑道:“黄大师好,晚辈纯阳宗第二真传吴清河,若有冒犯之处,还望大师见谅……”

一番道歉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