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等于是和赵雅玲直接宣战了,不过,苏洛心中没有任何的波澜掀起,武道一途,本就是披荆斩棘,他今天要是后退一步,武道蒙尘,那他这辈子休想在武道一途有所成就了。

更何况,他在炎黄灭掉了赵家,早就和赵雅玲接下了血海深仇,哪怕赵雅玲或许不看重赵家的感情,但她终究是赵家的人,她必须要为赵家报仇才可以,否则,将来心魔大劫降临,这或许就是灭顶之灾。

所以,赵雅玲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他的,肯定会杀了他,以保证自己顺利度过心魔大劫,既然早就已经不死不休,那又何必手下留情。

对方也不会因为你的宽宏大量而饶他不死的。

“畜生,你找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暴怒的嘶吼声响彻了起来。

声音滚滚如潮,轰击四方,震得人耳膜一阵刺痛,一些实力较弱的人,更是耳膜都渗透出了鲜血来。

这一刻,玄天圣宗的内门弟子罗林,终于反应了过来,他的双眼猩红到了极点,一股股摄人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铺天盖地的朝着苏洛奔涌而去,似乎随时都要动手。

他的心情可以说差到了极点,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因为他这一次是特地来道院,接引玄天圣宗弟子的,亦或者就是专门冲着飞羽门这几个人来的。

他虽然是玄天圣宗的内门弟子,但论身份和地位在诸多内门弟子当中,根本就排不上号,只能说是垫底的存在,连真传弟子都瞧不上他这种垫底的存在。

他如果想要步步高升,最好的办法就是攀上高枝。

而这个高枝就是赵雅玲。

原因很简单,赵雅玲是被真传弟子看上的,而且是当做重点培养的存在,他若是能够攀上赵雅玲的高枝,那么在玄天圣宗的地位肯定会水涨船高的。

但以他的身份,接触不到赵雅玲,所以他就退而求其次,去结交飞羽门的其他弟子,到时候这些人在赵雅玲面前替他美言几句,那他的地位和身份说不定就能水涨船高了。

所以,他来到了道院,充当这一次的接引人。

而且,在飞羽门弟子和苏洛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但却没有出现,对于他来说,苏洛的死活,跟他有什么关系,玄天圣宗外门弟子多得是,别说死一个了,就算死上百八十个,也不会有人在意的。

但他万万没想到,苏洛的实力居然恐怖到这种地步,直接就将方师兄给镇压了,甚至还打算废掉方师兄。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站出来了,如果任由苏洛废掉方师兄,而他却选择袖手旁观的话,这要是传到赵雅玲的耳朵中去,他不要说讨好赵雅玲了,赵雅玲不追究他的责任,不找他的麻烦就万事大吉了。

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他站出来之后,苏洛非但没有把他的话放在眼里,甚至还当着他的面,废掉了方师兄,还狠辣出手,将其他的三人给全部都给废掉了。

这完全就是奇耻大辱啊!

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啊,他今天如果不给苏洛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那他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了。

而且,从这飞羽门几名弟子的口中,他知道苏洛和赵雅玲之间存在着仇恨,他若是能够将苏洛擒下,送到赵雅玲面前的话,绝对可以将功补过,甚至还可以巴结上赵雅玲,一箭双雕,一举两得。

一念到此,罗林向前踏出一步,整个广场似乎都微微震动了起来,无数的尘土扬起,滔天的气息铺天盖地的笼罩向苏洛,似乎就想要将苏洛给镇压。

“小畜生,你耳朵聋了吗?方才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让你住手,你为什么还要痛下杀手!你难道把我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了吗?”

罗林声音之中一丝寒意,传到其他人的耳朵中,都让人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瑟瑟发抖。

苏洛眸子一凝,眼神冷漠无比,淡漠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电影院 摸 湿 嗯…啊,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语文课

“我算上什么东西?”

罗林冷笑一声,说道:“我是这次玄天圣宗接引使,更是玄天圣宗的内门弟子,你说我是谁?按照玄天圣宗的规矩,同门禁止凶残,你身为玄天圣宗弟子居然如此胆大包天,不顾门规,对同门弟子出手,还敢如此的狠辣。”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跪下束手就擒。第二,我出手镇压了,将你带到玄天圣宗,接受制裁。”

“不过,我奉劝你,要是我出手的话,那就连还手机会都没有了,而且,你会非常的惨。”

“束手就擒,你也配吗?”

苏洛眼神冷若冰霜,声音更是充满了冷酷:“你只不过是一条只懂得阿谀奉承的狗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束手就擒。”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从这个家伙对我出手开始,你就一直在旁边看着,怎么看到这场戏不是朝着你想象的方向发展,就想跑出来拉偏架,你觉得这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我奉劝你,这件事情不是你可以管的,你不要自误了,有时候巴结别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此话一出,全场死寂。

周围所有人的眼神都是控制不住的落在了苏洛的身上,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苏洛未免也太敢说了吧!

没有将罗林给放在眼里就算了,还敢骂对方是一条阿谀奉承的狗,甚至还威胁对方,说这件事情不是他可以管的,不要自误了,不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是在找死吗?

得罪一个玄天圣宗的内门弟子,那你踏入玄天圣宗也不会好过的,对方随便给你下个绊子,都让你没有办法翻身。

苏洛这么做,完全就是把自己硬生生的往绝路上逼啊。