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没有波澜,面对母亲她们逼宫,她没有软弱。

可此刻看到叶凡出现,心头的委屈就压抑不住倾泻了出来。

她再怎么坚强再怎么强势,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相比自己拼死拼活铸造出来的盔甲,她内心深处更加渴望一个避风港。

现在叶凡出现,尽管知道这个男人不属于自己,但听到他给自己撑腰,汪清舞还是娇躯颤抖。

看到叶凡和郑俊卿这两个不速之客出现,整个会议室的汪氏族人全都抬起头。

汪氏族人的目光都习惯性带着一股子居高临下的审视。

几个对叶凡不熟悉的汪氏族人,更是一脸不屑或冷笑,觉得这小子脑子进水来挑衅汪家。

唯有风韵妇人等几个老古董脸色微微一变。

“郑俊卿,刚才的话是你说的?你一个家族弃子有什么资格说那话?”

“你还以为自己是当初的郑俊卿啊?你知不知道,今时今日的你,进汪氏大门都没资格。”

“就是,你郑俊卿都自身难保了,还牛哄哄冒出来庇护汪清舞?郑乾坤给你的勇气?”

“告诉你,你已经上了蔡青青和天下商会的黑名单,等着死无葬身之地吧。”

“来人,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什么玩意。”

几个汪氏族人站起来对着郑俊卿气势汹汹叫嚣。

郑俊卿似乎早习惯这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局面。

他无视汪氏族人对自己的鄙夷,耸耸肩膀对众人开口:

“这话当然不是我说的。”

他很是坦诚:“除了我确实没有实力庇护汪清舞之外,还有就是我没资格庇护汪清舞。”

一个汪氏子侄喝出一声:“不是你在猖狂,那是谁?”

叶凡缓步向汪清舞走去:“当然是我。”

几名汪氏族人下意识要阻拦,却被叶凡一手推翻出去。

汪氏子侄脸色一沉:“你是谁?”

“他是赤子神医,金芝林创始人,叶堂门主之子,武盟少主,还是华医门幕后老板。”

不等叶凡出声回应,坐在主位上的风韵夫人淡漠出声:“他比郑俊卿有资格叫嚣多了。”

听到风韵夫人点出叶凡身份,原本就认识的汪氏老古董脸色更加难看。

几个不熟悉叶凡的汪氏族人也收起鄙夷。

赤子神医那些不算啥,叶门主之子以及武盟少主两重身份,足够让他们忌惮。

而且这也让他们想起汪翘楚跟叶凡的恩怨。

叶凡昂首挺胸上前,坦然迎接着风韵夫人的敌意目光:

“夫人说的不错,这些确实都是我的名头。”

“不过,对你们更有意义的身份是,我是一线牵集团的大股东。”

“这个公司,法理上来说,是我叶凡说了算。”

“所以汪清舞是不是交出夏国董事长的位置,你们说了不算,清舞说了也不算,我叶凡说了算。”

叶凡石破天惊:“对了,还有一个私人身份,那就是我是汪清舞的男人。”

为了给汪清舞一个最大庇护,也为了断掉汪家以后继续给汪清舞找婆家,叶凡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什么?

汪清舞的男人?

风韵妇人惊呆了。

汪氏族人惊呆了。

郑俊卿也懵了。

就连汪清舞也目瞪口呆。

叶凡无视众人的难于置信,走到汪清舞身边淡淡开口:

“也就是说,清舞是我叶凡的女人。”

“没有人可以欺负她,也没有人可以强迫她做不喜欢的事。”

“我更不会允许你们什么逼宫逼婚。”

“以前我不知道就算了,但现在看到了,我就要警告你们一句。”

“再对清舞瞎哔哔,不管是普通子侄,还是她母亲,甚至汪报国,我都不会客气。”

叶凡对着风韵夫人很是强势:“总之,谁让清舞不开心,我就让谁不开心。”

全场一片死寂。

他把我弄得走不了路 乱妇情满四合院风流

谁都没有想到,叶凡会突兀的出现在汪氏集团。

也没有想到,叶凡会不管不顾庇护汪清舞。

更没有想到,叶凡跟汪清舞有一腿。

“混蛋,死丫头,你跟叶凡鬼混在一起?”

很快,风韵妇人反应了过来,一拍桌子怒吼:

“怪不得你一直推脱不肯嫁人,怪不得你要带着资源来夏国发展。”

“原来你早跟叶凡这王八蛋搞在一起。”

“你知不知道,叶凡是害惨汪氏家族的人?”

