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在溪边喝水,日出日落,斗转星移,这里的时间比天上过得要快,灵物们修炼也越来越快。

就连卓然夫妇一直伺候的那头普通的奶牛,产奶量也日益增长。

这牛吃的是灵草,呼吸的是灵气,产出来的牛奶一点腥味都没有,反倒更莹润、更香浓。

卓然每天成桶成桶地往太子宫里送。

太子宫里的主子们每天都喝,喝不完的就做点心、或者倒一杯在浴缸里泡澡,泡的皮肤白皙顺滑。

“父皇都走了快一个礼拜了,”凌冽还真是有些想念,不过更想的还是倪夕玥:“也不知道他这几天听不听话,有没有惹母后生气。”

慕天星:“有倾蓝跟功德王跟着,不会有事的。”

安全上,流光可以守护大家。

吵架斗嘴,倾蓝可以从中调节。

凌冽很快反应过来妻子的意思,温和地笑着:“还真是,这旅游的组合挺好的。”

小祯祯双手抱着鲜牛乳,咕噜咕噜喝了好些。

琉茵都怕他撑坏了。

等他把杯子放下,嘴角上多了两撇白胡子。

琉茵用帕子给他擦掉,他眨眨眼,望着琉茵,一脸期待地喊着:“牛牛!牛牛!”

琉茵:“可是你已经喝完了,不能再喝了。”

这尊王府的牛奶就像是加了诱惑剂,别说是孩子了,大人喝的都上瘾。

小祯祯一脸不高兴地喊着:“牛牛!”

琉茵这才想起,前几日祯祯去了尊王府,骑了一回大奶牛。

难道他是想去看奶牛吗?

倾慕两口子出远差,顺便去找沈帝辰夫妇了,都不在家里。

琉茵骨子里还是有事事跟长辈报备的传统。

她不由看向凌冽夫妇:“皇爷爷,黄奶奶,我想带祯祯去尊王府看看那头大奶牛。”

凌冽哭笑不得:“你自己决定就好。你们自己有想做的事情,就尽管放心大胆、放开手去做,这是你们成长的时代,也是你们做主的时代,不用跟我们说。”

慕天星挽着凌冽:“在家闲着也是无聊,不然我们也去尊王府转转。”

凌冽想了想,主要是怕琉茵一个人带孩子辛苦,这刚学走路的孩子,带起来是最累人的。

“走,一起去!”

凌冽一锤定音。

天意开车将他们送了过去。

一出宫门,小祯祯就兴奋了,全程手舞足蹈的,怎么哄都哄不住。

他嘴巴里一直在唱歌,咿咿呀呀的,唱个不停。到了尊王府门口,大家从车里下来,小芙从后备箱取出一个学步车,放在铺了平整的石板路的长廊上,天意则将装了很多东西的沉重的妈咪包背在背上,一路照

顾着主子们进去。

小祯祯看见学步车,眼睛都亮了。

闹着非要从琉茵怀里出来。

琉茵无法,将他放在学步车里,手一松,他已经借着滑轮的冲击力一下子滑出去老远,把大家都吓得提心吊胆。

一群人就跟着小祯祯,在他屁股后头追着。

“慢点!”

“小祖宗你慢点,小心摔着!”

“哎呀,前面是不是有台阶?”

“我来!”

小芙有轻功,脚在柱子上借力踢了几下,一晃眼就窜到了长廊的末端,在台阶处死守,等着小祯祯。

慕天星追的满头大汗:“累死我了,啊呀,倾慕跟圣宁都是八个多月就会独立走路了,祯祯都九个月了。”

“顺其自然,”凌冽牵着她的手,温和地说着:“每个孩子成事的时间不一样,早一个月走路,晚一个月走路,对今后的人生没有任何影响,何必纠结这个。”

慕天星:“我没纠结,就是随口一说。”

炕上玩乡下姪女夏伟志,娇妻系列交换

长廊尽头,小芙把祯祯从学步车里抱了出来。

前面是一片肥沃的草地。

要是祯祯的学步车从这上面横冲直撞地碾压一番,学步车下十几个滑轮,这么漂亮的草地怕是要毁一些。

祯祯不满地在小芙身上闹,伸手推她的脸。

小芙岿然不动,等着凌冽琉茵他们靠近了,才说:“这青草比我们上次来长得还好,灵兽们有许多靠青草为食。”凌冽赞许地点头:“不错,任何时候,不可以为了一己私欲妄自破坏一个世界的生态平衡,这是极为不道德的。学步车就不要了,太爷爷牵着祯祯的手,我们沿着

别人踏过的小路,轻轻走过去。”

小祯祯迷茫地望着凌冽。

见凌冽伸手来抱,他也伸出手。

凌冽将他放在地上,牵着他,缓缓往前走。

小祯祯现在不能独自走,只能借力走,凌冽手松开,他就会倒下去。

就这样,凌冽一米九二的大高个儿,为了小祯祯,弯下了要,付出了十足的耐心与真心。

阳光笼罩在他俩身上,说不出的温暖感人。

慕天星用爱人的视觉,给他俩拍了好几张照片,发到了社交平台,每一张照片都是他俩大手拉小手,一大一小的背影。

这些照片引来无数媒体的应用,也引来无数民众的点赞与祝福。

走到草地中央,小白兔也好,仙鹤也好,忽然齐齐朝着小祯祯他们的方向过来,能屈膝的屈膝,能低头的低头,能叩拜的叩拜。

凌冽心知,这些灵兽并不是在拜他。

他们是在拜他手里牵着的洛家的小皇孙、拯救了三界和平的萌太祖转世。

祯祯咯咯咯地笑起来。

他一跺脚,松开了凌冽的大手,一个人晃晃悠悠地往前走。

慕天星他们都惊到了,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怕吓着孩子。

就见小祯祯摇摇晃晃地独自走到了一只仙鹤前,伸出稚嫩的双手抱住了仙鹤的脖子。

仙鹤一动不动让他抱着,仿佛被他抱住,是多么荣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