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排名第三的那个女修,发出挑战。

对方应下,不过战斗并没有马上开始,等了足足一个时辰,天机才忽然落下,将他送进斗战场中。

视野慢慢恢复,陆叶立刻转头四望,发现这一次的地形跟之前得到的一些情报相吻合。

这是一处范围不小的地形,整个小空间内有两座光秃秃的高山,俱都有数百丈高矮的样子,高山上没有任何植被,乱石嶙峋,山势不算陡峭,相对平缓。

陆叶取出自己的飞行灵器,尝试御器升空。

果不其然,跟之前得到的情报一样,这个场地是禁空的!

察觉到这一点,陆叶便知自己这一场的对手,又是选择了那种对她极为有利的地形。

禁空的场地无疑意味着搜寻敌人的难度增加,望着一左一右两座高山,陆叶也不知敌人会选择那一处作为制高点,索性站在原地等待起来。

依依已经先行出发去搜寻敌人的踪迹了。

不片刻后,依依就传来讯息,找到了敌人的踪影。

陆叶立刻朝右边那处高山奔去,风行加持之下,身后拖出了残影。

然而才攀爬不到百丈,一道破空声就已袭来,他闪身一躲,只觉一股劲风擦着自己面前掠过,脸颊生疼。

抬头望去,只见山顶上已经多出了一道高挑的身影,那女修身穿一件白底紫边的紧身长裙,勾勒出曲线曼妙的身材,脑后一个高马尾,手上持着一张劲弓,脸色冷漠,居高临下地俯瞰过来。

这就是陆叶此次的对手了,一个箭修!

这是一个很小众的流派,但往往流派越是小众,就越难应付,因为不常见,所以修士们应对这种小流派的经验难免不足。

在这种禁空的地形中,又被对方抢占了制高点,陆叶的开局无疑极为不顺。

他想要击败对方,最起码也要杀到自己能御器的范围内,但在这整个过程中,肯定要被对方不断以箭失招呼。

两人如今高度落差应该有两百多丈,看起来不算太多,可这只是高度落差,真正距离最起码有五百丈之多。

修士射出来的箭失,可不是凡人能比的,那是拥有各种不可思议力量的箭失,这女修一箭射出五百丈,固然占了居高临下的优势,可也彰显对方箭术的不俗。

那一箭应该只是打个招呼。

又是跟上一场类似的情景,面对这些手长的家伙,想杀敌败敌,还得先想办法突进自己的攻击范围才行!

陆叶轻轻地吸了口气,隔着几百丈距离与对方对视了一眼,然后微微低下了身子,双腿间风行加持,原地陡然出现两个凹痕的同时,尘土飞扬,身形急速朝前奔袭!

几乎是在陆叶有所动作的一瞬间,那女修抬手就是三道箭失射了出来,这三箭呈品字形,封锁了偌大一片空间。

箭失未至,陆叶就感觉身上传来刺疼感。

对方这箭失明显是特别打造的,辅以她特殊的技巧和箭术上的天赋,拥有极强的穿透和杀伤。

陆叶高高跃起,避开这三道箭失,还没落地,又一道箭失凭空出现在眼前,在此之前,他竟没察觉到对方有射出这一箭的痕迹!

心头恍然,对方刚才射出来的箭失是四道,三前一后,最后的这一道才是杀招!只是这最后一道被前面三道完美地遮掩了。

身在半空中,避无可避,磐山刀出鞘,一刀斩向那袭来的利箭。

轰地一声爆响,灵力激荡,陆叶的身子在那巨大的冲击下往后飘去,才刚站稳身形,又是几道箭失逼近眼前。

对方的攻击连绵不绝,没有半点停顿,而且似乎能预料到他下一步的行为,陆叶纵能躲避这一次攻击,也会被下一次攻击所阻。

高山上,一个风行加持,飞奔前行,一个箭术无双,连珠不绝。

陆叶着实体会到了这女箭修的厉害,这样一位神射手,在大规模混战之中发挥出来的作用是极为恐怖的。

若是在乱战之中被这女子盯上,灵溪境修士基本没人能活,尤为恐怖的是,她的攻击距离及远,比起法修还要远的多!