“你知不知道,你哥汪翘楚是叶凡母亲害死的人?”

“叶凡和赵明月是我们仇人,哪怕不能报复,但你也该知道两家是死仇。”

“结果你不仅不想着给你哥讨回公道,或者远离叶凡这个混蛋,你还跟他厮混在一起?”

“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你死去的哥哥吗?对得起风雨飘摇的汪氏家族吗?”

“而且五大家很多人都知道,叶凡是宋红颜的男人,他们还已经订婚了。”

“你做叶凡他的女人,就是不要脸的小三,就是人人唾弃的贱人。”

风韵妇人很是暴怒:“你简直丢尽老爷子的脸,丢尽汪氏家族的颜面了。”

一群汪氏老古董也都纷纷附和汪清舞是不要脸的人,还喊着她没资格做汪氏继承人。

“还有你叶凡!”

风韵妇人又望向叶凡,色厉内荏喝出一声:

“我不管你跟汪清舞什么关系,也不管你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总之汪家不欢迎你。”

“你别给我纠缠汪清舞,更不要介入汪氏家族多管闲事。”

“虽然你有叶门主他们庇护,我们动不了你。”

“但你如果铁心要来汪家兴风作浪,破裂汪氏和挑唆我们母女感情,我保证跟你拼命。”

“汪家虽然不够强大,但依然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风韵妇人柳眉倒竖:“滚吧,别丢了你爹和九千岁的面子。”

“够了!”

没等叶凡站出来说话,汪清舞挺直了身子,对着众人喝出一声:

“第一,大哥汪翘楚一事,是他罪有应得,他不仅让叶凡命悬一线,还让唐平凡他们横死。”

“就连汪氏家族的中流砥柱汪三峰也死在黄泥江。”

“你们怜悯和同情汪翘楚可以,但替他辩驳和仇视叶凡那就相当可笑。”

“汪翘楚是施暴者,叶凡是受害者,害人不成自杀谢罪,你们哪来的资格仇恨?”

“汪翘楚虽然是汪家人,也是我大哥,但他被钉在耻辱柱上是毫无质疑的事情。”

“而且汪家只要有我一天,汪翘楚就翻不了案,你们也别想混淆是非。”

“我还需要提醒你,汪翘楚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唐门和叶堂他们没有趁机把汪氏家族毁灭……”

“靠的不是汪氏家族的底蕴,而是爷爷的主动认错和让出利益。”

“不然十个汪氏家族都在黄泥江一案中分崩离析。”

“爷爷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才换来汪家的存活,你们却还想着给汪翘楚翻案。”

“你们这是嫌汪家死得不够快?”

“你们信不信,一旦汪家给汪氏家族招魂,让他入葬汪氏祠堂,汪家马上成为众矢之的。”

“所以你们在仇恨叶凡给汪翘楚洗白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脑袋够不够份量。”

“你们千万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疼。”

汪清舞很直接地对母亲他们发出警告,让他们不要想着混淆是非葬送汪氏家族。

汪氏族人感觉到一股窒息感之余,也不知不觉安静了下来。

他们都清楚汪清舞这一番话不是恐吓,一旦让赵明月他们嗅到汪氏家族给汪翘楚招魂,怕是麻烦不断。

“第二,十分钟前,你们说,现在的权贵二代,风流一点,贪玩一点很正常,只要懂得回家就行了。”

汪清舞没有停歇,继续看着风韵妇人出声:

“你们无所谓沈长风多么醉生梦死,也无所谓他有多少个女人,怎么现在又介意我成为叶凡的女人了?”

“成为沈长风的女人,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做叶凡的女人,我他么的就成了不要脸?”

“你们要不要这么双标?”

“我今天也把话撂在这里了,我不会嫁给什么沈长风,我也不会从汪氏家族嫁出去。”

“我这辈子就做叶凡的情人,就做他的小三。”

汪清舞站起来挽住了叶凡的手臂:“我愿意伏低,我愿意做小,你们无权管我。”

叶凡也握住了女人冰冷的手给予温暖。

“死丫头,现在是你不要脸就行的吗?”

风韵妇人也站起来喝道:“不嫁给沈长风,蔡青青的事情,你怎么平?”

“蔡青青?别说事了,就是人,我也平了。”

叶凡搂着汪清舞淡淡一笑:“郑少,上人头!”

郑俊卿一挥手。

一个盒子很快端了上来。

啪的一声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