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最后这件事更是让贝振宇认为,妖族圣地之事没那么简单。

回去的路上,看了一眼心事重重的金岳霖,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

“老金,你放心,只要有少爷在,保证你能抱得美人归!”

金岳霖苦笑了一声,道:“我知道,就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这话说的,加入了通天谷,大家就是兄弟姐妹。”

贝振宇很是豪爽的说道:“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忙,一个人有困难,自己不好解决,但是大家一起帮忙,大事也就成了小事,哈哈……”

金岳霖轻轻点头,心中一片感动。

“谢谢,我明白的,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从刚才的情形来看,妖族圣地也不是铁板一块,我怕……冲突起来魅灵会受到伤害。”

贝振宇摇了摇头道:“你这就是关心则乱。魅灵好歹是妖族圣地的圣女,有哪个不长眼的敢伤害她?”

贝振宇这么想是没错,但也要看什么情况。

如果是以前,魅灵这个圣女的身份肯定非常管用,但经过这次之后,却已经大大折扣。

无他,妖族圣地有妖族圣地的规矩。

虽然有些妖族想要破冰,但大部分妖族依旧在墨守成规,尤其是妖族圣地的谷主。

其对人类修炼者有着极其强烈的仇视,因为他的妻子就死在人类的手里,只给他留下了一个独女,也就是魅灵。

作为妖族圣地独一无二的圣女,魅灵以前可以说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但她还是觉得不满足,于是非常任性的跑出了妖族圣地,想要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在这期间结识了金岳霖,并且两情相悦,还有了爱情的结晶。

只可惜,纸是包不住火的!

谷主魅影终究还是发现了这件事,如果当初不是魅灵苦苦哀求,并以死相逼,魅影是说什么都不会放过金岳霖。

更不会允许他们之间的孽种存在。

当时因为这件事,魔影为了发泄,还打动了异常跟人类修炼者的战争。

那一战人类和妖族死伤无数,最后明白了原因之后,金岳霖这个始作俑者曾经一度成为话题人物。

一部分人认为是他惹的祸,不该由人类修炼者承担后果,但更大部分的人是则是选择支持他。

毕竟能把妖族圣地的圣女搞到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本来这件事早就已经过去,已经没有人再去提起。

妖族圣地这边更是被魅影压制下来,可这次金岳霖的到来,却在妖族圣地引起了轩然大波。

几乎没有经过商量,妖族圣地就分为了两派。

一派自然是以二长老为首,想要取缔魅灵圣女的身份,同时将她逐出妖族圣地。

另一派则是以弥长老为首,支持魅灵的所作所为。

当然,他们的目的更多的是想通过这件事开放妖族圣地,跟外界互通有无。

而在这里两排明争暗斗的时候,魅影这个谷主却选择了沉默。

没办法,他依旧深爱着自己的妻子,肯定是不愿意跟人类修炼者合作。

但魅灵是他妻子留给他唯一的念想,他有不忍心让其受到伤害。

两难之下,他也只能选择视而不见,任由手下人去争斗。

他的想法很简单,坐山观虎斗,双方得出了结论之后再说。

所以贝振宇口中,不会出问题的魅灵,现在却身陷水深火热之中。

如果她不是魅影的女儿,身处争斗漩涡中心的她,肯定会被无数人刺杀。

当然,这些情况贝振宇他们不知道。

顺利回归通天谷之后,将此事跟周凡汇报了一遍,最后他问了一句。

“少爷,您看接下来该怎么做?”

周凡想了想说道:“既然正气诀已经给了他们,那咱们就暂时静观其变吧。”

美女校花娇羞雪乳乱颤:我和亲妺洗澡作爱H

“毕竟这种事强迫不来,而且妖族圣地封闭已久,必然有其缘由,这种事咱们也不好过多的参与,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周凡依旧还是怕麻烦。

而且他也不喜欢以势压人,不然他完全可以发动一场战争,以通天谷当下的实力,碾压妖族圣地完全不是问题。

贝振宇非常了解他的脾气,轻轻点头道:“好的,那我们就等上半年。到时候再去妖族圣地,看看弥长老他们怎么说。”

“……”

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不过用来修炼正气诀已经足够。

到时候这颗种子在妖族圣地发了芽,再去讨论这件事就会容易很多……

半年的时间对于当下的周凡他们来说,可以说弹指一挥间。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平时一个闭关就得几年时间,所以半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依旧是贝振宇一群人带着金岳霖,一行不超过百人,就那么施施然的再次来到了妖族圣地的谷口。

把守股谷口的依旧是金茂子,看到他们一行人,这家伙直接现身。

脸色古怪的打量了他们几眼,他撇着嘴说道。

“没想到你们还真是胆大妄为,居然还敢来我妖族圣地。好心的奉劝你们一句,最好现在就掉头走人,不然后果自负!”

“哦?”

贝振宇早就预想过来这里的情形,只是没想到一个守门的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非常好奇的问道:“这位朋友,我们是带着诚意而来跟你们妖族合作,难道会有守门问题吗?”

金茂子晃了晃大脑袋,无奈的说道:“有些事我这个看门的管不了,看在你们的确没有恶意的份上,我才提醒一句,现在的妖族圣地……很乱!”

这个结果在贝振宇的预料之中,他笑着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不过我们有事要办,麻烦你通知弥长老一声吧。”

“好吧,既然你们非要趟这趟浑水,那就自求多福吧。”

说完他不再理会贝振宇,而是取出了一块界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