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个柳饭饭的口供,这让他怎么写进卷宗里,真要这么写了,领导不得削他,说他脑袋进水了啊。

程承只得给唐木宸打了电话,但是唐木宸没接,他转而打给了唐天元。

唐天元问道:“人是怎么死的?”

“凶手是失手杀人……”程承把事情原委说了一番。

唐天元心下更惊,跟柳小姐说的一字不差。

他告诉程承:“你们还没破案,柳小姐就知道这些了,柳小姐是有真本事的大事,不是那些江湖骗子。”

程承惊讶:“可她看起来那么小。”

“程少爷,人不可貌相。”唐天元笑道。

程承点点头:“你说的对,但问题是我不能就这么上报上去啊。”

“这个我就帮不上程少爷了。”唐天元爱莫能助。

程承无可奈何的挂了电话,也不打给唐木宸了,打了也没用,这事还得他自己解决。

唐木宸过了好几个小时才看到程承的电话,他给程承打了回去。

“什么事?”程承接通电话,听唐木宸如此问他。

程承道:“就是那个柳饭饭口供的事情,不过我已经解决了,你敢相信吗,我们国家居然有专门处理这种案件的部门,叫什么特殊案件调查组,好家伙,一个个级别比我还高。”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唐木宸把木歌教育过他的话拿出来教育程承:“你要对未知的东西存有敬畏之心,你不知道的事情不代表不存在。”

程承:……

他乐了,问道:“唐大少爷现在是转性了吗?”

唐木宸懒得搭理他的调侃,道:“没事挂了。”

“别别别,再聊两句,你哪天回纽约,走之前再聚一聚啊。”程承说道。

“不了,明早就走。”唐木宸道:“下次吧。”

程承有点遗憾:“行吧。”

又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一夜好梦,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唐木宸一行人就去了机场,他的专机已经在候机了,走VIP通道登了机,很快就起飞了。

等飞机平稳之后,唐天元送来了早餐。

饭饭感觉唐木宸实在太有钱了,居然有自己的飞机,她忍不住问道:“你有多少钱?”

暴露娇妻给学生玩 翁熄性放纵交换01

“不知道。”唐木宸摇头。

饭饭了然,有钱到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的那种。

“所以你可以随便吃随便喝,不会吃穷我。”唐木宸示意她别客气。

饭饭想了想,说道:“我给你这些保镖一人一道护身符吧。”

总不好白吃白喝。

唐木宸嗯了声。

她这个人很有行动力,说画符就画符,吃了饭就把符纸,朱砂毛笔都拿了出来。

唐木宸没见过道士是怎么画符的,难免好奇,全程观看,可惜没看懂。

饭饭小手挥舞的很快,刷刷刷的没一会就画了几十张护身符,喊了唐天元过来,把护身符交给他,让他给保镖一人发一张,贴身佩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