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佩兹内心无限感慨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这一切对她来说就像是一场梦。

她感觉自己活了二十余年,还不如今天经历的事情来得多。

花旗财团与另外八大财团从翻脸到和好,并且将摩根财团捧成了哥谭市第一财团,爷爷顺位将家族家主、财团董事一等真正掌权的位置全部传授给她。

说真的,她受宠若惊,即便已经猜测到了可能会变成这样。

爷爷为她做的事情不仅如此。

顺带的,还将家族中可能影响到她的势力全部拔出。

首先是第一继承人的姆格斯·摩根,接下来的十年,他将在牢狱中渡过。

至于她的养父母,则是赶出了家族,剥夺了家族中的所有产业,赶出了哥谭市,就算两人一辈子不工作,账户里面的钱也足够他们吃了。

其余在摩根家族遭难的时候离开的成员,同样被剥夺家族名号。

剩下能够相信老摩尔的,自然也就顺从洛佩兹了。

一个接着一个的责任加身,让洛佩兹有些猝不及防,如梦似幻。

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结局。

在她的幻想中,或者说是曾经的幻想中。

最想做的事情也只有一件,那就是带着自己发展起来的产业,独立出去家族,再也不和布朗·摩根,佩尔·摩根这两个养父母见面。

本以为这是遥远的梦想。

天知道,一接触张小凡,三两天内就实现了。

这更加令她感受到,所谓的‘张小凡’这三个字有着怎样的魔力。

一成为摩根家族的家主,她下令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其过世的亲身父亲研究出来的这幅特殊眼镜,以及相关资料全部交给张小凡。

张小凡第一时间便将其毁掉。

至此,自由圣都之中,能够依靠科技看穿张小凡真面目的人,已经彻底没有了。

稍微还有一点儿威胁的,也就是那个举办拍卖会的神秘势力。

从摩根家族这里偷盗去的一部分资料,经洛佩兹所说,以摩根家族原本的实力,可掩人耳目可能有点难度。

但是以现在这个第一财团,摩根家族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因为张小凡的关系,现在哥谭市中大大小小的势力,都要给他们摩根家族三分薄面。

这让洛佩兹打心底里的尊敬张小凡。

这才提议,让她亲自开车载张小凡去拍卖会。

要不是老摩尔因为连续通宵近两天,精神上已经熬不住了。

要不然,老摩尔妥妥会提议他来开车。

滴。

充满科技感的房门刷的一下,朝着墙边缩了进去。

张小凡缓缓走来。

“走吧。”

门口这位被哥谭市妖魔化成阴谋家的洛佩兹,低下了头,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她的眼中,带着浓浓的尊敬,她从来没有如此心甘情愿的服侍一个人过,洛佩兹在心中如此想到。

很快,一辆加长版的黑色轿车便驶离摩根庄园。

张小凡无需将在约翰家族中得到的纸张交给洛佩兹,成为摩根家主的她,早已经知道目的地。

很快,洛佩兹驾驶着的加长版黑色轿车,停在了一栋十分宏伟的建筑面前。

这是整个哥谭市唯一一座,最为盛大的教堂。

谁也没想到,被盗取的白头海雕,居然会在这种神圣的地方举行拍卖。

这根本就是对哥谭市本身的蔑视!!

但在意这点的人很少,来到这里的人,除了哥谭市特殊组织的调查员之外,剩下的,要么是想到得到白头海雕的,要么是来看热闹的。

洛佩兹将车停好之后,随同张小凡站在教堂门口,望了一眼这座教堂。

高冷女侠被蹂躏,她的紧致被他的昂扬填满

教堂不仅仅是哥谭市最为宏伟的,还被人称之为,世界上最古老,最具有纪念历史价值的教堂。

教堂门前,三个联在一排的大门,有二十一个穿着旧的绣花袍子的帝王的神龛,中间的巨大天窗被两个小小的横窗护着,好象一个牧师被执事和副执事陪着。

一座镂空花的高楼,用它细细的柱子撑持着一个沉重的天花板,最后是那两座黑而厚的塔带着它们倾斜的檐屋,每隔五大步一个地安排着,呈现到眼睛里来,虽堆积而并不混乱,带同着无数雕刻的和塑造的肖像,很适合全体的庄严伟大。

两人一出现。

瞬间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

“瞧!那不是摩根家族的新任家主吗?她旁边的人是谁?竟然能够站在这一位身边?”

“我的朋友!你真是不要命了,那一位可是摩根家主的扶持者!”

“摩根家族是绑上大人物了,只希望这个大人物能够一直给他们带来好运。”

周围响起一阵阵议论纷纷的声音。

毕竟这两位可是这些天,哥谭市中名声最大的人了。

硬抗玛卡炼丹世家的诛杀令而存活,逼得九大财团跪服,凌驾于哥谭市之巅。

对于普通人来说,洛佩兹和张小凡两人,便是哥谭市的掌权者。

但是对于真正的修炼者势力来说,这不过是一场小波浪罢了。

兴起的所谓摩根家族,也只是别人新的傀儡。

算不得什么。

这类人通常都会不顾洛佩兹和张小凡在不在场,直接表示了对两人的不屑。

面对这种情况,洛佩兹时常会冷着脸,狠狠的瞪过去一眼,警示一番。

张小凡对她来说,可是超级大恩人!她可见不得张小凡被人揶揄。

时而有效,时而迎接冷笑与戏谑。

这让洛佩兹心里有点不舒服。

通常这时就会偷偷斜上张小凡一眼,生怕他不高兴。

但在看到张小凡那波澜不惊的脸色,一颗心又放了下来。

蚊蚁耳语,张小凡自不会在意。

两人迎着目光,步入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