陆叶的身影在高山上不断前行,时而后退,又时而左右腾挪,看起来狼狈无比。

但事实上他在不断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只半盏茶功夫,彼此距离就已经缩短了一半。

而到了这个程度,女箭修的箭术愈发恐怖起来。

之前距离太远的时候,这女子的箭术还稍显死板,但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对方的箭术愈发灵活,甚至能在一定程度控制射出去的箭失的移动轨迹,更加让人防不胜防。

依依蛰伏在暗中,没有出手,因为陆叶眼下距离那女子还远,若是她出手的话,很容易打草惊蛇。

只有等陆叶靠近对方距离足够近的时候,她才会暴起一击,确保能够配合陆叶毙杀强敌。

距离在拉近到一百丈左右的时候,陆叶的突进变得更加艰难,在这个距离上,对方箭术的威慑力暴增。

弓弦的铮鸣声不绝于耳,那一道道箭失就如从天滑落的流星雨一样,没有任何间隔,毫不停歇地朝陆叶打去。

光秃秃的高山上,乱石飞溅,尘土飞扬,陆叶身后尽是一个个被箭失轰出来的大坑,整个人更是灰头土脸,看起来狼狈至极。

直到某一刻,那连绵不绝的攻击忽然停止。

陆叶抬头望去,只见山顶上那女修手持劲弓,静静地站在那里,那弓弦上还有血迹在滴落,她一只手的五指上已一片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

女修的脸色苍白如纸,看起来消耗极大。

一炷香时间超高强度的施为,这女修明显有些抗不住了,相比较她自身的状态,陆叶更怀疑她的箭失怕是用完了!

这短短不到一炷香时间,女修射出去的箭失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大多数被陆叶避开了,少数一些没避开的,都被他用磐山刀挡下。

陆叶没再前行,只是静静地抬头仰望那女修。

战场印记有动静传来,应该是依依传讯,这个时候联系陆叶,明显是问陆叶要不要动手。

陆叶徐徐摇头。

“你很强,时广不是你对手!”

女箭修说完这句话后,抬头望着天空:“认输!”

天机落下,将她送出斗战场。

正如陆叶猜测的那样,她的箭失已经用完了,不可否认,她的实力极强,但她想要完全发挥自身的实力,对外物有很强的依赖。

箭失用完了,她拿什么跟陆叶斗?

囚禁play强制灌药玩弄H 么公吃我奶水边吃饭边做

而她之前之所以在接受陆叶的挑战之后又让陆叶等了一个多时辰,就是在筹备自己的箭失。

可以说,跟陆叶打的这一架,她血亏。

毕竟她的每一道箭失都是需要专门打造的,几百根箭失累积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待那女箭修消失,陆叶才归刀入鞘,站在原地默了片刻,任由天机牵引,回归木屋。

“呀,灵溪榜第三回来了,恭喜恭喜。”

一旁传来花慈揶揄的道贺声,这女人从外面修行回来,正好碰到陆叶。

陆叶没搭理他,传讯于连州,询问时广的情况。

“这是被欺负了?”花慈讶然。

依依上前,凑到花慈耳边低语几声,花慈顿时了然,掩嘴娇笑:“打赢不就行了,在意过程做什么。”

陆叶何尝不知这个道理,只是……

这灵溪榜前十都是些什么东西?

自挑战鬼影子开始,就没有一个正经的。

鬼影子跟他耗了两天,最后连个面都没见到。

排名第六的法修选了一个大海上两座孤岛的地形,陆叶才刚冲过去对方就认输了。

这一次更离谱,陆叶都没欺近对方百丈内,战斗就结束了,从头到尾他都是挨打的一方。

虽说最后确实是赢了,可陆叶半点也高兴不起来。

就在这时,于连州回讯:“时广是兵修,用的灵器是长枪!”

陆叶长呼一口气,终于不用再遇到一些奇葩的对手了。

都没做耽搁,陆叶立刻对时广发起了挑战。

虽说他眼下不是全盛状态,但心中憋闷的怒火却几乎快要燃烧起来,他迫不及待想要跟人明刀明枪地打上一场,以纾解心中的憋闷之气。

时广没让他等太久,发起挑战之后不过一盏茶,天机落下,陆叶的身影消失在木屋之中。

一处方圆百丈范围的斗战场中,陆叶和时广同时现身,也同时看到了对方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